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7日 星期二

給劉※東的安慰信

劉準區議員閣下:

  得悉閣下未能奪取區議會搏腐碌選區補選席位,本人深表遺憾。

  今次落敗,勢必令賊寇趾高氣揚,甚至令有關方面不滿,並影響整個黨派存亡,此乃吾等危急存亡之夏也!! 然而「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只要我們深刻進行反省批鬥,不,批正,了解今次落敗的原因,知己知彼,定可捲土重來。

  報上賊寇分析說搏腐碌選區有五分之一選民是夷人,對同樣是「老外」的司馬氏有優勢,加上眾寇黨均派出星級人馬助選,故能成功當選;余不以為然,以同一道理,有五分之四選民是華人,對同樣是「老漢」的閣下不是更有優勢嗎?因此,我以為這只是敵人的煙幕,我們絕不可輕信!

  但閣下將理由推搪是泛民三大寇聯手為司馬氏拉票而成功,自己雖有匯賢背景,但始終是獨立人士,才會敗陣下來;如此辯解,如此發言,試問令當年隻身力壓群雄的孽太情何以堪!?

  此外,今次的作戰策略,未免流於公式,須知兵無常式,水無常形,戰無常法,毛主席曾教導我們「要善於根據敵我情況,在消滅敵人保存自己的原則下,拋掉舊的一套,來個戰術思想的轉變。」,是以,我建議你下一次選舉中,可以報警指控對方搓My Breast,此招一出,想必尤如不記得哪裡的巨鳥,不飛則已,一飛衝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余以為「君子報仇,十年未晚」這一句名言甚有道理,勾踐當初不也曾事奉夫差、最後取得勝利嗎?所以,只要閣下能夠堅持,最後你一定可以能夠贏過司馬氏──畢竟單看壽命,怎麼也是你佔優!!

  閣下日後亦宜自謀,力求作多方面發展,畢竟條條大道通長實,閣下想亦不甘屈身於小小水塘之畔終此殘身。無論如何,今後吾等好友也誓必不離不棄,望途中善自珍重。


報應不爽 付之東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