2016年6月5日 星期日

反駁六四膠論



六四完場,一口氣反駁某些膠論。

1:晚會行禮如儀、制式化,年年都是燭光、唱歌

A:是,正如唱生日歌、切蛋糕、拜山、年、結婚擺酒、交換戒指....
加送幾個大學生例子:Dem Beat/Cheers, 周年大會/交職禮、迎新營、影畢業相。(by Andrew Wong)


首先,我會好奇你為何期待在一個悼念晚會上搞新意?那你想要甚麼新意?舞獅、歌舞雜技表演?楝篤笑?
你會不會去喪禮時也這麼要求主人家來的刺激點的,講鬼故吧?

其次,晚會的流程很多都很難改。

由於是悼念死難者,所以獻花也免不了。

那剩下的內容呢?
第一,場地限制難以走動,你很難讓大家走來走去,互換卡片。所以幾乎只能參加者排排坐。
第二,人數限制難以互動,你很難讓大家主動參與討論,假設10萬人出席,每人發言一分鐘,那就需要1666小時,即70日。畢竟晚會不像大學研討會只有500人參加。

那就剩下單向的內容,包括聲音和視像。
因為科技限制(又或者說屏幕限制),影片是不太適合,至少今晚我其實看不清影片,更別說那些普通話字幕──更何況,你前面總會有幾個記者專心擋住你視線。

那就剩下講話和唱K。
由於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天安門母親、當事人之類的部份也免不了。

但是如果整個2小時都是演說,支聯會會被起訴酷刑罪的。
所以只好中間穿插一點唱K,同時讓參加者有一點點主動參與感。

你問我能否從以上限制搞出甚麼新意?老實說,我也不會。

2:晚會搞了27年都沒用

嗯,普選也爭取了30年,我看也差不多該放手了。

首先這裡有一個很大的誤會,晚會主要是悼念,順便凝聚力量。
而不是只用一晚就可以推翻中共。

支聯會網頁也沒有提到「只要你每年來維園一坐,可獲印花乙張,集滿20張可以令中國一省獨立」。

我不能代表其他參加者發言,但我去主要是悼念、傳承,表明香港還有人未遺忘。
Q:悼念就悼念,幹嗎要去維園?
A:對,我還可以在家悼念呢。想必七一你也是在客廳遊行對不對?
Q:呃不,我是說幹嗎不遍地開花,例如去尖咀呢?
A:很簡單,我去人多的那處。
要達至悼念+晒馬二合一的話,悼念晚會是不錯的選擇。人多看起來也壯觀一點啦,每條街只有15人舉燭光的話好像有點兒那個。
七一遊行也沒聽說過要遍地遊、每區遊一萬人。

3:我不是中國人
A:我不能阻止你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啦(雖然我是香港人,但我也會承認自己是中國──主要是客觀事實很難否認。誰叫我老媽當年沒泡上洋人。)

只不過,晚會也沒限定「只限黃皮膚黑髮黑眼中國人」出席,主要是你怎看待六四,是出於正義、抑或單純只因為同胞愛。不然,你叫出席晚會的外籍人士如何自處。

4:人、人家才不要建設民主中國
A:首先,那個只是支聯會綱領,是他的而不是你的。
我不清楚每年有幾多人因為出席完六四晚會而申請回鄉證返大陸建設民主中國、放棄建設民主香港啦,不過放心,至少支聯會的領導應該不打算──因為他們沒回鄉證,不能陪太太在天安門拍照。

技術上來說,就跟選美小姐說她的夢想是世界和平一樣。
你可以說這不切實際,但可以的話,別毒打她。世界真的能和平的話,對你也沒有壞處。你不做,可以給其他人做。

5:火場
A:其實,晚會一年頂多佔你一晚時間,應該超會分輕重了吧,也不阻撓到你在其他364的工作,除非這麼巧合,你也是每年6月4日那一天才會開展建設民主香港工作,那就真的撞期撞很大,你就真的不應該去六四晚會了。(誠懇)

6:89果陣, 我們都未出世,六四關我L事
A:那太好了,DSE 中史科會薄很多。

7:有無問過年輕人
A:雖然跟上面的「未出世關我L事」有點矛盾了,不過我們先退一步假定作任何決策時先要先徵求社會上年輕人同意(畢竟支聯會內部就有青年組嘛,不假外求),那麼,要問多少人?

8:愛梅姐就買她CD,別捐給梅媽
A:我先要強調,晚會並無收取入場費,如有支聯會義工向你勒索金錢,請報警求助。

其次,我認同直接捐款給死者是比較合適,畢竟冥幣比較便宜。至於如何想捐給苦主,我也覺得你可以直接聯絡各位天安門母親/民運人士本人,讓公安代為轉交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