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8日 星期四

肖鬧劇的背後

肖友懷的個案最令我不解的是,明明本質就這麼簡單,為何還有人能夠這麼複雜化。

肖童是不是12歲、是不是真的被遺棄之類我先不懷疑,就先以假設一切都是真實為前提來討論,查證之類的留給入境處──除非你有獨家爆料又或可信的疑點吧。

肖童無理由留港


肖童偷渡來港,在「法」這點固然過不了關;他既不是港人所生子女,又非在港出生,所以也不合「理」;而肖也並非甚麼慘絕人寰、又或被大陸迫害的民運人士,所以,於「情」也不通。

法理情,沒有任何一點能說服人讓他留港。
所以,除了陳婉嫻本人之外,社會完全沒人支持肖童留下。(害到本土右膠沒有彈藥打左膠了)


所以,要抗議反對的話,矛頭理應是十分明顯:工聯會陳婉嫻

學校提供教育不是罪


那我就不懂幹嗎跑去學校示威了。
就算學校處理不當,甚至與建制勾結好了,但學校既不是幫助肖童偷渡的蛇頭,更沒有協助他申請來港,就只是讓他讀書而已,很過份?

畢竟肖童聲稱無父無母,那入境處先去調查或安排,期間暫時先發行街紙,定時報到,也是很合理的做法。
而既然暫時會在港,如果香港有學校有學位又願意讓他讀書,那讓他暫時先去唸書,也不算甚麼損害神聖港人的利益吧──香港很多學校還怕收生不足被殺校呢,又不是男拔小,你有見過家長會排通宵輪大成小學嗎?

以教育為例,持行街紙的兒童屬逾期逗留或非法入境人士,故按《入境條例》規定,他們無權在香港居留和入讀本地學校。不過入境處會根據個別情況,對有關的入學申請不作反對,之後再由教育當局根據既有規定,或為該兒童作出就學安排。

也就是說,學校肯收,教署肯批,那是沒問題的。
97年的鍾若琳案,天主教學校不也一樣堅持讓行街紙兒童讀書,怎麼今天網民忽然就這麼支持梁愛詩了?




貼在學校的標語上,有一個寫著「香港法治已死」。

如果提供學位給肖就是法治已死,那提供住所的房署、提供電力的中電、提供食水的水務署、提供食物的商店,又是不是要聲討?


當日林慧思老師被青關社到校門前滋擾時,想想自己那一天又說了甚麼?

「犯法又點喎」的意思


然後那個女學生的問題。

那天雖然是星期六 + 黃紅雨,但因為當日學校有活動,而中間天文台亦曾解除暴雨警告,所以女生留在學校,也是一個可接受的解釋 (暴雨時如家長未能即時接送子女,應留在安全地方暫避)。

最備受批評的那句「犯法又點喎」,其實我覺得是…網民腦殘。就算不用看上文下理,很明顯,她不是在說犯法大晒,而是說「就算肖犯法,關我學校屁事」,應該是這麼理解吧…?

如果有人要單獨挑這句出來斷章取義,那麼,是不是只要你犯了法,警察/正義民眾就可以搶劫你父母、放火燒你公司、賣你女兒下火坑?到時你可別喊「犯法又點啫」?

不過,話說回頭,為甚麼即使貼標語的團體已經散去,仍要由這女生出場呢?
本來就應該是校方職員出來接信之類,而不是眼白白看著他們貼,更不是由學生出面見傳媒。

本土膠的荒謬


我猜本土膠這次應該是抱著如拾至寶的心情看待,但即使是這種放在你30厘米前的靶子,也可以有人打不中目標…雖然一如上面所說,挑不到左膠的骨頭,可是,他們也好像不太想好好的追打工聯會──

  • 是的,「勇武前線」跑去順利邨探訪 (可是結果人不齊不成團)
  • 「勇武前線」去投訴房署失職,指責多年來匿了個人蛇都不知道 (最好是會知道!你打算叫房署好像大學宿舍一樣派職員上門掃蛇啊?)
  • 鄭松泰認為雖然男童肯定他是犯法,是一名非法入境者,所以警方應該把陳婉嫻以涉嫌教唆他人犯罪拘捕 (陳婉嫻只是帶他自首以及要求酌情留港,怎也屈不到去甚麼教唆他人犯罪,頂多是他外婆)
  • 鄭松泰說「將男童遣返後,亦將婆婆送回大陸與其親友團聚以減少負擔」(是要多無恥才講得出口...)

天呀,「本土膠跟工聯會扯貓尾」、「本土膠是弱智的」,我只想到這兩個可能。

政府行動過份迅速 劇本欠佳


今次,政府官員都一改常態,由七警暗角半年不表態,改為極速一小時回應,一整串事件,就很有劇本味。

例如大成小學的女生示威完才出現 ,又有報導指期間有人喊「大聲D,OK」,然後吳克儉又極速在事後後立即表示:「對示威者嚇喊同學表遺憾」,不由得懷疑是一連串的劇本,只不過有人沒跟劇本演而出包。


肖童的形象本來就不佳,陳婉嫻還要高調開記者會,連口罩都不派一個。老大啊,連勇武前線的成員都懂得戴口罩好不好?

陳婉嫻以至建制派沒有大家想像中的白痴,他們必然知道大部份人對這事的反應。
於是,大家的集中力都在這單新聞,然後加重炮轟大陸人、新移民 (而非建制),那麼,只要工聯會向新移民加強善意甚至利誘,結果將會如何,想來也不用說。


BTW,大家應該留意到近年建制的分工,骯髒活就由薑蓉、陳淨心這類用完即棄的團體負責(你也很久沒聽說過青關會的新聞了吧),拿分的就由傳統建制負責。如果套用到本土派的話,那本民前和甚麼勇武前線,應該就是熱血公民的棄子吧。


不知道為甚麼,好像最近只有本土議題才會令我有一點兒想動筆的念頭,大概是因為想說的其他人都說了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