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8日 星期三

Can 和 Should

政府最錯的,就是以節省開支為由限制新來港人士申領綜援。

別誤會,我完全支持政府提出限制。只是理由不應該用「節省開支」,特別是當你有幾千億儲備時。

本來,孔允明就不應獲批,因為他丈夫74歲,既沒工作又沒資產,在港沒人能夠支持她生活,邢孔本身亦沒帶多少財產來港,也就是說,除非她認為以她5、60歲的年紀,能夠找到工作支付各種開銷,不然就算丈夫健在,還是會依靠政府/社福機構援助。

本來,世界各國都會對移民提出一定的資產要求,即使是家庭團聚。例如加拿大要求在加的擔保人承諾支持他的親屬或家庭成員生活,確保擔保人有足夠的經濟能力照顧新移民在加拿大的生活起居,擔保期從過往10年延長至現時的20年不等。

所以,香港亦應該向他們發出正確的訊息:我不需要你很有錢,但起碼請照顧到自己
自由,就是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因為意外,那也沒得說,出於人道怎麼也要幫。可是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沒錢的話,還要來港嗎?

是的,絕大多數的新移民都沒問題,願意自力更生,而事實上,在百物騰貴的香港,咬那幾千元的綜援實在並不怎麼易生活
但我們需要設立機制,防範那極少數打算一來港就申請綜援抵死不工作的極端個案(例如肩周炎那位)。
對於不幸的個案,則應該以酌情權處理。

付得起,跟應否要付,是兩回事。
我認為你每月人工拿$200給我,對你財政影響微不足道,記得今晚過數給我啦。

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活生生」

如果我使用人道毀滅的方法,讓狐、貂、兔啊甚麼安樂死再剝皮,蘋果會否反對皮草?
如果他們知道牛豬都是活生生(註:電擊暈了)下放血殺死,他們會否素食?
如果為皮草而飼養動物是「不人道的、殘忍」,那為了羊毛而飼養羊又叫做甚麼?



明明只報導了「扭斷頸椎殺死後剝皮」,然後就說是「活生生剝皮」,那麼牛皮那一定是在活生生被剝皮了吧。

老實說,只要給點常識,應該不會相信有甚麼人會活生生剝皮,因為動物懂掙扎,增加剝皮時間,而且更可能會損壞皮毛。

不過,「活生生剝皮」比較吸睛對吧。
我不支持,也想不到理由反對人道的方式剝製皮草。

最後,《經濟自然學》會為你解答,為甚麼蘋果會攻擊皮草,但放過其他皮製品。

 為什麼動物保護主義者攻擊穿皮毛大衣的女士,卻惟獨放過了穿皮夾克的摩托車手?(凱文 ? 黑塞)
   對於這個問題,有若干合乎邏輯的解釋,這裡,我檢驗其中三條。首先,或許也是最明顯的一點,是從體格上看,疲憊的老派女和魁梧的摩托車手,哪個更具有進化優勢;其次,是考慮製成一件女士毛皮外套和一件男士皮夾克,各需要多少動物毛皮;最後,是從成本效益分析的角度來檢驗動物保護主義者的行為,把目標瞄準某類人而又放過某類人,能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回進什麼樣的成本。 
   從進化的角度考慮這個問題,動物保護主義者攻擊穿皮毛大衣的人,好處很明顯。在一位女士的皮毛外套上刷紅漆,要冒的身體風險很小。或許你會給飛起的小錢包打幾下,但一個身手敏捷的年輕動物保護主義者,應該能探開這類攻擊。另一方面,讓我們想像有些保護主義者往摩托車手的皮夾克上噴紅漆。要是幸運的話,保護主義者會被車手及其朋友們一頓猛追,要是不幸給逮到了,挨一頓拳打腳踢恐怕都算是輕的,甚至還可能吃槍子兒。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容易看出,向皮草發起抗議,比向皮克發起抗議,更具有進化優勢。那麼,我們該得出結論說,動物保護主義者是欺軟怕硬?這個結論從邏輯上說得通,但我想它過分簡單化。
    動物保護主義者或許覺得,在一個時間和資源都有限的世界里,應當把活動的目標瞄準那些滋擾動物最厲害的群體。從這個角度出發,製成一件皮毛大衣得要幾隻貂或者孤貍,而生產一件皮夾克,可能只用得著一頭牛而已。以穿皮草的人為目標,動物保護主義者就為好幾隻開生動物的死表示了抗議。可瞄準穿皮克的話,卻只能對一頭死去的家畜表示衰悼。所以,或許動物保護主義者們覺得,瞄準皮草,能更有效地利用稀缺資源。然而,這個邏輯存在漏洞。一件皮草固然需要犧牲幾隻動物,可就整個社會而言,穿皮克的人比穿皮草的人多得多,所以,皮夾克耗用的牛的數量,肯定比貂和孤貍要多。根據更有效地利用有限資源為動物之死聲張正義的邏輯,保護主義者們應該以皮夾克為目標才對,因為社會上穿皮夾克的人更多。 
    最後,請讓我對動物保護主義者的動機再做些別的揣測。假設他們的動機是尋找更多的同情者。再假設轉化同情者所需要付出的成本,是因為抗議活動所疏遠的人數。目標是以最低的成本轉化盡量多的同情者。首先,讓我們看看以穿皮草者為目標的情況。穿皮草的人一般是富有的年長女;穿皮革往往被視作炫耀消費,用來制作皮草的動物,大多可愛,招人同情。以穿皮草的人為目標,並未疏遠廣大人民群眾。一般來說,人們同情受害的動物,多過同情過激抗議行動的受害者。 
    再對比一下穿皮夾克的摩托車手。從表面上看,摩托車手也不能招來太多同情。可要是他們被動物權利保護主義者當成了目標,反而很可能會獲得他人的同情。除了愛騎摩托之外,摩托車手們平時會做些什么呢?比方說,他們在獨立日幹什麼?他們成群結隊,騎著摩托,浩浩蕩蕩開到聚會的地方,拿出燒烤架,烤烤漢堡,喝啤酒,等太陽下了山,放放煙。除去排成陣形特摩托這一條,其餘的都跟尋常美國人在獨立日愛做的事情一樣。所以,動物保護主義者們若以穿皮夾克的摩托車手為目標,顯然不容易吸引到同情者,甚至還可能造成更多人的疏遠。大衣柜裡有皮草外套的人不多,可大多數人哪怕沒有皮夾克,也會有皮鞋皮帶什麼的。還有,大多數人也要吃牛。所以,動物權利保護主義者以穿皮草的人為目標,其原因大概並不在於恃強凌弱或害怕受到身體傷害,而是這麼做能最有效地激發起人們的支持。

2013年12月5日 星期四

亞洲女子(?)自拍十式 (重口味)

多謝 kiri 的貼文,根據Asian Poses網站分析,亞洲──包括日本、韓國、中國等等──的女子做表情擺姿勢,比起歐美其他國家的女子,亮眼程度高出多倍。亞洲女子的甫士最熱門十式如下:  

一、多年來歷久不衰的V手勢。



2013年12月4日 星期三

是的,我們紐約時報也柒左。

侵略伊拉克事件,最後發現原來只是美國剷除薩達姆的手段,出動三軍轟炸,又派兵駐守伊。布殊稱是因為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與基地組織勾結等所以要自下手為強云云。事情的原委,各位自行查閱,此處不多言。

事情可以有多壞,事情就有多壞。一宗令人作嘔的侵略,揭開迷陣的一刻,卻有很多人嘴角上揚。因為他們「早就猜到」,早就懂得懷疑布殊可能自導自演。所以事情一如他們所料的揭盅,他們就撲出來說:「我早幾日都估到啦﹗」然後恥笑被布殊擺了一道的人,「你們錯怪伊拉克人啦﹗」

