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7日 星期五

幹過頭系土氣男愛上大姊系辣妹

2019年5月10日 星期五

《リアリスト魔王による聖域なき異世界改革》小評

描述主角本為貴族次男,生前常研究異世界,死後轉生成魔王,被賦予成為七十二魔王中的大魔王的使命。主角因為出生最晚,被稱為最弱魔王,但撞有「現實主義」這思維的武器…

簡單點就是種田+收後宮,外加可以召喚歷史英雄,例如土方歲三、聖女貞德、諸葛亮…

不過主角魔法太強,一點都沒最弱;
而且口說要冷徹,要趁勇者還小時殺了他,到最後還是不忍心殺,風魔小太郎還是要是殺了小孩就不事奉魔王──你真的是忍者嗎?

而且後宮的人選也太糟糕,你要秘書愛上男主是可以,可是若是把事奉天主的聖女貞德一秒發情愛上魔王的話,便會醜化貞德了。正如金庸也要另造一個「甄志丙」出來強姦小龍女,而不誣蔑歷史上存在的真人尹志平。

而作者的視野太窄,常把史實和小說搞混──例如孔明從來沒借箭…。

2019年4月2日 星期二

滑卵海老仁丼飯──餐牌到底給誰看?




個人幾討厭中文說明入面夾雜日語,你係香港賣越南河粉都唔會寫𡂄(Phở)、賣咖哩都唔會寫करी啦。

仲有一樣就係日本餐廳一入門口就先來一句「易拉西媽些」,但你又唔係識聽日文點菜...

不過正面d睇,呢個反而係一個地雷標示,會咁寫餐牌既餐廳一定唔慌好食得去邊。

写真の説明はありません。


2019年3月17日 星期日

如何快速創作穿越異世界小說


(1)
女神:我是女神,把你從地上召喚到這裡,是希望你能拯救這個世界,打倒這世界的邪惡…
主角:既然你是神,那你自己來救不就好了。掰了。

(2)
女神:這、這是有規定的。神希望人類靠本身的力量去解決困難,所以拯救人類世界的一定要是人類才行。
主角:那現在不就是靠你的力量召喚我了嗎?


(3)
女神:反正你也回不了不來的世界,你也只能接受!
主角:你確定你不是應該被打倒的邪惡嗎? 
女神:不用擔心,我只會從旁輔助。我會給你加護,就算死亡多少次也會從這裡重頭再來。
主角:那好吧。

(4)
女神:那麼,一路好走了。
(主角感染到異世界的病毒,卒)

(5)
主角:你給我等一下!你是要我一秒輪迴啊?
女神:對不起,我忘了你是異世界人沒有抗體,我這就給你送上加護。
女神:那麼,一路好走了。
(主角來到異世界,因缺乏求生技能而在荒野餓死)

(6)
主角:喂!你怎麼把我傳送到荒野了!
女神:可是總不能把你傳送到城鎮吧?要是有個人忽然憑空出現,想必你也會嚇怕甚至殺了他吧!
主角:你至少給我個求生包吧。最好放點糧食,啊,還有金錢和武器,我都差點忘了。
女神:明白了,那麼我先給你一周份的糧食、一套青銅裝備和求生包吧。那麼,一路好走了。
(主角來到異世界,成功前往最接近的城鎮)
衛兵:$%^(*)&+%@!&##&^(()!
主角:慢著,我聽不懂你在說甚麼?
(主角被衛兵刺死)

(7)
主角:對不起,我忘了問你拿自動翻譯功能……
女神:好的,但這是屬於作弊能力之一,拿了這個你的額度就只剩兩個了囉?
主角:你怎麼不早說啊!可是這麼的話,自動翻譯功能就太浪費了。
女神:沒有這回事,能看懂古文書的話你就不愁衣食了啦。
主角:你不是要找勇者的嗎!算了,先給我來個全能力S吧!其他的我之後再想好了。
女神:好的。那麼,一路好走了。
(主角感到極度貧弱,被一隻蟲子咬死了)

