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

Donna, Donna



On a wagon bound for market 一輛開往市集的貨車
There's a calf with a mournful eye 載著一頭眼露哀傷的小牛
High above him there's a swallow 在他的上空高處,有隻燕子
Winging swiftly through the sky 從容地翱翔於天上

How the winds are laughing 喇叭竟在鳴奏
They laugh with all their might 用盡力地鳴奏
Laugh and laugh the whole day through 喇叭整天在奏
And half the summer's night 直到夏天夜半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多娜多娜多娜
Donna, Donna, Donna, Don 多娜多娜多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多娜多娜多
Donna, Donna, Donna, Don 多娜多娜多

"Stop complaining", said the farmer 「別再抱怨了!」農夫說
Who told you a calf to be? 誰叫你生為小牛?
Why don't you have wings to fly with 為何你不像燕子那樣,長出翅膀
Like the swallow so proud and free? 自豪又自在飛翔

Calves are easily bound and slaughtered 小牛總是輕易被逮住屠殺
Never knowing the reason why 從不知道理由是什麼
But whoever treasures freedom 但那些珍惜自由的人
Like the swallow has learned to fly 早就如同燕子一樣學會飛翔

中文最常翻錯的是How the winds are laughing 這段 (最誇張的是把wind 翻譯成翅膀彷彿在笑哪)
Wind 在這裡不是指「風」,因為解作風時是不可數名詞,不能加s 的。而唯一能作眾數形的解釋是指管樂器,在中文比較合適的翻法就是喇叭了。
因此,laugh也不是直翻做「笑」,而是喇叭發出聲音,亦即是吹奏了。

在暑熱的仲夏裡,市場的喇叭聲長日吹奏,人們喊著「多娜」「多娜」的趕牛。

我們香港人,只能當那燕子移民嗎?


2018年3月18日 星期日

駁姚松炎等自決派初選以來各種說詞

1 初選備忘錄有否Plan B 安排

2018年1月20日 Now 姚松炎參選九龍西補選 料可入閘  
因宣誓被取消議員資格的姚松炎報名參選九龍西補選,他表示一旦被拒參選會採取法律行動,包括申請禁制令,至於後備方案他就認為有討論空間,不一定由初選排第二名的馮檢基自動補上。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負責草擬備忘錄的召集人趙家賢博士指出,初選機制是根據合約法精神訂定,有持份者對備忘錄的條款有不同理解時,可與所有其他持份者再作討論。如有一方提出修改,需由各持份者共識,全體同意下才可通過,各持份者都有絕對否決權。」
2018年3月16日 端傳媒 民主派關鍵一敗:困棋中的姚松炎與建制黑馬鄭泳舜  
姚松炎就向端傳媒表示,自己沒有反對馮檢基做第二候選人,而是根據初選機制8.2條,應該開民主派全體會議,釐清是否票數排第二就是Plan B人選。「如果大家同意,我完全支持,陪他去見記者。其實沒任何分歧。」




從上圖可見,備忘錄當初就已考慮到DQ可能,並詳細列出處理方法:
「8. 官方補選報名及確認書問題:
8.1 面對現時政局及官方的威權壓力,勝出初選的參選人有可以(能)因不同原因被政府當局透過確認書等手段取消其官方補選參選資格。
8.2. 就上述情況,可根據初選結果首兩名至三名參選人的支持度百份比排名的優先次序作為報名的 Plan B / Plan C。如排名最高的首名參選人被取消資格,排名第二高的參選人將作為 Plan B 補上,如此類推。」

我認為條款已寫得十分明確,不可能存在「理解問題」而作出任何「釐清」。

當然,你可以捉字蚤說「是可根據,也是就可不根據」,那麼: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裏面規定:「會議認為,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任行政長官的具體產生辦法和第五屆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可以』作出適當修改;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2) 為勝算而破壞機制?

2018年1月24日 朱凱迪 Facebook
「初選結果,民主派核心支持者明確表態,姚松炎與馮檢基的差距非常大。在上星期一的記者會上,無論民主動力和姚教授都提出,有需要按選舉結果討論PLAN B人選,不能「鐵板一塊」。民主派人士提出必須緊跟機制,即若果姚松炎不能參選,就由馮檢基頂上。我則認為此事不能只有『跟機制』一個行事標準,亦要同時考慮勝算,及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在初選投票的市民,很多就是不希望馮檢基成為民主派代表,各方面的數字都令人擔心,『姚落基上』的機制安排會令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非常不滿,繼而放棄投票」
「為了民主派的大局,我本着三個標準行事,(一)要贏補選;(二)要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三)不要破壞有待完善的初選機制。」

你率先要求不跟機制,不就是破壞機制了嗎?

