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2日 星期六

天才王子的赤字國家振興術 三卷特典《衣裝》

一旦成為一國的王族,就會被視為代表國家的其中一人。就算是納特拉王國王太子維恩也不例外。
故此也要求深厚的教養、恰如貴公子一樣的舉止、機智的遣辭等跟代表相應的品格,但也不限於品格這種內在要素。而外在的要素──衣裝也同樣重要。
王太子若是穿得寒酸,外國的要人便會驚訝國家窮到這地步而看不起,而國內的人也會感到羞恥吧。
話雖如此,要是穿得太奢華亦會惹人厭,衣裝這回事可是萬難。外觀、品味、流行和場合,一國代表必須考慮種種因素方才挑選衣裝。
然後這時候。
「說到王兄畢竟就是紅色喔。上身的紅色可不能去掉呢。」
「芙蘭亞殿下也言之有理。然而若都是相同顏色的話,未必會于人不講究打扮的感覺。所以我想披上這件藍色的方為上策。」
在維恩眼前,就是這樣,輔佐官妮妮姆跟妹妹芙蘭亞,正就維恩的衣裝展開激辯。
事情的肇因,是維恩的新衣設計送到來了。
維恩平常幾乎都不理會自己的衣飾。套用他本人的話,煩惱單是國事就夠了。因此有關衣裝事宜,向來都由身為輔佐官的妮妮姆負責。
本來今次也應該如此,但剛巧芙蘭亞也在,結果事情就轉向跟平時不同的方向了。看來妮妮姆跟芙蘭亞的美感各有分歧,而就維恩的衣裝對立起來。
「不行啊藍色甚麼的。因為王兄是作為王太子帶領大家。紅色是勝利和勇氣的顏色。應該穿上這顯得威風堂堂才對。」
「藍色令人聯想到安寧和智慧。而且也是不分男女老幼都喜愛的顏色。正因大陸正處動盪的現今,愚以為維恩殿下跟沈著的配色更為合襯。」
就是這種情況了。
(不啦哪一邊都沒差啦……)
在旁聽著的維恩就只有這種感想。但要是宣之出口,會被兩邊狠瞪就再是明白不過了。只好祈求議論平穩終結而閉上嘴巴──
「話是這麼說,但妮妮姆難道不是想跟王兄湊成同一樣顏色嗎?」
「臣惶恐,萬不敢心存如斯念頭。……說起來,芙蘭亞殿下似乎新進了一襲紅裙呢。」
別說平穩了事,兩人的對話反倒越來越熾熱了。
如同家人的兩人快要演成吵架了。維恩抱著覺悟開口了:「啊……該怎說,兩位。」
「王兄,甚麼事?」
「維恩殿下,請問何事?」
「嗚。」
被兩人銳利的視線刺中了。維恩不禁仰後身體,不畏艱難繼續道:「呃呃呢,我覺得這個、這白色的也不錯。」
既非紅也非藍,而故意挑了白。不偏袒任何一方,而是含糊其辭揀選第三個選擇這種消極的對策。
(拜託了,要奏效啊……!)
一邊祈禱一邊等待兩人反應。
於是,妮妮姆跟芙蘭亞兩目交投,輕輕點頭。
「我也覺得很好。說到納特拉就是雪國。是顯現國家的顏色呢。」
「嗯,愚以為也跟維恩殿下十分合襯。」
「啊噢。」
得到感觸不壞的反應,維恩鬆了一口氣。這下子議論總算告一──
「那接下來就是襯衣了。」
「還有領帶的顏色也非得重新考慮不可呢。」
「鞋子也很重要啊妮妮姆。有道是配搭由腳底開始呢。」
「…………」
得悉要從這地方解放還需一段時間後,維恩默默仰天長歎。