敢情是我地紐時柒咗。美國早就拒絕聯合國首席武器核查官進伊調查,但無礙一般人毫無懷疑地相信布殊的說法。因為常理告訴我們,正常人不會拿自己士兵的性命開玩笑,更想不到會有人害死士兵再愚弄全世界;常識告訴我們,政府害死己國士兵之後搞一場大龍鳳的可能性,比伊拉克在被制裁下發展核武的可能性還要低。美國還是講一點信任的。你總統如是說,美國人就相信,幫你在報章製作輿論、年輕人就排隊入伍,千萬網民也為你著急。

我們不是偵探或者FBI,習慣用懷疑和黑暗的眼光打量案件。我們想不到最知道最會利用伊拉克人的壞印象的,就是我們自己選出來的總統。伊拉克人被美國政府狠狠擺了一道,這樣柒咗,並不太可恥。一些美國人很醒目,很抽離、估得中。伊拉克被侵略,證明他們高瞻遠矚。有些網民已經急不及待跑來我處「挑機」。我只好說:「是你們對,我以為這次真的是大殺傷力武器。」彷彿這不是幾千條人命,而是一個考眼光的推理小說遊戲。你贏,我輸,大家看完電視劇大結局,就散場。

因為美國是一個還剩餘「信任」的地方,所以總是有柒的機會,但這種信任還剩多少?被人欺騙了一腔熱血,除了心寒,就是失望。一切對旁人的關心、幫助,換來這種結果。以後有人制止屠殺,我們反倒會懷疑受害者。下次真有北韓射核彈,大家也會懷疑是不是有這個核彈,然後鞭韃美國政府。因為到時我們會很害怕又被人擺弄一大場,害怕又再柒咗,被人恥笑。

純真幻滅,是每個人都只願站在最安全的位置觀望,每個人背後都好像有很多耐人尋味的陰影。美國作為一個有多少公民互助的地方,是不是要到此為止?一種很「當代美國」的思考方式。甚麼人,都懷著最壞的動機,防人之心不可無。所以還是閒事莫理,自顧家門就是。婦人在醫院暈倒,三小時多人路過卻袖手旁觀的世界,離我們不遠。又或者我們現在已經置身地獄鬼國。

*紐約時報最後仍堅拒道歉:沒有任何個人需要為當初輕信有問題消息而負責,問題比較複雜

2013年10月25日 星期五

再為左膠辯護

其實不太想特地寫這篇文,一來信者恆信,二來駁得贏他們也會再者別的出來插你,三來也太遲了。不過就當作是一個紀錄留底。

1 遊行分散了市民力量,安排令市民混亂
遊行有遊行的好處,可以沿途吸引其他人的關注,而且他們目的地也是去政總集會吧。
最重要的是,市民會自行選擇,你不比他們聰明。至於會否混亂...只要你看得懂流程表,應該不成問題。

FACT:本土派在今年六四時,鼓吹市民參與尖沙咀六四晚會,分散了市民力量。

2 左膠騎劫了集會
我不知道原來交給參加者決定去向都叫騎劫。
回另文左膠騎劫了甚麼

FACT:星期日有人搶咪舞旗,本土派默不作聲。

3 主體應該是港視員工
如果今次是工會運動,那你是對的。
但今次發牌事件只是HKTV員工的事嗎?其他沒電視看的市民呢?對黑箱作業看不過眼的人呢?
這場運動並不是一場勞資糾紛,而是關係到全港市民。既然如此,就沒理由只能由HKTV員工帶領運動。

FACT:星期二,人民力量發起包圍政總行動,本土派默不作聲。

4 運動目標應該單一化
今次發牌事件中,港視因為他們自己的考量,只要求發牌。
但「有人認為這是行政會議的制度出了問題,他實在看不下去了。有人覺得大氣電波是全民公產,他不能沒有說話的權利。有人討厭TVB的霸道無聊,ATV的庸碌無為,他很希望見到更多有趣的選擇。有人身在影視產業,他想替自己多謀一條出路,最起碼還他多少未來議價的機會。有人覺得這是另一次高舉「香港主體性」,打倒中共派港專員梁振英的機會,所以必須帶着「獅虎旗」到場揮揚。最後,或者還有人只是看了第一集《警界線》,實在不忍這部劇集無疾而終,所以他也來到添馬艦政府總部。

於是加起來便有這十二萬人的集會。」(梁文道)

FACT:後來王維基表示「這是一件全香港的事,任何人及政黨也可以做任何事去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這班人立即180度轉軚,無視前一天才說過一定要去政治化的「堅定立場」(例如黃洋達立即說「一定要政治化」)。(Brandon Yau)

5 非法籌款
嗯,這個跟建制派炮打林老師講粗口一樣。


其實,要正式向社署申請籌款,需要在活動舉行前三星期申請(如果在10月15日政府公佈那天就去申請籌款,那11月6日就可以去募捐了...),大家請不要活在雲端,以為是邦民負責批核的好嗎

重點其實是市民能否認出那是真正的團體(不是冒名),以及是否相信他們不會把錢私吞。

FACT:其實,每年六四、七一,不少團體也會非法籌款,例如學民、甚至在碼頭罷工時的民主黨、公民黨、民協、街工等,不過本土派當時不知何故一點都不正義,實在令我感到氣憤。

6 籌款箱冒充HKTV斂財

不說了,看圖。


我深信,一個擁有正常智力的人,都不會誤以為這籌款箱是屬於HKTV。
當然,你有心要砌人就另計。

好吧,也許這只是我的主觀看法,被騙的人麻煩報一下,自稱「我分辨不到,不小心把它當作了是HKTV 箱」,好等我更了解你的認知能力。


對了,利申,我過去兩屆都投公民黨、自認亦算中間傾右。

2013年10月21日 星期一

左膠又騎劫了甚麼?

from:香港獨立媒體
早在預計之內的,一眾左翼又某些人(you know...)指責,表示他們騎劫了港視發牌的集會,而且小組討論是導致「十萬之兵散水」的主因。
先不討論他們拿著龍獅旗上台又算不算騎劫,
我們先看看早在遊行前幾日已發放的當日活動流程表:



今天我們(註:fb群組)與香港電視員工代表、以及申請了公民廣場的毛孟靜議員進行協調,訂出星期天的行動流程。
下午2時,香港電視員工將會在中環碼頭集合,步行至政總下午3時,民間開放電視行動發起的遊行將於銅鑼灣東角道起行,歡迎市民沿途加入。下午3時至6時,香港電視的員工將上台發言約下午5時,銅鑼灣隊伍將到達政府總部下午6時半,簡介並介紹今次的集會將由群眾商議行動方向下午6時45分至7時45分,市民可以自由上台發言,如人數眾多則以抽籤方式,每人人有2分鐘時間就兩個問題發表意見:(a) 有什麼後續行動?(b) 留守與否?留守的目標是什麼?我們要求政府有什麼回應?晚上7時45分至8時,市民準備分組討論,先由專家介紹商討流程晚上8時至9時,請與身旁的市民以10至15人一組討論上述問題,並嘗試達成共識晚上9時至10時,請將意見寫在紙上交出,由市民決定後續行動

是的,人家一早就告訴了你,這個集會,有你口中的左膠舉辦,亦有說明會有小組討論環節,如果你覺得不想討論的,你可以離開,又或自己另辦集會。

Rundown事前已經告訴你,你啥都不知就去,證明你是個白痴,事實上,你要不要上去亮碧思參觀一下?我覺得會很適合你。
畢竟流程,是三方的團體同意的,你去人家的活動,反對他們集體同意的流程,然後說這只是左膠的錯?