(8)
主角:為甚麼我會被蟲子咬死啊!我不是拿了抗體了嗎?
女神:可是,能力值是由A順序到B、C、D,S的話會弱到連鼻涕蟲都不如啊。
主角:算了,你殺了我吧。
女神:好的。

(主角原地復活)

2019年3月12日 星期二

靜聽音頻

如果你會說「聽音樂」,而不是說「聽音頻」,我看不出為甚麼你會把「影片(Movie) 」叫做「視頻 (Video Frequency)」:
電視台做好影片後,用無線電把這變成「視訊頻率」發射出去,你家天線接收,再在電視機轉換回「視像」,配合「音頻」所轉換的「聲音」,才成為一條「影片」。
而電腦來說,那更與頻率無關──那只是編碼。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求仁得仁,還你所願



背景我就引用關鍵評論網的說明:
(中央社)近日網路開始流傳一張「還願DEVOTION」遊戲場景截圖,其中一張符咒的四角出現諧音詞「呢嘛叭唭」,符印則是篆書紅字的「習近平小熊維尼」。

符咒藏習近平小熊維尼 還願遭陸網民舉報台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個消息23日上午開始在中國社群網站微博發酵,不少中國網民留言表示,遊戲「辱罵國家領導人」、製作人「支持台獨」等,揚言抵制。


那張符咒我也覺得沒甚麼大事,他們之前自己也在微博玩小熊維尼──直到被禁。
所以,重點不是我們外人怎麼想,而是被婊那一方怎麼想。

你明知道對岸有多玻璃心,還要放這張彩蛋去刺激一下,對作品本身有甚麼用意?沒的話,那就單純是讓製作方赤燭自爽一下而已。爽是不打緊,可是赤燭有想到後果吧?

首先,你明知道這張圖傳到大陸,幾乎可以100%確定整個遊戲一定會被禁的。連一張習近平跟小熊維尼一起走的圖都不行了,你還要加個「你媽87」……

如果只是赤燭自己出資,那倒算了,不希罕大陸市場也沒甚麼,問題是,你是跟大陸方要錢,在瞞騙之下弄一隻不單有可能在中國賣不出,更有何能累出資方、發行方被抓去約談,這不是拿人錢再陷人於不義嗎。(赤燭說不知情,我是半信半疑的。)


2019年2月7日 星期四

自私遊客

在香港,有一種來自某地的旅客,會一窩蜂湧到一處地方,只顧自己開心,完全不理由本地人的生活受阻,霸佔本地人生活的必要資源,而且還說對當地經濟有利,卻不知道商人賺錢,居民受罪。

#林村許願樹
#是啊我一早就說大家是同胞不要分那麼細


這幾天巴士一直連續滿座飛站,靠你們是不是不知道林村只有一條主要道路、一條巴士線服務這路線啊。

退一萬步,你們拜意粉神又好、跟林鄭許願──我覺得比拜黃大仙實際──也好,怎也不會去找一株自己都被蟲蛀死、找塑膠頂替的假樹來許願好嗎....

2019年1月20日 星期日

十大電影

以年份排名,劇情就當然不提,畢竟Google比我更清楚。

《何必有我》(1985)




肥貓一角,恐怕是鄭則士難以逾越的頂峰的代表角色了。

而劇情方面,我認為止於肥貓脅持大傻、被警察開槍打死的那一幕就夠了,講女主角心灰意冷再找到下一個受助對象反而畫蛇添足。

《英雄本色》(1986)





其實論黑幫片,我個人是比較喜歡《教父》、《黑社會》這類相對寫實的電影,而不是一枝曲尺可以射120發子彈的魂斗羅電影,奈何這套電影實在太洗腦了,一問我黑幫片我第一時間就想到這套。

《螢火蟲之墓》(火垂るの墓)(1988)



在《風之谷》《幽靈公主》中煩惱好久。不過考慮到《風之谷》不是完全作,而《幽靈公主》的結尾有點突兀,最後挑了《螢火蟲之墓》。

《未來戰士2》(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 (1991)



對於面癱的Arnold,你當然不會追求演技了,這套是看炫目的特效 (順帶一提,香港同年的特效片代表是《力王》)。


Stay Here, I'll Be Back.

