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7日 星期二

簡化字

我個人認為,簡體字(民間自古以來都有在用的,例如臺→台,體→体)毋須「強制」,愛用就用,但在正式場合還是得用正式的字。

中共常說簡化字可以減少文盲、增加識字率──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事。只有教育才可以減少文盲,你推了簡化字而不教育,就根本沒用。

至於簡化了是不是更易記呢?我也不覺得。
認不認得字,是看你多常用,而不只是字的筆劃數。
宄、冘、亓、匜、匄、卂、厹、叒,筆劃夠少了吧,可你卻可能全部不識。
聾子、鸚鵡、呼籲、憂鬱、驪歌、確鑿,筆劃夠多了吧,可你卻能認得全。

至於合併字倒是最大問題──在簡化字社會中的不是問題,但當他們需要接觸回繁體字時,卻沒有一套有效的機制「一鍵轉換」,結果才會出現「影後」、「子曰詩雲」的情況。。

更何況,現在都是電腦年代了,寫字辛苦早就不再是理由了(更何況一些簡化字,例如金部,只簡了兩三劃,值得嗎?)。

至於恢復其實沒甚麼難,慢慢來,既然當年都可以用槍強迫全改用簡體字了,先開放簡繁並用,十年廿年後再廢除官方地位

2019年9月4日 星期三

監警會實況



市民:我要向監警會投訴!
監警會:警察執法時無需遵守法例。

市民:我要向監警會投訴!
監警會:咁你投訴邊個警察先?
市民:佢又無委任證又無編號,我Q知呀?
監警會:無法追查。


市民:我要向監警會投訴!
監警會:警察,有人投訴你,你有無做過呀?
警察:無。
監警會:投訴不成立。

市民:我要向監警會投訴!
監警會:警察,有人投訴你,你有無做過呀?
警察:....(沉默)
監警會:無法追查。

市民:我要向監警會投訴!
監警會:警察,有人投訴你,你有無做過呀?
警察:我有。
監警會:個案成立,寫報告先。
警察:我唔接納報告,sorry。

操行評分制

操行評分制一直以來都有,聖安當女書院最大問題係由等級直接轉換為更可視化既分數制。

咁操行打等級/分數問題本來都不大既,但根據本人經驗,最大問題係扣分容易賺分難:當你每日交齊功課、考試科科賣過百分、專心幫老師刷亮皮鞋、扶同學過馬路,一整年落黎,你亦可能只會得到一個小功;而只要你遲到三次,一個缺點就已經足以抵消小功。
至於大功,考慮到學校應該無幾可有機會拯救生命,最有可能就係所謂為校增光──即係拎獎。拎唔到獎,你就只係一個一無是處既廢人,唔會有任何褒獎鼓勵。


換言之,係獎勵機制上,我完全無動機做個好學生,學校只會訓練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唔為學校添麻煩既普通人。

以及不成功便廢人既功利主義。

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

對話平台



如果有打開報紙,就根本唔需要咩野對話平台,大家要訴求既野一早列晒出黎。
再者我亦唔知搵邊個做代表同你傾。

雖然所謂對話好明顯只係拖延手段,之不過假設兆分之一你有心解決問題既話,就盡可能滿足訴求,唔得就講明自己底線、點解唔得、有咩野較能接受既取代方案..........談判呢家野咪就係咁之嘛。


只係識鎮壓使搵你做特首,求其搵隻狗做得都得啦,你要做既係 #解決問題,例如服務式住宅無廁紙果陣,就搵下附近邊度有得買。

2019年8月15日 星期四

2019年8月14日 星期三

你們可以來打我了

昨天機場的衝動禁錮,我是不認同但能理解,畢竟你試試在大陸反日砸車遊行時大喊「我支持日本,你們可以來打我了」時,我相信大家真的很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