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八仙過海,自身難保


《職場百態》 
一些事沒人做,
一些人沒事做。
沒事的人盯著做事的人,
議論做事的人做的事,
使做事的人做不成事、做不好事。
                          作者:呆伯特

我寫時事感想,多數不會馬上寫,以防跟車太貼。
今次張潤衡事件就是個好例子。

台灣八仙粉塵爆炸大火過後,香港二十年前的八仙嶺山火的其中一位倖存者,今日擔任香港灼傷互助會副主席的張潤衡,收到港人傷者家屬的求助後前往台灣,跟家屬提出建議。

然後,因為他接受TVB《東張西望》訪問*,就被指責博出位。

可是,有線和其他傳媒的記者,卻反過來幫他說話,澄清張並沒伙同無線合作,亦要求不拍攝工作情況。


我真的不明白、為何這個互聯網世界可以變成這樣不說道理。
一場八仙粉塵爆炸、變成要怪責多年前誰引發八仙嶺大火? 這種鍵盤戰士真的是心理不正常。打每一隻字時、可否先求證一下。
當日張潤衡是坐晚上2250的航班連夜趕來台北、香港媒體記者都決定不去採訪他到台北的一刻、認為沒有那樣的需要。
但東張西望的主持翌日跟我說、他老闆就要求他們做一些主流傳統媒體不做的事、去了接機、而且在三軍總醫院跟他做單獨訪問。
另外張潤衡在醫院亦跟我提過、他們最著重的是家屬的心理支援、認為往往發生這類意外、家屬都會被忽略、所以收到求助後趕過來台北。
為何網上的香港人可以就這樣以偏蓋全!!??
令人費解、在2015年還有需要出Push Notification去交代八仙嶺大火吧。
這樣讓事情向另一個方向發酵下去、還是出於協助傷者的心嗎?
* 網民品味真高,口講罷看無線,身體倒是很誠實,連《東張西望》都不放過。


於是,又有人指責不顧傷者目前心理狀況:

現在見傷者是好是壞,我覺得有火傷經歷、唸過心理治療的人,應該比我更有資格判斷。雖然,香港灼傷互助會表明,他們是收到港人傷者家屬求助才前往,也沒去見傷者本人。

當事人都沒反對、甚至感謝張在他們焦急無助之際提出的幫忙,反對的網民到底有甚麼立場、專業醫學知識去提出反對呢?

這個不成,於是就改為張潤衡做騷、虛假憐憫沒有心 云云。
香港灼傷互助會連日來為台灣塵爆傷者籌款,截至今早(4/7/2015)共籌得逾44萬元捐款,當中四分三善款將捐給6名香港傷者,餘下四分一則捐給「台灣陽光基金會」,支援當地的灼傷者。

我倒是想看看真誠、有心的網民,又做出了甚麼成績?抑或打算指控張潤衡穿櫃桶底?
一個做騷但有做事的人,遠比「善意」但只出張嘴的人來得好,我這麼想。


到最後,就只好拿出大絕:張潤衡乃放火燒山凶手
我第一念頭是:一個當年的肇事者,一定心中有愧,不敢多提,唯恐別人揭發才對吧,怎可能站這麼前?

這是個相當嚴重的指控,我不可能只看幾個留言就咬定。

沒錯,他當年早就被揭曾吸煙、有帶火機,正如有帶陽具在身的男人都是強姦犯。
沒錯,他當日集日時在吃早餐時有吸,所以上到山也一直在吸、上到救護直昇機也一直吸,對不對?
沒錯,當年就有人在說當日有4個人吸煙,但…為甚麼不是其餘3人丟煙蒂?

吸煙只是合理疑點,但作為害死五條人命的證據,恐怕太輕率了。

事到如今當然沒可能有物證,但你好歹也給個人證吧?
最有趣的是,一兩日前還言之鑿鑿的人,就忽然改口風強調自己不是指控張潤衡當年吸煙,「我只係問佢知唔知邊位食煙」…

如果八仙嶺山火真的是張造成的話,我對廿年核三緘其口的「證人」,只會感到鄙視。



這麼多人聲討他,我猜張潤衡為人固然有不妥之處,但這不應決定一切,更不應否定他前往台灣的舉動。

今天,張潤衡決定辭任該會副主席,大家心滿意足了吧。

最後想說的是,自己不知道、不肯定的事,可以留一點餘地,晚點寫甚至不寫,沒有會怪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