對我來說,整套《未來戰士》在第二集就應該要完了。畢竟你在第一、二集強調的「 The future's not set. There's no fate」,力挽狂瀾打爆敵人、炸掉電腦公司去改變未來,結果你給我來個第三集?

《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 (1992)




Al Picino 成功演繹出失明軍官的焦慮、憤怒、自豪。而跟 Garbrielle Anwar (我見過最漂亮的電影花瓶) 跳探戈的風度翩翩、在高中為男主角辯護的激昂演說,影帝不愧是影帝啊。

I'm not a judge or jury. But I can tell you this: he won't sell anybody out to buy his future!! And that, my friends, is called integrity! That's called courage!Now that's the stuff leaders should be made of.

Now I have come to the crossroads in my life. I always knew what the right path was. Without exception, I knew.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It was too damn hard.

《舒特拉的名單》(Schindler's List) (1993)



初中時第一次看,但怎也堅持不下去,畢竟三小時片長而且還是黑白片!不過當中紅色小女孩出場時,我檢查了好久是不是我的錄影機壞了……

順帶一提,這套跟上面的《女人香》一樣,也用了阿根廷的探戈《一步之差》。

《阿甘正傳》(Forrest Gump) (1994)





繼《何必有我》、《女人香》之後怎麼搞得我好像愛看殘疾角色一樣啊!好吧,這種角色是最能讓演員充份發揮,演得好就可以加很多分。

多年後重看,其實是不太喜歡寫Jenny的部份,讓她患上愛滋,好像是在懲罰她在反戰時期跟其他男人啪啪啪一樣。原作者也說不喜歡電影讚揚保守主義。雖然我也不喜歡原作中阿甘又當上世界棋手又跟猴子一起上太空還救了溺水的周恩來……

唯一不明白的就是阿甘說「My mom always said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呃,我非常肯定我拿到的一定是巧克力....。

《心計》(The Talented Mr. Ripley) (1999)



撇除其中的古怪he-he劇情外,這套電影的懸疑情節一環扣一環,讓你手心出汗。

《奪命煙幕》(The Insider) (1999)




一句:劇力萬鈞!

《A.I.》(2001)




跟《未來戰士2》同樣也提到機械人的自我。

Jude Law: I am. I was!


