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9日 星期日

《おくりびと》(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脚本:小山薫堂
監督:滝田洋二郎
出演:本木雅弘 広末涼子 山崎努 吉行和子 余貴美子 笹野高史 山田辰夫

主角小林大悟(本木雅弘飾),原本在東京當職業大提琴手,在樂團解散失業後,與妻子美香(廣末涼子飾)一起離開東京,回到山形老家,在母親的故居中重新落腳。


失業的大悟發現一則「協助旅程助理」的招聘廣告,誤以為是旅行社助理,在見工時才得悉是不核是印刷出錯,本來要寫的是「協助安穩地啟程的助理」,也就是「送行者」──送別先人的禮儀師,負責在葬禮上清潔遺體和整理儀容等入棺儀式的納棺師。社長佐佐木(山崎努飾)隨口問了他一句「會否做得長?」便正式僱用,可見這一行應該是相當欠缺人手吧。不過打錯了字的廣告,應該吸引不少人應徵吧,現在卻只有大悟一人應徵哩。大悟為了生計,只好接受這忌諱的工作……

在協助做PV的模特兒後,大悟開始正式接觸這一行,第一次就是要處理死了兩星期、屍身已嚴重腐爛的獨居老婦。那噁心的感覺、以至工作過後在公車上聽到女生低聲說他臭,都揭示了這一行是多麼的令人厭惡。
大悟馬上下車,到了一家澡堂猛洗,而回家後看到肉也馬上吐出來,甚至把美香「推倒」,想是要尋求活人的感覺吧。



接著就來了大悟接納「納棺師」這工作的轉捩點。看著社長把一副僵硬的屍體重新變回美麗的臉,連一開始罵他「你們是靠死人吃飯的吧」都跪下感謝社長,令大悟感受到這職業的高尚。

之後,大悟開始為不同的家庭送行(包括偽娘www),其中一次大悟為死去的不良女孩化妝,家人卻要求他化回死者未學壞時的乖乖女孩的模樣,這點出了這片子其中一個重點:及時。
看到這裡時,已經忍不住想起過世的母親。(雖然我不是不孝啦)

這時,就帶出了一般人對納棺師的看法。舊同學知道後,連招呼也不打、妻子知道後更是氣得回娘家。在現實中,應該大部份人連納棺師這名詞都沒聽過,不過人總是戀生懼死,但應該也不會忌諱都這地步吧。
但大悟依然堅持這工作。此時螢幕出現他在鄉間拉大提琴的畫面,配合大師久石讓的天籟,中國人天人合一的理念,結果反而是在日本電影中發現,不得不說諷刺...
(P.S.我是因為3告訴我這片子的音樂是久石讓負責才會看的www)

過了幾個月,美香因為有了孩子,回來要求大悟「找一份像樣的工作」,正當他不知如果回答時,就收到澡堂婆婆的死訊,正好給藉口讓美香親眼看看丈夫在幹的工作。
澡堂婆婆的兒子和美香看到大悟為澡堂婆婆送行後,也開始了解到他的職業。

這一幕是拍攝光顧了澡堂數十年的老頭子,在靈堂後沉思的樣子。沒有配樂,沒有聲音,只有沉澱了的回憶,反而表現了一種幽玄的美靜。

到了最後反而是為三十多年前拋妻棄子的父親送行,實在是一大敗筆。收到父親死訊後,大悟當然不肯去再見他,但在公司的女職員簡單的說服下,就很快的改變了主意。
大悟為父親送行時,看到他手中緊握小時互送的小石子,就表現了一直以來對父親的憎恨、悲傷、不和、苦勞、喜悅、愛情......

但對我來說,這實在是很沒說服力。我的混蛋父親也是在我出生後就拋棄了我們,現在也不知生死。換了是我自己,又可以原諒父親、甚至愛他嗎?
我想不會了。與其說愛恨,不如說早已視他為陌路人了。

所以,如果是以社長年邁死去、大悟為他送行,我想這薪火相傳的結局反而會更完美。



儘管如此,這也是一套難得的好片,讓大家正視死亡、更要正視活著的生命。
我們可以逃避面對死亡這件事,但倒數計時的沙漏卻沒有一刻停止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