拜託,連目標這麼明顯全沒爭拗可言的事上都可以內鬥,你們真有一套。

2013年9月22日 星期日

歌壇死了沒?

李純恩批評香港歌壇已死,全因歌詞上文不接下理,新一代歌手與作詞人都像文盲,與上一代樂壇不能相比。

當然,娛樂圈中人理所當然地會圍剿李純恩,畢竟這說話真的不怎麼中聽。

黃耀明:「一直以來有許多人說這種話,現在全球唱片業因非法下載影響都不景氣,但以前的音樂和文字創作方面都沒現在的蓬勃。例如黃霑、鄭國江和林振強等都是經典大師,不應該用那一代去量度我們這一代。」

我不太認為唱片業衰退是因為非法下載,因為我已經很久很久很久沒再聽中文歌了。
而另一方面,KOKIA(我現在唯一會聽的)的歌我雖然都有下載MP3,但我每一隻作品我都有買啊。
而且,就算你禁絕了非法下載,那班人難道就會去買你的CD了嗎?(依照業者的計算方法,江南STYLE 在Youtube上共有 17.4億次點擊,設這首歌價值1美元,因此對PSY造成17.4億美元的損失)
在2007年《政治經濟學期刊》上有一份新研究指出,非法音樂下載對唱片銷量並無顯著影響,這與唱片業宣稱的剛好相反。


藍奕邦:「我有看他的文章,他也是文人,文人間應該互相尊重。填詞非易事,比寫文章更難。」他更揚言下次出碟會給對方鑑賞一下:「希望他心息,是否他聽歌不夠?只是經過店鋪隨便聽而已?如果樂壇已死,我們豈不是要退休?」藍奕邦又指現在是樂壇交接期,亦是最艱辛的時期,希望大家多點包容。

我也同意真的很難。粵語有九聲,配詞真的很難。
事實上,我不太能理解甚麼叫做「你很倫敦 而我很紐約」、「你的憔悴 如像海德中你餵的白鴿 頭上烏鴉監察我蘇豪裡 於晚間」。
填詞非易事,比寫文章更難。

任賢齊:「可能他(李純恩)對食物方面比較專門,但不知他聽音樂方面品味要求有多少。」他覺得現在還有許多用心的音樂人,只是廣東歌的市場小較難發展,強調陳奕迅是個努力的好例子,是大家的學習對象。
80年代香港歌、電影的市場很小很難發展嗎?
如果香港人會去聽韓文歌、日文歌,代表韓國人、日本人也有可能會聽廣東歌吧?

我不肯定香港歌壇是不是已死,但就算沒死也奄奄一息吧。

也許「食軟雪糕 雪糕 雪糕」或「嚟啦 啦啦啦 嘻嘻哈哈」、「你有借過我 五個半 過去你對我 亦算太過照顧」只是少數 (是說…正常人都不會讓這種東西過關吧),可是就算漢學造詣沒高到可以用甚麼典故,填詞的能否「表達到他想講的」,而不是先照顧好押韻,再像玩Scrabble一樣,將合適的字詞堆砌進去?

這十年,有哪一首流行曲,仍然雋永?

P.S.有些人更奇怪,狠批李純恩自己又不能作到好曲,憑甚麼批評人?
事實上,我又沒當過特首,也沒施政管治經驗,看來我也沒資格批評CY了。

2013年9月13日 星期五

駁工聯會:你也不要倒我們的米

林淑芬﹕歪理掩蓋不了事實  
【明報專訊】香港旅遊聯業工會聯會(下稱本會)近日發表聲明,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及環保觸覺主席譚凱邦指摘『自由行』害港」的講法,表達不滿,引來評論員的惡意攻擊,罔顧「自由行」對香港經濟帶來正面影響的事實,反指「自由行」對香港「有破壞、冇建設」,最痛心的,是有人顛倒是非,刻意挑起兩地同胞的矛盾,抹黑本港旅遊業、相關行業從業員及本會,對此,本會表示強烈憤慨! 
首先,旅遊業對香港整體經濟和就業的重要性,應予以肯定:旅遊業是香港四大經濟支柱產業之一,受僱於旅遊產業相關的從業員超過62萬,佔本地勞動人口約六分之一;2000年至2009年間,香港新增職位中的28.4%便是來自旅遊業,旅遊業的發展,帶動多種服務行業受益,並對香港各個時期的經濟復蘇起到關鍵性作用,旅遊業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根據政府統計,2010年香港約有218,100人從事旅遊相關行業,佔香港總就業人數的5.6%,旅遊業佔本地生產總值4.4%。
旅遊業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其次,我們認為本港旅遊業,應有健全及主動進取的發展方向:本會是工聯會的屬會,無論在工聯抑或屬會的層面,多年來我們也關注旅遊業發展。多年來我們推動開放讓更多內地旅客來港,包括爭取自由行旅客;改變現時過分偏重內地旅客而倡議擴闊訪港旅客客源,盡快落實會展第三期擴建及第二條機場跑道;打造旅遊品牌,提倡誠信旅遊,推廣「正版正貨」認可計劃;推動香港建立品牌手信,打造「手信街」及「觀光夜市」;發展多元化主題旅遊,開發新景點,發展地下購物城;檢視酒店設施供求問題,推動經濟住宿設施;並促請政府成立旅遊局,統籌旅遊業相關事宜,訂立長遠發展措施。我們亦曾發布,反對零團費、刀手、客等行為,鼓勵及推動從業員技能提升。凡此種種也是鞏固香港作為「國際旅遊之都」、推動旅遊業發展的重要及務實的方法。

1) 對不起,你說要讓更多內地旅客來港,同時又不要偏重內地客,這麼神奇的奇蹟你是怎麼做得到的?
2) 擴建機場或第十八條跑道都只是增加客量,改變不到客人從甚麼地方來。
3) 建立品牌手信我不反對,只是…香港有甚麼手信可以讓你來一條「手信街」?而且一條街想賣甚麼東西,我個人認為,在現時尚未推行計劃經濟的香港,還是先由市場決定比較好。

令人遺憾的,是有評論員認為因少數不良的旅遊業從業員,而要煞停內地旅客訪港,香港亦因這一撮人的行為,而讓香港旅遊業塑造成腐朽形像,禁止內地旅客來港才能轉腐敗為健康,令人莫名其妙,亦抹殺了數十萬名旅遊相關行業僱員多年來默默的付出,實不公道。

不,主要問題在於大量的旅客,不在於少數不良的旅遊業從業員。
另一方面,范譚二人的聲明中並無出現指責「旅遊業從業員」的字眼。

再者,香港不會為求盲目吸納旅客而不顧一切,事實上特區政府已因應本港的整體情及應付能力,要求內地配合,煞停深圳非戶籍居民「一簽多行」來港,並落實多項措施,打擊水貨客、推出限奶令、防止內地孕婦湧港產子及衝急症室等。我們相信市民會明白政府的取捨,亦希望市民可以對政府多一點信任。

我不肯定不顧一切的定義是甚麼,但如果你認同「政府已因應本港的整體情況及應付能力」施政,那我想你即已同意「太多自由行旅客會為香港帶來困擾」這前設。
事實上,我認為市民對自由行的體諒、包容根本已經可以去拿諾貝爾和平獎。

不要倒我們的米 
最後我們想說明的,是國家開放讓同胞外遊乃大勢所趨,來港與否也是個人的選擇,香港不做好吸引旅客的配套,客人會流到鄰近其他城市。同時,香港作為國際旅遊之都,我們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來港,甚至一訪再訪。訪客因文化、背景及生活習慣的不同,有時可能引起部分市民的關注,但我們深信以香港人的素質和包容,對各地訪客也慣以開放心懷和胸襟,盡顯好客之道。

不要倒你們的米,可是,因為藥房、金行這些以自由行為主要客源的商店,以高價承租搶去原有商戶的舖位,倒了原來商戶的米、令當區居民困擾,這筆帳又應如何計?
不要倒你們的米,所以,倒其他人的米來成就你們的米吧?