2019年1月12日 星期六

天才王子的赤字國家振興術 三卷特典《衣裝》

一旦成為一國的王族,就會被視為代表國家的其中一人。就算是納特拉王國王太子維恩也不例外。
故此也要求深厚的教養、恰如貴公子一樣的舉止、機智的遣辭等跟代表相應的品格,但也不限於品格這種內在要素。而外在的要素──衣裝也同樣重要。
王太子若是穿得寒酸,外國的要人便會驚訝國家窮到這地步而看不起,而國內的人也會感到羞恥吧。
話雖如此,要是穿得太奢華亦會惹人厭,衣裝這回事可是萬難。外觀、品味、流行和場合,一國代表必須考慮種種因素方才挑選衣裝。
然後這時候。
「說到王兄畢竟就是紅色喔。上身的紅色可不能去掉呢。」
「芙蘭亞殿下也言之有理。然而若都是相同顏色的話,未必會于人不講究打扮的感覺。所以我想披上這件藍色的方為上策。」
在維恩眼前,就是這樣,輔佐官妮妮姆跟妹妹芙蘭亞,正就維恩的衣裝展開激辯。
事情的肇因,是維恩的新衣設計送到來了。
維恩平常幾乎都不理會自己的衣飾。套用他本人的話,煩惱單是國事就夠了。因此有關衣裝事宜,向來都由身為輔佐官的妮妮姆負責。
本來今次也應該如此,但剛巧芙蘭亞也在,結果事情就轉向跟平時不同的方向了。看來妮妮姆跟芙蘭亞的美感各有分歧,而就維恩的衣裝對立起來。
「不行啊藍色甚麼的。因為王兄是作為王太子帶領大家。紅色是勝利和勇氣的顏色。應該穿上這顯得威風堂堂才對。」
「藍色令人聯想到安寧和智慧。而且也是不分男女老幼都喜愛的顏色。正因大陸正處動盪的現今,愚以為維恩殿下跟沈著的配色更為合襯。」
就是這種情況了。
(不啦哪一邊都沒差啦……)
在旁聽著的維恩就只有這種感想。但要是宣之出口,會被兩邊狠瞪就再是明白不過了。只好祈求議論平穩終結而閉上嘴巴──
「話是這麼說,但妮妮姆難道不是想跟王兄湊成同一樣顏色嗎?」
「臣惶恐,萬不敢心存如斯念頭。……說起來,芙蘭亞殿下似乎新進了一襲紅裙呢。」
別說平穩了事,兩人的對話反倒越來越熾熱了。
如同家人的兩人快要演成吵架了。維恩抱著覺悟開口了:「啊……該怎說,兩位。」
「王兄,甚麼事?」
「維恩殿下,請問何事?」
「嗚。」
被兩人銳利的視線刺中了。維恩不禁仰後身體,不畏艱難繼續道:「呃呃呢,我覺得這個、這白色的也不錯。」
既非紅也非藍,而故意挑了白。不偏袒任何一方,而是含糊其辭揀選第三個選擇這種消極的對策。
(拜託了,要奏效啊……!)
一邊祈禱一邊等待兩人反應。
於是,妮妮姆跟芙蘭亞兩目交投,輕輕點頭。
「我也覺得很好。說到納特拉就是雪國。是顯現國家的顏色呢。」
「嗯,愚以為也跟維恩殿下十分合襯。」
「啊噢。」
得到感觸不壞的反應,維恩鬆了一口氣。這下子議論總算告一──
「那接下來就是襯衣了。」
「還有領帶的顏色也非得重新考慮不可呢。」
「鞋子也很重要啊妮妮姆。有道是配搭由腳底開始呢。」
「…………」
得悉要從這地方解放還需一段時間後,維恩默默仰天長歎。

2019年1月10日 星期四

特典《史萊姆與蜘蛛》

我的名字是莉姆露。
是頭史萊姆。
為保護被狂徒襲擊的晚輩田村而擋了一刀,醒過來後就已轉生成史萊姆了。
之後,我在出生的洞窟邂逅了被封印的「暴風龍」維爾多拉,而得到這名字。
那,現在我就正要離開這洞窟出去……可是出發了已有兩天還出不了去。
不愧是能把跟勇者戰鬥的維爾多拉封印的洞窟。好廣闊。
我才沒有迷路!我如此相信。
相信是很重要的。
嘛,沒必要著急。
史萊姆只要有魔素就用不著吃飯,而這洞窟裡魔素多多的是。
因為既不用擔心會餓死,也沒必要睡眠,所以也不會被魔物偷襲。
這洞窟裡的魔物可以用「水刃」輕鬆打倒。
只要不大意的話應該是不會死的。
不用焦慮慎重前進吧。
然後,在剛下定決心後,「魔力感知」就有反應了。
看來是魔物出現了。
在這洞窟裡,遭遇到黑蛇、蜈蚣怪物、大蜘蛛、吸血蝙蝠和甲殼蜥蝪五種魔物。
其中的黑蛇只遇過一條應該是罕有的東西,而其他的就已見過多次了。
只要不慌張應對就沒問題。
可是、嗚……這輪廓,是蜘蛛啊。
我對昆蟲很沒轍。
生理上接受不了。
在這洞窟出現的魔物之中,蜈蚣跟蜘蛛都是不想遇到的並列第一。
雖然可以用一發「水刃」打倒,可這不是贏不贏得了的問題。
再說蜘蛛已經捕食過了,能無視的話就最好不過。
咦、嗯?
那傢伙,怎麼這麼小隻?
比之前見過的蜘蛛小得多。
是幼兒嗎?