2019年1月10日 星期四

特典《史萊姆與蜘蛛》

我的名字是莉姆露。
是頭史萊姆。
為保護被狂徒襲擊的晚輩田村而擋了一刀,醒過來後就已轉生成史萊姆了。
之後,我在出生的洞窟邂逅了被封印的「暴風龍」維爾多拉,而得到這名字。
那,現在我就正要離開這洞窟出去……可是出發了已有兩天還出不了去。
不愧是能把跟勇者戰鬥的維爾多拉封印的洞窟。好廣闊。
我才沒有迷路!我如此相信。
相信是很重要的。
嘛,沒必要著急。
史萊姆只要有魔素就用不著吃飯,而這洞窟裡魔素多多的是。
因為既不用擔心會餓死,也沒必要睡眠,所以也不會被魔物偷襲。
這洞窟裡的魔物可以用「水刃」輕鬆打倒。
只要不大意的話應該是不會死的。
不用焦慮慎重前進吧。
然後,在剛下定決心後,「魔力感知」就有反應了。
看來是魔物出現了。
在這洞窟裡,遭遇到黑蛇、蜈蚣怪物、大蜘蛛、吸血蝙蝠和甲殼蜥蝪五種魔物。
其中的黑蛇只遇過一條應該是罕有的東西,而其他的就已見過多次了。
只要不慌張應對就沒問題。
可是、嗚……這輪廓,是蜘蛛啊。
我對昆蟲很沒轍。
生理上接受不了。
在這洞窟出現的魔物之中,蜈蚣跟蜘蛛都是不想遇到的並列第一。
雖然可以用一發「水刃」打倒,可這不是贏不贏得了的問題。
再說蜘蛛已經捕食過了,能無視的話就最好不過。
咦、嗯?
那傢伙,怎麼這麼小隻?
比之前見過的蜘蛛小得多。
是幼兒嗎?

《解。推斷為其他品種。》

「大賢者」解答了我的疑問。
看來眼前的蜘蛛,跟至今遇過的是另一品種。
可是,居然是推測?
「大賢者」是我擁有的獨有技能。
「大賢者」是能夠解答我疑問的便利技能。
當然,不可能甚麼都知道,但對於我所談及的情報,若是知道的話都是將情報揭示告知。
因為我現在這樣子認知到那蜘蛛,那就是問及那傢伙的情報,「大賢者」才會告知那蜘蛛一定程度的情報。
明明如此才對,卻說推測?
這也是「大賢者」第一次告訴我未確定的情報。
這是怎麼一回事?

《瞭。因被平常有異的魔素包裹,導致「魔力感知」的認知不充分。故此讀取對象情報失敗了。》

甚、甚麼……?
要說起來,就是雖然曉得是蜘蛛,但就好像掛了馬賽克一樣,無法掌握到詳細。
我因為沒興趣知悉蜘蛛的形狀而沒察覺到。
至今還未發生過這種事。
也就是說,這傢伙是至今從未見過的特殊魔物嗎?
怎、怎麼辦?
總之先打一發「水刃」看看吧?
至今的魔物都能單靠「水刃」戰勝,但對這傢伙也通用嗎?
在我迷茫的時候,蜘蛛那邊行動了。
它坐低身子,準備隨時都能飛撲的姿態。
沒空迷茫了!
吃我這記!「水刃」!
我射出的「水刃」,被蜘蛛跳起避過,切斷了背後的穴壁。
被閃開了‧
當我正要慌張射出第二發,但已沒這必要了。
因為那蜘蛛一溜烟地逃跑了。
……逃了?
咦?也就是說那傢伙,其實沒甚麼大不了?
可是,它避開「水刃」了喔?
不過回想起來,蝙蝠也曾避開「水刃」。
只要打中就得贏嗎?
那麼一來,就不禁感到可惜。
我的獨有技能「捕食者」,可以拿到捕食對象的技能。
只要捕食到剛才的蜘蛛,搞不好可以拿到稀有的技能也不定。
要追上去嗎?
……不,還是算了。
誰會高高與興去捕食蜘蛛甚麼啊。
我也不想特地追上去啊。
雖然有點不釋然,但我很快就忘記那時遇見的蜘蛛,繼續移動尋找洞窟的出口。