我們歡迎旅客,但只歡迎文明的旅客。
雖然你們以開放心懷和胸襟,歡迎旅客到你們辦公室地板拉屎,但是說不定,可能有其他人不怎麼歡迎也未知呢?

旅遊業受震盪,將來受最大影響的,莫過於香港整體經濟及打工仔女。與其抱反對謾罵的心態,將所有問題歸咎於內地旅客及自由行,挑撥兩地同胞矛盾,倒不如理性地多提有建設性意見,不要倒我們的米、倒香港人的米!否則,最終會令香港整體利益受到損害。 
作者是香港旅遊聯業工會聯會秘書長
老實說,如同向富豪減稅一樣,自由行旅客來不來香港,基本上的不關升斗市民的事的。
這很易理解,因為免稅或匯率問題,自由行大都主要是購買奢侈品,而機票、酒店等的錢也不太會造成涓滴效應,流向整個社會。換句話說,只有少數人能獲益的政策,卻要大多數普通人去承受。
不過整篇文章之中我十分認同作者的最後一段,容我大字引用之:

不要倒我們的米、倒香港人的米!否則,最終會令香港整體利益受到損害。


綠色和平與虛構新聞


Greenpeace China 绿色和平 綠色和平
【宮崎駿撐福島,唔撐東京奧運】 
雖然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光榮引退,但反核的決心絲毫不變!
2020東京奧運會,距離而家仲有7年時間,日本首相話有信心「向世界展示完成東日本大地震災後重建的日本的面貌」。
宮崎駿就回應一句:「輻射是700年, 7000年都無法解決的問題」,以奧運振興經濟,是「天真的想法」。身為日本一分子,宮崎駿更不屑為「這些人製作 (奧運宣傳) 影片」。
福島核災至今兩年半,政府不但還未處理好災後工作,更接二連三發生核污水泄漏事故,亦有大量災民未得到應有的賠償。呢個時候,日本政府竟然不是全力救災,而是花錢和精力大攪奧運,宮崎駿就話呢個係「本末倒置」的做法!
詳細報導:http://bit.ly/17VDcUt

由於上一次的「北極熊活活餓死」事件,這次我一看到朋友又再貼這新發文時, 考慮到它的前科,我馬上看看出處。嗯,有中時電子報呢。

可是,電子媒體自身不會找記者採訪,可信度本來就不及傳統傳媒;更何況,在台灣三大電子報之中,中時電子報本來就名列很後,甚至連聯合新聞、東森新聞(記得上一次安祖蓮娜收10億切乳房那假新聞嗎?)都比不上。
那麼,是不是應該再查一下呢?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找google。因為中時電子報不可能會就這種新聞親自跑去日本採訪,所以一定是翻譯外稿,那麼,一定會有日本傳媒的原文的。

可是找日本google 輸入 「宮崎駿 五輪」 或 「宮崎駿 700年」都完全找不到日本報章的相關報導。
(順帶一提,以「宮崎駿 700年」為關鍵字搜尋時,倒是能找到中文報導,但幾家媒體的用字幾乎一模一樣,也就是「轉載」)

然後9月12日,日本傳媒向吉卜力工作室求證,負責人表示「並沒那樣的發言,這不符事實」。


到了這地步,看來真相已白。

不過,不管中時還是熱愛地球的綠色和平,也完全沒打算收回發言,更諻論道歉了。
事實上,考慮到它連上次衊造北極熊後也沒後續回應,現在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對了,再向大家推薦一下「新聞小幫手」這插件
「新聞小幫手」是以瀏覽器的擴充套件的方式來運作,目前可支援 Google Chrome, Firefox 與 Safari 等瀏覽器,安裝好之後不用做任何設定,只會在我們瀏覽 Facebook 網站、遇到可能有問題的新聞時,跳出警示訊息,提醒我們「注意!您可能是問題新聞的受害者」。而這工具的運作方式就是由網友一起來提報、共同維護的,在不被亂搞或惡意破壞的前提下,應該會是很好用的小工具。       by 重灌狂人

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最後通牒博奕─人到底是否自私

上世紀,自John Nash提出囚徒困境後,衍生出最後通牒賽局。為使大家不用再跳轉網頁,我就簡述一下範例:

A手頭上有$100,他可以給予B $1~100內任何金額的錢,如果A開出的金額B願意接受,那就交易成功。如果B不同意,那就一拍兩散,大家都分不到錢。 
按照經濟學的前提,人類是絕對經濟動物,只會考慮自己利益行事;那麼,就算分到$0.1,利益上也總比一分錢也分不到為好。


但在實驗中表明,人並不是經濟動物。基本上如果A出價低於$15,B就會很不爽而拒絕接受。
平均來說,A會分$30給B,以免遭到對方拒絕。

30%。
這不是一個小數目。所以,這說明了人類是有利他的精神嗎?

不一定。
因為A增加分出去的錢,目的很明顯:以防對方拒絕令自己分文不得。
這種表面慷慨的行為,其實仍舊是與自己的利益掛勾。



於是,就出現了一個新的變體:獨裁者賽局



A手頭上有$100,他可以單方面決定:(1) 兩人平分,每人各拿$50; (2) A拿$90,其餘$10分給B。

設想一下,如果你是那位獨裁者,你可以平分那筆錢,也可以只給對方$10。

比較可能的情況是──你會平分那筆錢。第一次參加這獨裁者實局的人,有3/4的人就是這麼選擇的。

實驗表明,不管是在南加州、巴拉圭的土著部落還是蒙古西部,參加者都大同小異傾向給予。


現在,這博奕規則再作調整:獨裁者可以給與$100元以內的任何數目,而非當初限定的兩個選項。
在這規則下,人們平均大約給出$20。


看來,人類的確是天生利他的。


可是,芝加哥大學的約翰‧李斯特不這麼想。
他先從標準的獨裁者賽局開始,而實驗結果亦如同典型獨裁者賽局的結果,70%的獨裁者會分錢給B,平均為$25。

在第二個實驗之中,李斯特給A增加了一個選擇:他仍舊可以給與$100元以內的任何數目,而如果他願意,他也可以從B身上拿取$5。如果人真的是天生利他,那多加這個選擇照道理不會影響到A的樂善好施。

而這版本中,只有35%的人會分錢給B,只有版本一的一半。同時有45%的人一分錢都不給,而剩下的20%的人更選擇從B身上取去那$5。


李斯特沒有止步。在第三個實驗中,李斯特告訴A,B同樣被給與了$100,A可以全部拿走,又或把自己的錢分給B。

結果,只有10%的A願意給錢,超過60%的A從B身上拿走錢,而當中超過40%的人更拿走B的所有錢。

在規則調整後,一班利他的善長,搖身一變化作強盜。


李斯特最後的一個版本,與第三個相似,但有一點變了:參加者A和B都要先工作賺取那$100。

參加者通過工作掙到錢後,該做實驗了。A仍可選擇拿走B的所有錢,正如上一被本的人一樣。但在2人都靠自己掙錢的這版本中,只有20%的A麘從B身上拿錢。至少2/3的A既不給別人錢也不拿別人的一分錢。

2013年8月11日 星期日

「其他國家」的軍國主義

以下列表是2010年世界十大軍費開支最高的國家,包括美國、中共、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印度、義大利、沙烏地阿拉伯和日本。

請先在沒有不依靠Google大神的協助下,填好以下表格:


軍費(億美元)
GDP比例
6,980
4.2
1,190
2.1
596
2.7
593
2.3
587
4
545
1
452
10.4
452
1.3
413
2.7
370
1.8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網上有名的「女性専用車卡訪問」的那女性,現在又怎麼想?