《解。推斷為其他品種。》

「大賢者」解答了我的疑問。
看來眼前的蜘蛛,跟至今遇過的是另一品種。
可是,居然是推測?
「大賢者」是我擁有的獨有技能。
「大賢者」是能夠解答我疑問的便利技能。
當然,不可能甚麼都知道,但對於我所談及的情報,若是知道的話都是將情報揭示告知。
因為我現在這樣子認知到那蜘蛛,那就是問及那傢伙的情報,「大賢者」才會告知那蜘蛛一定程度的情報。
明明如此才對,卻說推測?
這也是「大賢者」第一次告訴我未確定的情報。
這是怎麼一回事?

《瞭。因被平常有異的魔素包裹,導致「魔力感知」的認知不充分。故此讀取對象情報失敗了。》

甚、甚麼……?
要說起來,就是雖然曉得是蜘蛛,但就好像掛了馬賽克一樣,無法掌握到詳細。
我因為沒興趣知悉蜘蛛的形狀而沒察覺到。
至今還未發生過這種事。
也就是說,這傢伙是至今從未見過的特殊魔物嗎?
怎、怎麼辦?
總之先打一發「水刃」看看吧?
至今的魔物都能單靠「水刃」戰勝,但對這傢伙也通用嗎?
在我迷茫的時候,蜘蛛那邊行動了。
它坐低身子,準備隨時都能飛撲的姿態。
沒空迷茫了!
吃我這記!「水刃」!
我射出的「水刃」,被蜘蛛跳起避過,切斷了背後的穴壁。
被閃開了‧
當我正要慌張射出第二發,但已沒這必要了。
因為那蜘蛛一溜烟地逃跑了。
……逃了?
咦?也就是說那傢伙,其實沒甚麼大不了?
可是,它避開「水刃」了喔?
不過回想起來,蝙蝠也曾避開「水刃」。
只要打中就得贏嗎?
那麼一來,就不禁感到可惜。
我的獨有技能「捕食者」,可以拿到捕食對象的技能。
只要捕食到剛才的蜘蛛,搞不好可以拿到稀有的技能也不定。
要追上去嗎?
……不,還是算了。
誰會高高與興去捕食蜘蛛甚麼啊。
我也不想特地追上去啊。
雖然有點不釋然,但我很快就忘記那時遇見的蜘蛛,繼續移動尋找洞窟的出口。


吾輩是貓。
還未有名字。
在不知不覺間就轉生為蜘蛛了。
雖說有種才不止這些吧的感覺,但在我一起來的瞬間,其他看來是同種的蜘蛛就在共食,還幾乎被看起來像肉親的超巨大蜘蛛踩扁。
根本一難接一難哇!
之後拼命逃生,然後在洞窟裡迷路了,這裡是哪?
就算想朝洞窟出口走,也沒法分清左右,完全不知道要往哪裡好。
這根本不是迷路的等級了好不好!
肚子也餓了,而魔物不管哪一頭都好可怕。
就不能把難度調低一下嘛?
於是,我在洞窟裡漫無頭緒地徘徊,總感覺好像迷失在個很奇怪的地方裡。
這,要說的話空氣跟剛才不一樣。
這附近奇怪地有一股沉重的空氣飄散。
這個,該不會是踏進了危險地帶吧?
《史萊姆》
嗯,我曉得。這一看就知道了啦鑑定小姐。
當說到要拿甚麼樣的技能時,就打算先取得例行的鑑定技能,但這個還用不了。
就算鑑定了也只會顯示石頭啊牆壁啊,我一看就知道了好不好!
於是,一看就曉得的史萊姆就在我眼前。
說到史萊姆,雖然是超有名的怪物,但會按作品而待遇不一。
在某國民著名遊戲中是最開頭出場的雜魚怪物,但在其他遊戲的話就會作為物理攻擊無效的強敵登場呢。
眼前的史萊姆呢,啊,嗯。
儘管看上來水汪汪的很可愛,不過這傢伙肯定是很糟糕的對手啊!
因為都在散發很奇怪的氣甚麼的啊!
誰要當這種傢伙的對手啊!
我要溜了!
就是這樣,老爸掰掰囉!
我轉過身一溜烟地逃了。
呃?
是不是有甚麼東西剎的穿過了?
而且還切斷了牆啊!?
你既然是史萊姆就別用甚麼飛行道具啊!
史萊姆是用身體包住對手溶解的吧!
雖然那我也敬謝不敏啦。
那個啦,在色色故事中會只把衣服溶掉的史萊姆你看如何?
只吃衣服,女孩子無傷解放就好!
啊,我姑且是女孩子,可我也沒穿衣服哇,啊哈。
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間啊。
用全速力狂奔,直到腿跑不動為止。
吁、吁,沒追來吧?
倒不如說,不知何時沉重的空氣已變回原貌。
看來回到原來的地區了。
嗯。那邊很危險。
去其他地方吧。
我前往出現史萊姆的另一方向移動。