吾輩是貓。
還未有名字。
在不知不覺間就轉生為蜘蛛了。
雖說有種才不止這些吧的感覺,但在我一起來的瞬間,其他看來是同種的蜘蛛就在共食,還幾乎被看起來像肉親的超巨大蜘蛛踩扁。
根本一難接一難哇!
之後拼命逃生,然後在洞窟裡迷路了,這裡是哪?
就算想朝洞窟出口走,也沒法分清左右,完全不知道要往哪裡好。
這根本不是迷路的等級了好不好!
肚子也餓了,而魔物不管哪一頭都好可怕。
就不能把難度調低一下嘛?
於是,我在洞窟裡漫無頭緒地徘徊,總感覺好像迷失在個很奇怪的地方裡。
這,要說的話空氣跟剛才不一樣。
這附近奇怪地有一股沉重的空氣飄散。
這個,該不會是踏進了危險地帶吧?
《史萊姆》
嗯,我曉得。這一看就知道了啦鑑定小姐。
當說到要拿甚麼樣的技能時,就打算先取得例行的鑑定技能,但這個還用不了。
就算鑑定了也只會顯示石頭啊牆壁啊,我一看就知道了好不好!
於是,一看就曉得的史萊姆就在我眼前。
說到史萊姆,雖然是超有名的怪物,但會按作品而待遇不一。
在某國民著名遊戲中是最開頭出場的雜魚怪物,但在其他遊戲的話就會作為物理攻擊無效的強敵登場呢。
眼前的史萊姆呢,啊,嗯。
儘管看上來水汪汪的很可愛,不過這傢伙肯定是很糟糕的對手啊!
因為都在散發很奇怪的氣甚麼的啊!
誰要當這種傢伙的對手啊!
我要溜了!
就是這樣,老爸掰掰囉!
我轉過身一溜烟地逃了。
呃?
是不是有甚麼東西剎的穿過了?
而且還切斷了牆啊!?
你既然是史萊姆就別用甚麼飛行道具啊!
史萊姆是用身體包住對手溶解的吧!
雖然那我也敬謝不敏啦。
那個啦,在色色故事中會只把衣服溶掉的史萊姆你看如何?
只吃衣服,女孩子無傷解放就好!
啊,我姑且是女孩子,可我也沒穿衣服哇,啊哈。
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間啊。
用全速力狂奔,直到腿跑不動為止。
吁、吁,沒追來吧?
倒不如說,不知何時沉重的空氣已變回原貌。
看來回到原來的地區了。
嗯。那邊很危險。
去其他地方吧。
我前往出現史萊姆的另一方向移動。

相遇是一瞬。
同為轉生者的魔物,但互相卻不知曉。
亦不知道其實為其他世界的住人。
他們的相遇,是神的惡作劇嗎……?

2019年1月9日 星期三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沒領綜援你也別想要


  • 「我都超過60歲,到現在還是每天十幾個小時地工作。」

如果讓她連任,2027年她就70歲,每天還是每天十幾個小時地工作,那綜援恐怕要提高到70歲了。


  • 「社會不應將60歲以上長者視為沒能力工作。」

社會也不應該把70、80、90歲以上長者視為沒能力工作對不對?漫畫家水木茂在93歲還在工作呢。對了,10歲兒童也有能力工作喔。

  • 「新措施基本上冇人受影響,因60至64歲長者,仍然能夠申請一般綜援。」

事實上,將長者綜援條件提高到103歲也基本上冇人受影響,因103歲的長者,仍然能夠申請一般綜援。

  • 「冇其他目的,唔係為慳錢,唔係不近人情,而係反映人口結構現實」

唔係為慳錢,即係為好玩整X你?

2019年1月7日 星期一

餅有餅味,打邊爐有沙爹味


蔡瀾話火鍋冇文化*,呢挺on9言論自然俾人插到變向日葵──就算再無技巧,頂多只可以話低文化水平,點可能會冇文化呢。刺身夠係切一切就咁生食...。

我唔喜歡出街打邊爐,純粹係因為技術含量低唔化算,我自己係屋企都整得黎(應該冇人整唔黎),正如我唔會去茶餐廳食火腿蛋出前一丁麵+牛油白麵包。

當然,咁多人唔似我依然中意出街打邊爐,唔一定係因為佢地笨,可能因為自助形式款式多 (但自助既食材通常都...),又或者佢地行古惑,需要隨時加入飯局,仲要即刻可以有得食XD。


蔡瀾當然係有料,只不過你當佢係無網絡年代既Openrice就算,佢專欄講既野你連標點符號都唔好信,成篇文我只會保證地址係真。

我唯一唔明既係,你三十年前睇壹周刊/圖書館睇佢本《X樂也》,可能無法親去食店確認真假,但佢都獻出「食餅有餅味」呢句金句,點解仲會有人睇佢啲嘢XD

*雖然之後俾人挖墳查到佢大讚某火鍋店有幾好。

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

什菜共識

所謂九二共識,就是中共說「台灣是中國一部份,中國民國不代表中國,共和國才是」,台灣也說「我們也同意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只是被你們佔了啦,中華民國才是中國合法政府」,然後食神跳出來「好啦,我們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啦,誰才是正統就自己喊爽爽就好囉(一中各表)」。

三十年後,習呆呆跳出來「我忘了告訴你,其實我覺得九二共識是指一國兩制」。小馬登時一哭,大喊「高義你個仆街仔陰我?」

於是空心菜又回嗆說「我們從來不承認台灣合法政府的協議。我們反對一國兩制,而且既然對方偷渡了概念,所以我們也反對九二共識!」


在我看起來,什菜兩邊的邏輯都很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