大家有看過以下的組圖嗎?



1 (只有女性)令人心安
 2 現在只是晚上才有吧 如果日間也有就好了
3 沒有男性的話會更安心
4 我在哪也沒所謂


這是張貼在2ch的其中一張梗圖,提到不同女性對於女性専用車卡的看法的訪問。

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上網的代價

好久好久好久沒打笨蛋日常了。理由很單純,我的生活很枯燥(大默)。
不用妄想了,這一篇也沒有趣多少。

我大概打破了人類最頻密購買Router的紀錄了。
5 月下旬的那一場黑雨+雷暴,一口氣燒掉了我的Modem、Router和Lan卡。
沒法子,只要全部都再買過。Modem是網上行提供的不用錢,Router就用$200重買了個一樣的TP-LINK的,外加$80再買一個外置USB的Lan卡。

然後6月初那一輪風雨,又來燒了。(順帶一提,那一晚的晚會也讓我手機壞了)
這次Modem和Lan卡貌似沒事,而但保險起見還是再買一個新的。而且再用$250多買一個防雷拖板。

(小計:$200+$80+$200+$80+$250=$810)

嗯,然後,如同大家所想的,6月下旬,就再問題了。
雖然可以連線,但就不能使用Wifi。用不了Wifi 那我買Router幹嗎呢。

本來一個月壞三個Router是不被容許的,但姑念很有創意,就先拿去電腦舖看看。要我再買一個我是不肯的了,所以電腦維修和TP-LINK也推說不知道,依著他們建議的方法試,也只是出現「網絡卡沒有正確IP」、而直接從Modem連線倒是沒問題,那問題肯定是出在Router上面沒錯了。

於是,我最後還是敗下去了。$150的ASUS。我沒笨到還再買之前那款。目前看起來還沒出亂子,總算是告一段落了吧。

總計:$960

為了上網,我花了差不多半部電腦的錢,比被強姦還痛苦,
因為,過程全都是我主動掏腰包。

2013年6月25日 星期二

笨蛋字典【節日類】

節日類

農曆新年:
電視機會以每2分鐘輪迴一次的頻率,播放38,888發財廣告套餐的日子。為了推廣健康飲食,食肆會在該段時間鼓勵市民在家煮食,具體手法為即使沒有人服務你,也會跳出一個加二服務費的名目。

情人節:
這裡是一束三日後就會枯萎的植物,閉嘴付錢吧。11枝承惠$1,200,下一位。

清明節:


復活節: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清理一年間積起來的年假的日子。

勞動節:
最矛盾的假期。

佛誕:
為甚麼連甚麼年份出生都不知道,但就知道準確月日呢?

端午節:
既然是說紀念屈原,為甚麼這天不叫屈原節…

七一:
「屌你俾我放返日假,係屋企抖下得唔得?」
我到現在都搞不懂政府設立這天究竟是不是想讓市民休息。

中秋節:
感覺食物在加工後升價十倍的滋味。
重點是加工後反而變得更難吃。

4件裝雙黃月餅材料(成本)
麵粉 160克(約$5)、植物油 40克(約$1)
蓮蓉 800克(約$25)鹹蛋黃 8個($16)酒 2大匙糖漿 100克堿水 1/2小匙
鹽 少許(難以計算,加起來算他$5好了)
總成本:約$52
奇華月餅(4個裝):HK$ 238.00


國慶日:
明明是可以併合到七一一起慶祝的日子嘛?

重陽節:
你住得還不夠高啊?

聖誕節:
很奇怪地,有人會為這一天倒數。


不就是屠殺家雞的日子嗎?




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

一兆並不易賺。

騙局一場?裘莉被控與基因公司合作 切乳只為上兆商機
好萊塢巨星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日前宣布切除雙乳的消息轟動國際,不料近日有《Worldtruth.tv》網站爆料,事實上,基因專利公司為了背後龐大商機找來裘莉合作,付給她10億美元(約台幣298億元)「演一齣戲」,公司也在她發表聲明後,立刻增加了上兆美元的收入。
▲安潔莉娜裘莉登上最新一期的《時代》雜誌,並宣布下一步將進行卵巢切除手術。(圖/翻攝自《TIME》)
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日前宣稱她為「預防」癌症,已完成雙乳切除和重建手術,還透露將在40歲前徹底切除卵巢,這消息轟動全球,目前也贏得大部分專業醫師和女性的讚賞,但日前卻被踢爆只為了10億美元(約台幣298億元)欺騙全球女性。
據《Worldtruth.tv》網站指出,安潔莉娜裘莉與一間「恆河沙遺傳」(Myriad Genetics)基因專利公司合作,並指出裘莉聲明自己罹癌機率是87%相當離譜,實際上, 600名婦女只有1位可能擁有缺陷基因, 一般婦女罹癌的機率也低於13%。各種數據皆顯示裘莉對外發表聲明中的數據過於誇大,也誤導了許多女性以為「切除乳房」是預防癌症的最佳選擇。
《Worldtruth.tv》網站認為,安潔莉娜裘莉的聲明是一個完美操作下的「企業公關」活動,發表聲明後,「恆河沙遺傳」公司的股票價格創下52週來的新高,她看似在進行一個前所未有的「女性運動」,但實際目的仍然被高度質疑。

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心靈晚會

去不去維園六四晚會?我本來沒想過有人連這也會問。
自治派的人這期也密密搞動作,企圖說服港人不要參與六四晚會。



理由是支聯會提出「愛國」。而因為中共對香港很壞,所以香港人不應愛國。

首先,很基本的一件事,愛國不同愛黨。這根本是老生常談的地步了。
第二點就是,香港人應該要愛中國嗎(有人會自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嘛,當個鴕鳥也許是很幸福)。?我想這不易答,不過,同樣我也想不出為何要非難提倡愛國的人。

再說,支聯會全名是甚麼?你今年才突然發現支聯會支持愛國要杯葛?



還有,請搞清楚一點,六四悼念晚會對直接爭取民主是一點作用也沒有,不可能因為搞了晚會明天就有普選。

六四晚會,主要就是悼念。
六四晚會,是將港人追求公義、民主的心「可視化」。
因為是悼念,所以形式上不會也不太能夠有大變,正如沒多人會在葬禮上跳Gangnam Style。
至於爭取民主,請你在其餘的364日幹。

我也不一定完全認同支聯會的。可是,我還是會去。支聯會他廿年多風雨不改一直提供一個平台,那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就算是為了充作點人頭,我也會去。

在心中悼念則可的話,你他媽的怎不每年七一在心中遊行?