相遇是一瞬。
同為轉生者的魔物,但互相卻不知曉。
亦不知道其實為其他世界的住人。
他們的相遇,是神的惡作劇嗎……?

2019年1月9日 星期三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沒領綜援你也別想要


  • 「我都超過60歲,到現在還是每天十幾個小時地工作。」

如果讓她連任,2027年她就70歲,每天還是每天十幾個小時地工作,那綜援恐怕要提高到70歲了。


  • 「社會不應將60歲以上長者視為沒能力工作。」

社會也不應該把70、80、90歲以上長者視為沒能力工作對不對?漫畫家水木茂在93歲還在工作呢。對了,10歲兒童也有能力工作喔。

  • 「新措施基本上冇人受影響,因60至64歲長者,仍然能夠申請一般綜援。」

事實上,將長者綜援條件提高到103歲也基本上冇人受影響,因103歲的長者,仍然能夠申請一般綜援。

  • 「冇其他目的,唔係為慳錢,唔係不近人情,而係反映人口結構現實」

唔係為慳錢,即係為好玩整X你?

2019年1月7日 星期一

餅有餅味,打邊爐有沙爹味


蔡瀾話火鍋冇文化*,呢挺on9言論自然俾人插到變向日葵──就算再無技巧,頂多只可以話低文化水平,點可能會冇文化呢。刺身夠係切一切就咁生食...。

我唔喜歡出街打邊爐,純粹係因為技術含量低唔化算,我自己係屋企都整得黎(應該冇人整唔黎),正如我唔會去茶餐廳食火腿蛋出前一丁麵+牛油白麵包。

當然,咁多人唔似我依然中意出街打邊爐,唔一定係因為佢地笨,可能因為自助形式款式多 (但自助既食材通常都...),又或者佢地行古惑,需要隨時加入飯局,仲要即刻可以有得食XD。


蔡瀾當然係有料,只不過你當佢係無網絡年代既Openrice就算,佢專欄講既野你連標點符號都唔好信,成篇文我只會保證地址係真。

我唯一唔明既係,你三十年前睇壹周刊/圖書館睇佢本《X樂也》,可能無法親去食店確認真假,但佢都獻出「食餅有餅味」呢句金句,點解仲會有人睇佢啲嘢XD

*雖然之後俾人挖墳查到佢大讚某火鍋店有幾好。

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

什菜共識

所謂九二共識,就是中共說「台灣是中國一部份,中國民國不代表中國,共和國才是」,台灣也說「我們也同意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只是被你們佔了啦,中華民國才是中國合法政府」,然後食神跳出來「好啦,我們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啦,誰才是正統就自己喊爽爽就好囉(一中各表)」。

三十年後,習呆呆跳出來「我忘了告訴你,其實我覺得九二共識是指一國兩制」。小馬登時一哭,大喊「高義你個仆街仔陰我?」

於是空心菜又回嗆說「我們從來不承認台灣合法政府的協議。我們反對一國兩制,而且既然對方偷渡了概念,所以我們也反對九二共識!」


在我看起來,什菜兩邊的邏輯都很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