退一步來說,新東那一邊,范國威得票達6成,是其他兩位對手的近三倍,那麼,為防政府DQ范國威,而有見郭永健和張秀賢與范的差距又是非常大,那麼,是否也應該一視同仁,阻止郭張參與遞補?

由此可見,勝算云云,根本只是針對馮檢基個人──更別提一眾自決派如朱凱迪、岑敖暉(在朱凱迪議辦工作) 等人,在競選期間一直以幾近抹黑的手段攻擊馮檢基,例如暗示他租用旅遊車接送投票者前往地理偏僻的票站為「掌心雷」、又猛嘲馮已經六十多歲(按:姚松炎五十三歲)還戀棧權力等等,旁人看在眼中,還真認不出是「民主派內部初選」哩。

3) 要脅對撼迫退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民主動力絕對尊重按初選機制進行的初選結果,在初選機制條文草擬期間,基於評估參選人被DQ的風險考量在於是否簽署確認書,故當時與會者就Plan B / Plan C的討論並不深入,並表示希望留有空間,不設門檻,方便日後協商處理。
民主動力在8、9月籌備初選商討機制時,姚松炎表明無意參加,到報名截止前最後一刻的12月3日,馮檢基與袁海文已報名後才參選,那時候的機制早已談好,而姚是「看完備忘錄同意了再簽名」才空降九西初選,本來就應接受遊戲規則;
再退一步,就算你認為應再討論Plan B問題,你也應該是在12月報名後至投票前去談,而不是「投票結果出爐後才談人選能不能變」吧。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民主動力重申,從來沒提出要求撤換或尋求其他人士取代現有Plan B人選等違反初選機制的建議。 

沒,只不過有人拿著民主動力的銜頭說,如果馮檢基出選,他們一定會找人對撼。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鄭宇碩教授只是作為朋友的身份,向馮檢基先生引述其他團體對民主派初選的意見,作為資訊交流,當中沒有對其他團體就民主派初選的意見表達任何立場。據馮檢基先生所述,其退出Plan B的決定是來自其所屬的團體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所作出的。

趙家賢和鄭宇碩是以民主動力的身份約馮檢基上來,當中就不可能再拿出甚麼「個人身份」作開脫,不然就像梁振英和各官員以「個人身份」簽名反佔中一樣。

當你談的事情與你的職位有緊密關係時,你就再沒有個人身份,正如控方律師不能以個人身份去接觸辯方證人、平機會負責通過反歧視法的職員,不能用個人身份去勸說他人反對立法。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據馮檢基先生所述,其退出Plan B的決定是來自其所屬的團體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所作出的。
對喔,我也只是把刀子架在她脖子,由始至終是都她自願脫褲的──試著這麼跟法官說?

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跟人說「我們一家三口」,就是說我們養了三頭豬嗎?




口字一向都可以作為計算人數量的量詞,當然,你不會說「有三萬口人參與了昨天的遊行」,基本上就兩種情況:
1) 作為計算國家人口
2) 作為一個家庭總人數(戶口戶口嘛)

退一萬步,「一家三口」你總聽過了吧?難道是你家養了三頭豬?

香港來說,「一家三口」、「兩口子樂也融融」還有在用,而「x口人」就好少用(但留心那本叫普通話書),但不等於錯,更不等於甚麼人畜不分。

現代好多人最大問題是 
1 不識而好為人師
 2 最重要是沒有懷疑心.... 

有些東西在自己查證能力範圍以外的話、例如新聞、專業學術(eg科學),你姑妄聽之是可以,但連查個字典你都不做的話....要多無恥才說得出「四大名著人畜不分」?