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

乳無倫次

美國電影紅星安祖蓮娜祖莉撰文披露,日前已接受兩邊乳房切除手術,以防患上乳癌。醫生評估,祖莉有87%機會患上乳癌、50%機會患上卵巢癌。


祖莉撰文「My Medical Choice」投稿至《紐約時報》,解釋自己這項決定,表示自己家族有基因缺陷,較易患上乳癌及卵巢癌,故決定接受手術。她把自己的故事公開,希望鼓勵更多女性接受基因測試。

然後,有人寫了這麼的一篇文。
健吾﹕你反對就是你涼薄

又在把自己塑造成被害者,把自己講到眾人皆醉你獨醒。
我看到的是,祖莉依據醫學上的診斷,以及家族的病歷史而作出的這決定,這並非不理性的決定。
如果連你自己也不能提出確切證據,表明祖莉的處理方法是不可行,那你是在質疑甚麼?
沒有人說過切除乳腺是唯一方法,那只是你虛構出來的,然後你再虛構有人這麼反對你。

如果你提不出其他可行的替代方法,就一味「質疑」切除手術,那你怎不如叫讀者食香爐灰

你問的所謂通識題:「因為有可能患乳癌就切除乳房。那麼,如果醫生說某人有自殺傾向,是不是就要先將佢殺死?」根本是沒邏輯可言,切除乳房是為了「保存性命」,你拿先殺死自殺傾向的人來相比,就是「本末倒置」,好嗎。通識?你連常識都沒有。

請不要真的獨立思考,投稿賺稿費的時候,請扮有獨立思考就好了。

2013年4月29日 星期一

網民的正義

網上又瘋傳了一單新聞,指有大學生不消費而霸佔星巴克的座位,職員勸阻無效云云。

蘋果日報馬賽克版

原文:
Wong Fanny
而家啲大學生...
呢枱大學生,係旺角朗豪坊星巴克既位,開住電腦、插哂人地電係度傾PROJECT成個幾兩個鐘
期間幾次有人等位、甚至有職員勸喻,死都唔肯去幫襯人地買杯野飲。
請問你地到底係咪當人地地方係善堂?
呢度係做生意架!
你要免費地方免費電源,唔該你地晨早去公共圖書館霸位啦!再唔係返自己大學傾啦,點解要阻住人地做生意呢?
真係世風日下!

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你為何不賣內臟幫窮人?


大埔浸信會:政府已原則上同意批出位於大埔山塘村面積合共約4萬6千平方呎的土地,作埔浸興建新堂,包括一所能容納1,500人聚會的禮堂、副堂(附設康樂設施)、詩班室、會議室、圖書館、辦公室及多功能室等。埔浸藉擴堂除了可以突破空間的限制,更能在屬靈生命及福音事工上有更闊更深的擴展,並建立更多渠道將福音廣傳 四方。

Benson Tsang
看到呢張poster,作為基督徒,除了無言和嘆息,還可以有什麼反應?
一個擴堂籌款晚宴,「恩典」要與力克同席要$10000、「喜樂」要$15000一席、「和平」要$10000一席。我在思考著,若我是一位住在籠屋或板間房的人,甚至露宿街頭的無家者,是否可以來聽一聽這一生命戰士的故事,激勵我來面對自己生命的低谷?
教會,你們到底知不知道,香港有很多人連吃飯的金錢也沒有?若一個有能力用$10000吃一餐飯,來支持興建「教會」,但你們又知不知到,$10000可以買到454個飯盒?可以供一個七八、九十歲,三餐不繼,要依靠垃圾筒為生的拾荒老人家,每日吃一個飯盒也可足夠十五個月,是十五個月。
信仰是一個選擇,用信仰作名目取得的資源,如何使用也是一個選擇,真要求問教會,作信徒的,若擁有$10000在手,耶穌會希望我們花在華麗的「建築物」,用來崇拜佢,還是用來賙濟窮人,令到弱者得到溫飽?
作為信仰的你,請看看連結內的相片,用你們的眼睛一張一張看,看看這些生活困苦的拾荒長者,問一自己,如何使用你手中的$10000。
在一個神學分享會聽過一位學者說過:「當一個信仰忘記窮人的時候,就是信仰淪落的時候。」這一段說話令我銘記於心。
(利申:本人是一位有近二十年經驗的室內的設計師,所以深明客人如何「使用金錢」作裝潢的心態。)
*****************
三億!!!
原來佢地要籌三億
******************************
「看見」。「不看見」(1)
「看見」「不看見」(2)
各自閣

2013年4月3日 星期三

試證明諸葛亮從沒雞姦過司馬懿

「有半句假立刻死」 
雷鋒戰友一語中


雷鋒生前戰友、曾為雷鋒拍攝200多張照片的瀋陽軍區原工程兵政治部宣傳助理員張峻(圖),3月5日下午在瀋陽軍區學雷鋒座談會上發言將結束時說:「向毛主席保證,今天講的一切都是真實的。要有半句假話,立刻就死」。結果張峻一語成讖,當場心臟病發去世。





我知道這圖很wow,不過我從來都不趕。
還記得這新聞出了後,即時被眾人轉發,傳遍Facebook再流到香港討論區中。

但查一下後,你就發現,新聞根本是100%照抄自大陸的百度討論區。
作為一個記者+編輯經驗者,我是不可能會容忍自己刊登這種東西落報的。
而新聞機構又沒做任何查證而搬字過紙時,我相信在這一刻已經無任何討論價值了...

以常理來說,這麼刺激的趣聞,大陸各媒體、其他討論區不報出來,其他香港報刊不報,要等到你這家小型免費報相隔六日才見報?

而且Google 這篇文最早出現時間是3月9日的百度,而文末是寫著「新華社發」。一對比就懂了吧。
而之後的版本就索性刪了「新華社發」一字。為甚麼?因為第一份版本需要新華社幫他背書,第二位轉發的百度網友,就有第一位給他背書;而都市日報就有百度幫他背書:沈旭輝等FB轉發的人就有都市日報幫他背書....

沒記錯,在社會行為學上這是叫「責任分攤行為」。


我在提出異議後,很有趣地,有人死命替都市日報辯護。
當我提出上述的理由後,他就說:
「你又點證明一定係假?」



噢,的確,我頭大了。
要證明一個人有做,只需要記錄他有做過的時候時就成;但要證明他沒,難度還不是他媽的高,因為要全時段記錄去排除....

試證明諸葛亮從沒雞姦過司馬懿

套用現代法律觀念來比喻,就是劉禪因為聽說有街坊指證諸葛亮雞姦司馬懿,然後要求諸葛亮證明他擁有不在場證據(Alibi),不然就算他有做過。(順帶一提,打個英文翻譯只是為了證明我有文化,沒其他意義XDDDD)




(摘自日劇 《CONTROL~犯罪心理捜査》)

同場再談一下網絡很常見的「請留心,分享給更多人知道!!」的文章,例如包括割腎帶小女孩按門鈴後被電暈捷運站被麻痺、吃冰女生會絕育.....。
而我是直接把這歸入「恐嚇連鎖信」。(一秒

我有一個很基本的原則,每當你見到任何叫你轉載的文章,第一件事就是先看它有沒可以讓你查證/附證的資料,
例如拐子佬/偷腎臟,正常都要有案發時間日期地點吧?
醫學文章就算沒患者資料,都一定有個有名有姓的XXX醫生提出專業意見吧?
又例如某某名人配上一句貌似好警世的精句,起碼都有在哪一年/哪本書提出吧?

如果都沒有,代表發文者不想讓你查證到。
他甚麼居心我不管,不過我一概不理。

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關於R贊助事件,我想說的是...

