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0日 星期一

アナザー ダブルゼータ(5)

参、香格里拉

「布拉度艦長、香格里拉入港的事如何了?」
「還不能入港。雖然現在由托里斯負責向他們交渉・・・香格里拉,沒聽見嗎!」
面對愛瑪‧辛的詢問,就連布拉度‧諾亞亦隱藏不住自己的疲累。
傑利普斯2攻防戰中幾經辛苦得到勝利的奧干,其戰力亦幾乎消耗殆盡,船艦的補給、修理資材的調集和傷員的治療經已變得十分嚴峻。可是,連日來經過多個殖民衛星,亦不得而入,終於輾轉來到Side 1 的殖民衛星香格里拉。

布拉度雖然曾就再次編制戰力一事發電至月球的奧干參謀總部,不過一直都未有佳音。
本來布拉度就對布雷克斯死後的奧干的展望沒抱太大期望,但這結果亦未免令他不計失望。
(該死的亞拉哈姆!始終不過是死亡商人嗎・・・嗚,單靠這種戰力,我們究竟可以怎麼辦!?)

「艦長?」
愛瑪擔憂的聲音傳到沈思中的布拉度的耳中。
「啊,抱歉,愛瑪中尉。剛才在想一些事。」
看著搖頭苦笑的布拉度,愛瑪亦明白他的煩惱:「不・・・沒甚麼了・・・」


哈曼‧嘉的艦隊,在戰役中成功保存實力,退避至月球的外圍軌道上,只留下亞古捷斯作為基地,看來是意在地球圈吧。・・・身為奧干的中核,經常在最前線作戰的亞加瑪,現在的狀況的確是不甚樂觀。
身為象徴的馬沙.阿茲納布最終也沒有消息,而皇牌機師的嘉美尤‧比達更變成精神異常。
也就是說,無事歸還的MS駕駛員,就只有愛瑪‧辛和花‧園麗二人而已。
(只有兩名駕駛員和兩部MS究竟可以做些甚麼!)
在這種根本不能作戰的狀態,要布拉度下達繼續戰鬥命令,令他更感苦惱。
「至少若果嘉美尤能夠回復原狀的話・・・」

考慮到亞古捷斯已經標榜成新‧自護的現狀,很明顯,要依靠奧干的的現有戰力對抗,只是螳臂擋車而已。
亦因為這樣,不難理解為甚麼布拉度和愛瑪他們會把僅存的可能性寄託在嘉美尤復原這一縷的奢望。
「我,先去看一看嘉美尤的情況。而且也有擔心花・・・」
聽到這句話,布拉度也回過神來,無力地答道:
「啊、妳願意這樣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這麼,愛瑪中尉,花的事便拜託妳了。」
「明白了、布拉度艦長」


愛瑪離開了喧鬧的艦橋,乘搭升降機來到醫務室。
「花、我可以入來嗎?」
「愛瑪中尉?」花赫然轉過頭來。
看到了她那張憔悴的臉,愛瑪不禁大吃一驚。
「花・・・妳・・・」
「我不要緊的,愛瑪小姐」

看到花無力地望著卧在她身旁的嘉美尤微笑,愛瑪除了待在一旁看著之外,便甚麼也辦不到。
躺在床上的嘉美尤雙眼一片空白,想來該完全沒察覺愛瑪進來一事。
明顯地,症狀比以前惡化了的事實,在一片無言之中確實地表現出來。
愛瑪抬頭向天花板深深的吐一口氣,同時整理了自己的心情:從今天開始,MS駕駛員嘉美尤‧比達已經不在了。

「花,妳還是歇一會比較好啊。這陣子妳不是都沒怎麼的睡嗎?」
「真的很多謝你。不過,我真的沒問題・・・我待在他身旁反而可以冷靜下來,而且,我想嘉美尤也希望我留下的說・・・」
花那疲憊不堪的臉浮現了落寞的笑容,愛瑪看到這樣子,為自己的無力而感到沈痛,唯有靜悄悄地離開醫務室。
「愛瑪中尉,妳在這種時間為甚麼會在這裡的?」


正打算返回自己的房間休息的途中,愛瑪被一把聲音叫住了。那是船上的軍醫哈撒。
「哈撒醫生,嘉美尤的情況到底怎麼了?」
「妳到過醫務室沒有?」
「已經看過了・・・老實說真是很震撼。而且花也・・・」
「我明白的。 不過很可惜,嘉美尤的身體看來受到相當的打擊。我已經對艦長提議讓他倆下船了。在香格里拉大概沒問題吧,中尉?」
「真的很多謝你」
「可是,愛瑪中尉。我比較擔心妳的精神層面呢」
「我・・・嗎?」
「妳在肯格艦長戰死和古華多羅大尉不在之後,一直都在勉強自己吧?而倖存的嘉美尤又變成那種狀態的現實下,妳・・」
「我不要緊・・・嘉美尤他們便拜託你了」愛瑪只是輕輕微笑地回應。
(我當然也明白自己在勉強…可是)
「・・・・・・明白了。不過不要太勉強自己了」

在愛瑪與哈撒醫生道別,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揚聲器正播放著布拉度的聲音。


「通告全體船員。 已經得到入港許可。本艦現在將前往香格里拉停泊。重複,本艦現在將前往香・・・・・・」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