《金瓶梅》: 西門慶道:「休說!我先妻若在時,卻不恁的家無主,屋到豎。如今身邊枉自有三五七口人吃飯,都不管事。」

《紅樓夢》: 且說榮府中合算起來,從上至下也有三百餘口人,一天也有一二十件事,竟如亂麻一般,沒個頭緒可作綱領。

《三國演義》: 操曰:「是矣!今若不先下手,必遭擒獲。」遂與宮拔劍直入,不問男女,皆殺之,一連殺死八口。搜至廚下,卻見縛一豬欲殺。

《西遊記》: 中間一塊石碣上,鐫著『花果山福地,水簾洞洞天』。真個是我們安身之處。裡面且是寬闊,容得千百口老小。我們都進去住,也省得受老天之氣。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性交轉運傳心師

好簡單,當你自稱科學既一刻,就要接受科學既測證。
你一開始講自己係宗教、係民間智慧,同睇相差唔多,fine,你地自便。

但當你自稱係一門科學既時候,科學最大特徵就係可重覆(同一條件測試、十個人應該得出同一結果)、可證偽 (唔係話「無法證實,故此等於必真」,果種唔係科學)。

就算記者存心唔信,只要測試既手法合符科學就得,例如你抱住唔信既心態去煲水,煲水都係一百度果陣會滾。

如果你想幫佢地反駁,好簡單,做多幾次雙盲測試。
記得,唔好搵真動物,因為可能撞中,而且對錯亦死無對證。
既然佢地係從量子去感應,斷估至少100%分辨得到死物啩。

一次錯,ok 我當你失蹄,俾足100張相,混入20張假動物,你只需要講「係咪真動物」就夠,簡單啦啩?
你可以話一次半次一竹竿打一筒人....,咁你地有自信逐個上黎報名囉。我義務幫你收集80張動物相+20張假相又點話。
咩野話,俾到主人安慰就得?咁防輻射鏈嘴、性交轉運(男孩子的話就是肛交轉運了)。

跟我唸一次下面句咒語
大樣本隨機分配安慰劑對照組雙盲實驗

至於咩野叫「全面的報導」,就係俾機會俾當事人發言。

唔通你報曾蔭權貪污案果陣,要訪問埋梁振英and彭定康呀?

Maggie Jordan: How can you be biased towards fairness?
MacKenzie McHale: There aren't two sides to every story. Some stories have five sides some only have one.
Tess Westin: I still don't underst...
Will McAvoy: Bias towards fairness means that if the entire congressional Republican caucus were to walk in to the House and propose a resolution stating that the Earth was flat, the Times would lead with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Can't Agree on Shape of Earth."

我嬲既唔係班神棍,而係你呢種所謂記者。

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旁若無人的蘇聯兵

戰爭輸了後,每天都聽到此後要怎麼辦的流言,而自己卻毫無頭緒的過活,而戰後的混亂終於來到了。

蘇製波波莎衝鋒鎗 (PPSH41 短機關槍) 彈鼓 71發
8月20日
負責把風的我,大喊「媽媽蘇聯的軍隊來了!」地趕回家。從結果來說,就是把蘇聯兵帶到家裡,大家都慌忙地把孩子抱到膝上、臉上塗上鍋灰面霜。

三個蘇聯兵穿著鞋子走入榻榻米房間,看到我們就一邊大聲呼喝,一邊隨手翻開壁櫥,把裡面的棉被拖出來丟在一旁。

其中一人在母親面前,把坐在膝上的孩子拉開,笑咪咪地握住拳頭,把拇指伸在中指和無名指之間,手舞足動地迫近。

蘇聯兵的口氣臭得像動物一樣,還有像熊一樣毛茸茸的手。蘇聯兵緩緩地從懷中拿出了一枚手榴彈,伸到母親鼻前,好幾次假裝要拔掉保險針,呼呼的向母親噴出臭臭的口氣,我猜母親一定是抱著清彦和清介顫抖吧。

然後就是另一個蘇聯兵,走到坐在旁邊的吉野太太前面,指著他毛茸茸的手腕大喊「Watch, Watch」,吉野太太拿出手錶後,就一邊笑著一邊呼喝著甚麼離去了。這就是最初的蘇聯兵了。

演戲成功了。
蘇聯兵離開了。
可是,我見到蘇聯兵後回家通知家裡蘇聯兵來了,結果就變成把蘇聯兵帶回家的樣子。於是我就被狠狠責罵,說以後就算見到蘇聯兵,也不要回家裡。



前頁                     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