首先我唔贊成R Sponsor 文化。

1) 就職典禮很重要。
你中學開學禮夠重要啦啩?施政報告夠重要啦啩?有無見過一人一盤菠蘿腸仔?
正常地諗,教授都唔會因為你唔提供餐點而對你印象唔好,本身學生就未有經濟能力,如果會咁諗緊,點睇都係教授來賓有問題。
ok你想食好d,無咩野所謂,自己享受咪自己出錢囉。
出唔起?噢其實我都買唔起iPhone....唔知有無人..(望在座各位

2) 但既然食店又同意....

過程又無呃無騙,雙方都係智力正常既成年人...
我唔覺得局外人有咩野資格出聲。
你即係否定緊明哥既處理能力,認為佢咁大個人唔可以獨力處理、軟弱好欺?
佢都話唔怪責,你班判官事隔三日仲係度嘈乜?

3) 「R贊助可以但R明哥就唔得」?

一如上面所講其實我唔支持R贊助。
而且如果明知明哥幫緊窮人就真係貪得無厭。
但如果唔知呢?

究竟學生係聽到「SSP有間野老細好好人,肯贊助soc」
定係
「SSP有間野老細成日幫窮人派飯俾露宿者,我地問佢贊助大學生茶會」

無人知,所以無得拗。
你無辦法要求學生R贊助之前查人家宅吧。
除非你有證據/好合理既推斷,否則你唔可以預設佢地明知。

4) 無知是罪

你知唔知道你每食一斤牛肉,會令幾多雨林消失?
唔知?你有罪。
明知?你更大罪。

當然無知唔係免死金牌,但如果無知犯下既錯,都要俾人話「無良心讀壞腦唔知醜」、狗都不如、乞兒兜中...,咁存心既你要點鬧?

我諗,R 贊助唔值得鼓勵,但雙方同意既前提下,亦無咩野好非難。
當然,BU班人事後發現原來會造成另一D人既間接困擾,亦應該要「識做」係道義上表示歉意。

5) Benson 出帖
Benson 想有效提醒學生,的確又無可能逐個私信 BU學生,咁我都覺得要出文。
但措詞太武斷又太情緒化。

6) 網民起哄
班網絡判官太清高了。如果只係上網,我真係以為香港係聖都,果六千蚊通通捐晒俾窮人。

7) 學生回應
D回應柒到無人有。雖然其實佢地唔回應,隔幾日就無人記得了。

8) 學生後續
退款做義工道歉,應做既都做晒,算係咁了。
俾著係我 我都唔敢係十幾個記者面前出現。
雖然我唔中意呢一幕,感覺好似文革跪玻璃(重點係有記者)。

差不多就這樣了。


2013年3月22日 星期五

FB 認知障礙症

昨天,Facebook 突然把我強制登出。在重新輸入密碼後,就是上圖的畫面。
他不是說我是因為帳號有風險還是甚麼,而是說要搞清楚登記帳戶是不是我真名或真的資料。

噢,菜刀實名制終於來到FB。
嗯,不管怎麼樣,先領回帳號再說吧,反正頂多是陸嘉欣*再次出動。
*懂的就懂,不懂的就不要管這黑歷史


噢,幾乎就被第一關難到了。
你的Captcha究竟要騙機械人還是要騙人類...?

然後下一步,FB叫我從下列所圈的圖片認上哪個是我好友。
我心想糟了,FB有超多是玩遊戲加的「好友」,萬一你抽了他們我是真的認不出....
注:原圖是暗紫色幼框線,為方便閱讀改為紅色加粗


首先是左圖,嗯,是新同盟陳珮明的參選單張呢。可是我肯定我不認為陳珮明本人。
不,再看一下,他圈的是內文啦!
我靠,沒有人可以從文字認人好嗎!!

第二張也是,雖然我認得出CY,但我不知道你圈著的「快落」是誰啦!!!

至於第三張圈著的哪個公民黨義工,我也不認識有哪位朋友是。再說相片那麼模糊...

好吧,這朋友是會貼新同盟、民主黨和公民黨的照片,所以不是XXX。
慢著。
FUCK,你是要我背全所有朋友的政治立場喔?
你是Facebook 還是Politicbook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認知障礙症機能檢查手續:拿出照片問患者「這張圖是誰?」

2013年3月15日 星期五

深水埗晋嶺的215呎,要點用?



深水埗晋嶺215呎的蚊型樓,要點用?
先看圖則,扣除了牆壁,剩下來的空間我想連170呎也不肯定有沒有。以一道門的標準闊度來看,噢不,頂多是3呎x4呎左右的空間,要善用這也實在有點難度。

發展商的構想圖也太過份了,連個衣櫃也沒有,更別說冰箱洗衣機了。

不行,我要幫入住這裡的人好好規劃一下~
先算一下一人生活的應該設備:
床就算他一張3.5*6.2尺(105*186公分)的標準單人床吧
一個衣櫃總少不了的啦
飯桌就跟看書看電視的椅子、茶几併合在一起吧
怎說也要有個電視櫃放電視、以及其他雜物
冰箱 洗衣機
煮食爐具/微波爐
電腦+電腦桌
差不多就這些吧?
問題是廚房實在太小,放了冰箱就放不了洗衣機...考慮到洗衣機要接水喉只能放廚房,也只能把冰箱搬到客廳了。
嗯,完成圖:




噢你看,是不是很值360萬呢?

2013年3月12日 星期二

《低俗喜劇》後的另一場低俗喜劇

  先此聲明,由於我沒看過《低俗喜劇》,所以對賈選凝的文沒法置評,也不能判斷藝評風波的是非。事到如今我也沒打算再看,不過看到《亞洲周刊》為賈選凝風波解畫(原文:藝評風波原罪與焦慮交纏 ),就寫一下感想:
評審之一的黃子程說,他和也斯一樣,多年來在不同大學教書,教出來的學生數以千計,當中也很可能有一些學生參賽,而他和也斯也不可能知道,又可以怎麼申報利益?
他們都指出,是否從此禁制參賽者與評審必須互不認識?像黃子程和也斯教過成千上萬的學生,是否都不許參加?這樣對這些學生是否公平?若得獎人被發現和其中一兩位評審認識,評審就被抨擊,被指控不公平,以後還有誰會當評審?

  套用他的邏輯,以上句子可以換成:
  他們都指出,是否從此禁制法官或陪審員與被告必須互不認識*?像包致金審過成千上萬的犯人,是否都不許參加?這樣對這些犯人是否公平?若脫罪者人被發現和法官或其中一兩位陪審員評審認識,陪審員就被抨擊,被指控不公平,以後還有誰會當陪審員?

*包致金侄女案本來由另一位女裁判官錢禮負責,不過,到第二次提訊時,她提出自己認識被告而避嫌。原來錢禮就是兩年前判她接受二百四十小時服務令的法官,一般法官都避免審訊以前自己審過的人,以免有先入為主的印象。這個慣例,是讓被告獲得公平可見的審訊,結果案件改為另一位負責。

黃子程和潘麗瓊都認為,關鍵還是作品的品質,回歸文本。諾貝爾獎評審馬悅然和得獎人莫言和高行健,當然相識,是否代表徇私?美國普立茲獎、英國Booker Prize、參賽人的身份都是公開的,又有何問題?

拿普立茲獎甚麼的來比較真的是....
普立茲是甚麼?是新聞獎啊!新聞當然是公開的,你就是想瞞都瞞不住好嗎!?

