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5日 星期二

服貿。


首先,台灣警察攻堅行動肯定是大錯特錯,不能接受。
戴好了頭盔之後,接下來就是對整個行動的看法了。

如果不計算恐共這因素,服貿協議本身是有利有弊的,所以支持反對也有人在。

記得,絕對不要看懶人包,懶人包只會告訴你他想告訴你的,當中不盡不實的東西多的是,例如有人會說「服貿算是行政命令」,也有人恐嚇你「600萬就可以移民到台灣」…。

如果覺得中共不可信的,那也是很合理的理由。只是過去十多年兩岸簽了這麼多的協議(對上一次還是在2012年),為甚麼現在才跑出來,民進黨年代不恐共呢。
老實說,中共要經濟吞併台灣,壓根兒用不著利用服貿,你看看香港,滿街的金行、藥房;各種舐共媒體,有多少是大陸企業通過CEPA進駐香港的?
不是說中共滿懷善意,但反共也要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而且不是反是有關中國的都反掉吧。

而有提到的黑箱則沒這會事,政府一共舉辦了十二場公聽會。
至於逐條審議,看文件是用不著的,但王金平是有這樣協商過,所以即使民進黨鬧局,也應該繼續逐條審議下去。

好了,直到這一刻起,學生還是在說「我不反服貿 我反黑箱」,要求逐條審議。
直到這一刻為止,情況還可,學生也體諒警察,一整個和理非非,樂也融融。

但馬不接見學生,而學生也轟走了見學生王宜樺。雖然馬同意逐條審議(反正你國民黨本來就是佔大多數席位啊,根本用不著怕。),但學生就得寸進尺,改口要求退回服貿、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 。
(喂,你到底懂不懂甚麼叫代議政制的。當初你選了馬英九,就是由他代表你(整個國家)談判的啊。開這種條件根本你才是無心解決問題吧。)
這僵局下,就有激進一點的學生魏揚等人,主張衝入行政院*,事情就此失控了。

魏陽fb:『抱歉我知道這樣動員很不負責,但請願意的朋友來行政院聲援,多來一人,就必須逼警方多派三個人清場,之所以佔領行政院,除爲立法院夥伴舒減壓力,更是讓馬政府看見人民的決心!』


整件事,學生本來就沒要求要推翻馬英九政府,這事的起因既然是服貿的審議問題,你佔領立法院就是了,北市警政署也批准了這邊的集會。但是你如果去佔行政院,就是代表你要倒政府了。試問政府哪能不清場?
如果香港人在六四晚會途中,忽然發起去佔領解放軍軍營,我想被人打回來也沒人可憐你吧。(我知類比不當,不用太在意)


驅離完全沒問題,但拿棍打實在太過火了,尤其是一些沒抵抗的學生,你頂多就抬走好了,了不起就用催淚彈吧。

不過,學生裡頭也不全然是純純的。例如在佔領立院和政院期間,就有上圖某種顏色的旗幟飄揚。又例如某張警察小心翼翼跨過示威者的片段,就被演繹成「警察踩示威者」。
主流媒體固然不可信,但「獨立」的網民,又是否能相信?我不知道。

只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馬很無能。
在危機面前,才是檢視一個領袖有沒有能力的最佳時機。
我完全搞不懂馬為何會放棄2016年大選,明明可以更好地解決這事。

當然,我頗肯定,2016年換了民進黨回朝,也一定是一般的爛。兩個毒蘋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