而且林沛理、邱立本跟賈選凝不是泛泛之交那層次,據說賈曾在《亞洲週刊》當實習生啊!
由於賈選凝在《文匯報》工作,她也被網民和一些輿論認為是「五毛」,是根正苗紅的「馬列先鋒」,但認識她的朋友都曉得,她是看美劇和日劇長大的一代,作風比較西化,也熟讀西方文學與經典,思想絕對不是「黨化教育」的產物。
是的,聽說曾俊華也愛喝咖啡看法國電影,難怪他可以當中產了。
這場《低俗喜劇》續集,看來比正傳更值得看的樣子

2013年3月11日 星期一

英國研究:父親每天只能用20分鐘乘車吃飯洗澡

每年總有一兩篇新聞,去計算主婦的工作價值,今天蘋果又轉載一單:
母親年薪值36.5萬 
母愛有價。英國最新統計顯示,一般母親平均每周花71小時照顧孩子和打理家務,若有酬勞,每年應得31,500鎊(約36.5萬港元)。研究員指,父母對家庭的貢獻往往被嚴重低估。   
這項「家長的價值」調查,由保險公司進行,一般母親日花至少10小時埋頭於洗、熨、煮等事,父親們也平均每周貢獻53.5小時幫忙,年薪相當於2.4萬鎊(約27.8萬港元)。統計顯示,把一名孩子養育到18歲,要花上154,440鎊(約179萬港元)。 
原文:《星期日快報》

親情無價甚麼的我就不提了。上文提到母親每天要花上10小時做家務,雖然有點對不起偉大的母親,可是這還真的挺無能的(默

我先姑且假設她是全職師奶,「父親們也平均每周貢獻53.5小時幫忙」,即是父親每日用7.6小時照顧孩子和打理家務,加上8小時工作,8小時睡眠,那他每日就剩20分鐘通勤、梳洗、吃飯、消閒娛樂。
你不覺得父愛更偉大嗎?



數據指出2012年英國人入息中位數係£25,000(平均週薪£499),即是說,主婦的價值比在外工作的丈夫還高(若有酬勞)。我開始明白為何女僕咖啡店為何會比沒普通的貴那麼多了(誤)。

只不過,如果一間屋父母聯手尚且每天要花上17小時才處理得好的話,你叫單身的我如何自處呢?

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

宜室宜居天橋底

 團體建議全港天橋底或建成臨時房屋 
有團體建議將全港1200多條行車天橋及接近700條行人天橋規劃發展,建議可以考慮興建臨時房屋及藝術團體工作室等。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認為,若果改作臨時房屋,可交由非政府機構去營運,發展成類似青年宿舍的形式去運作。她認為,可以在天橋底架設貨櫃箱作為臨屋,相信居住環境遠較劏房及「棺材房」為佳。(香港電台 2013-02-14)


想像圖
藝術團體工作室倒還算了,不過,根據規劃署的「天橋/行人天橋的橋底土地用途表」指出,天橋下的用地不能用作住宿或住宅用途:
(C) 不可接受的用途 
3. 易受環境影響的用途(會引致使用者長時間受毗鄰道路所產生的不良環境影響),包括:
(a) 診療所
(b) 醫院
(c) 幼稚園/幼兒園
(d) 學校
(e) 設有住宿/日間護理服務的社區/兒童/青少年/老人中心
(f) 住宅用途

原因很簡單:廢氣、私隱,都不是令天橋底可以用作住宅用途的原因。更別說連接水道、線路、安全等問題了。
如果工聯會認為有人願意瞓天橋底,何不索性在垃圾收集站設立免費食堂呢?

2013年2月2日 星期六

社署有騙長者嗎?



政府早前推出「長者生活津貼」(又稱「特惠生果金」),表明自住物業不計入資產、子女給的零用/家用也不算收入。先不說方案好不好,總之已經偷步通過了。

日前,社署指出子女給長者的零用錢雖不會算作入息,但若零用錢未用完,餘額就會當作是儲蓄或現金,會計算入資產之內,於是就有人轟炸政府騙人。

在這之前,我們先看看申請社署綜援公屋學生資助辦事處的手續,就可以看到都是需要入息和資產審查:

去年有人以生果金為例,提出長者應該免資產審查,這我在之前也說過長者生活津貼目的是提供經濟援助的福利網,以補CSSA 不足,而非敬老。 既然是經濟援助,那理所當然要有門檻以防濫用,其一就是資產審查。

基本上也沒有人反對反對這兩大流程吧。

問題是:
(1) 社署有騙長者嗎?
沒有。政府從沒提過「子女給的錢不計算」,而是說「不算作收入」。

(2) 子女給的零用應該豁免計算嗎?
我覺得不應該。因為資產就是資產,如果你的資產超過限額,足見你的生活無憂,津貼有違理財原則;
再者在查核上也會造成很大困難,總不成說「這二十萬是我之前路不拾遺的獎金,你不應該計;那二百萬是蘋果基金捐款你不應該計、那二千七百五十三個半是子女給的零用,你都不應該計」?

(3) 是否逼長者須花光子女給予的零用?
如果你的零用多到要「被迫花光才能符合長津」,我覺得你又不是很等錢使。

如果嫌資產限制太低,可以X政府,要求提高資產上限;但不能反對審查,更不能誣指政府設騙局。如果不會看中文,就不要諉過於人。

2013年1月21日 星期一

Final Fantasy 8 重玩吐槽日記(2)









Disc 2


先來個Laguna編,交代Laguna傷後流落到Winhill,被Raine看護,之後為報答而在村子住下,與 Ellone 他們一起生活。Kiros 傷癒後離開軍隊,前來探望,鼓勵他到外而闖,去當他一直想當的記者(順帶一提,歌星姐姐嫁了給某軍官,也就是Rinoa的老爸。女人嘛~),而Ward則一個人在某監獄當清潔工。

一等人被關到D區收容所中(既然有D區收容所,那理應也有A、B、C區收容所不是嗎?),Squall被關進獨室拷打,問他一些根本不知道的事。拷打我是沒差啦,但就算不先敲斷Squall的腳讓他逃不了、砍掉他的手讓他反擊不了、挖掉他雙眼(略),你只留著一班你平時虐打的Mumba去看守Squall,是不是有點腦洞...

2013年1月17日 星期四

鴨靈號,你也請移玉步吧

請移玉步  高慧然 
韓國化妝品在香港的專賣店選擇性惠客,拒賣優惠套裝予港人,令人唏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十年前開始,港女愛上Laneige其中一隻補水面膜,凡去韓國必瘋狂掃貨,一手捧紅這個牌子。然後,開始見到這隻牌子在香港出現專門店,並越開越多。 
雖說商家與顧客的關係不過是供求關係而已,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但求貨銀兩訖,不作情感要求,可是,連街邊的走鬼小販都明白與顧客建立長久關係的重要性,Laneige如此對待香港人,實在匪夷所思,而最終的受損者必定是它自己。女人對化妝品護膚品的需求是一生的,活到老用到老,一個牌子得罪一個地方的女人,她們不會從此不化妝,只會投向別的牌子的懷抱。世上從來就不是顧客太多,而是顧客們的選擇太多,離開哪隻化妝品都不會活不下去,總能找到更好的取而代之。 
寫到這兒,要作一點利益申報:這廉價牌子我本人從來不用,嫌它太cheap。 當然,店大可以欺客,Laneige不喜歡香港顧客一點關係都沒有,那就請移玉步把店搬去大陸好了。在香港開鋪,令本地租金瘋狂上漲,影響香港人民生,卻又不屑做香港人生意,正是太多這樣的商家,把香港人逼進今日這困境,而看不到明日的希望。在它們向港人say no之前,香港人早該向它們say no。

2013年1月8日 星期二

煙花與煙火

  近年,香港除了在農曆年衫二、七一回歸、國慶這三大節日放煙花之外,在其他日子也會放一型小型點的煙花,而香港官方會把大型的叫作煙花匯演,而其餘規模小一點的就叫作煙火匯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