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8日 星期日

駁姚松炎等自決派初選以來各種說詞

1 初選備忘錄有否Plan B 安排

2018年1月20日 Now 姚松炎參選九龍西補選 料可入閘  
因宣誓被取消議員資格的姚松炎報名參選九龍西補選,他表示一旦被拒參選會採取法律行動,包括申請禁制令,至於後備方案他就認為有討論空間,不一定由初選排第二名的馮檢基自動補上。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負責草擬備忘錄的召集人趙家賢博士指出,初選機制是根據合約法精神訂定,有持份者對備忘錄的條款有不同理解時,可與所有其他持份者再作討論。如有一方提出修改,需由各持份者共識,全體同意下才可通過,各持份者都有絕對否決權。」
2018年3月16日 端傳媒 民主派關鍵一敗:困棋中的姚松炎與建制黑馬鄭泳舜  
姚松炎就向端傳媒表示,自己沒有反對馮檢基做第二候選人,而是根據初選機制8.2條,應該開民主派全體會議,釐清是否票數排第二就是Plan B人選。「如果大家同意,我完全支持,陪他去見記者。其實沒任何分歧。」




從上圖可見,備忘錄當初就已考慮到DQ可能,並詳細列出處理方法:
「8. 官方補選報名及確認書問題:
8.1 面對現時政局及官方的威權壓力,勝出初選的參選人有可以(能)因不同原因被政府當局透過確認書等手段取消其官方補選參選資格。
8.2. 就上述情況,可根據初選結果首兩名至三名參選人的支持度百份比排名的優先次序作為報名的 Plan B / Plan C。如排名最高的首名參選人被取消資格,排名第二高的參選人將作為 Plan B 補上,如此類推。」

我認為條款已寫得十分明確,不可能存在「理解問題」而作出任何「釐清」。

當然,你可以捉字蚤說「是可根據,也是就可不根據」,那麼: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裏面規定:「會議認為,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任行政長官的具體產生辦法和第五屆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可以』作出適當修改;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2) 為勝算而破壞機制?

2018年1月24日 朱凱迪 Facebook
「初選結果,民主派核心支持者明確表態,姚松炎與馮檢基的差距非常大。在上星期一的記者會上,無論民主動力和姚教授都提出,有需要按選舉結果討論PLAN B人選,不能「鐵板一塊」。民主派人士提出必須緊跟機制,即若果姚松炎不能參選,就由馮檢基頂上。我則認為此事不能只有『跟機制』一個行事標準,亦要同時考慮勝算,及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在初選投票的市民,很多就是不希望馮檢基成為民主派代表,各方面的數字都令人擔心,『姚落基上』的機制安排會令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非常不滿,繼而放棄投票」
「為了民主派的大局,我本着三個標準行事,(一)要贏補選;(二)要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三)不要破壞有待完善的初選機制。」

你率先要求不跟機制,不就是破壞機制了嗎?

退一步來說,新東那一邊,范國威得票達6成,是其他兩位對手的近三倍,那麼,為防政府DQ范國威,而有見郭永健和張秀賢與范的差距又是非常大,那麼,是否也應該一視同仁,阻止郭張參與遞補?

由此可見,勝算云云,根本只是針對馮檢基個人──更別提一眾自決派如朱凱迪、岑敖暉(在朱凱迪議辦工作) 等人,在競選期間一直以幾近抹黑的手段攻擊馮檢基,例如暗示他租用旅遊車接送投票者前往地理偏僻的票站為「掌心雷」、又猛嘲馮已經六十多歲(按:姚松炎五十三歲)還戀棧權力等等,旁人看在眼中,還真認不出是「民主派內部初選」哩。

3) 要脅對撼迫退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民主動力絕對尊重按初選機制進行的初選結果,在初選機制條文草擬期間,基於評估參選人被DQ的風險考量在於是否簽署確認書,故當時與會者就Plan B / Plan C的討論並不深入,並表示希望留有空間,不設門檻,方便日後協商處理。
民主動力在8、9月籌備初選商討機制時,姚松炎表明無意參加,到報名截止前最後一刻的12月3日,馮檢基與袁海文已報名後才參選,那時候的機制早已談好,而姚是「看完備忘錄同意了再簽名」才空降九西初選,本來就應接受遊戲規則;
再退一步,就算你認為應再討論Plan B問題,你也應該是在12月報名後至投票前去談,而不是「投票結果出爐後才談人選能不能變」吧。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民主動力重申,從來沒提出要求撤換或尋求其他人士取代現有Plan B人選等違反初選機制的建議。 

沒,只不過有人拿著民主動力的銜頭說,如果馮檢基出選,他們一定會找人對撼。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鄭宇碩教授只是作為朋友的身份,向馮檢基先生引述其他團體對民主派初選的意見,作為資訊交流,當中沒有對其他團體就民主派初選的意見表達任何立場。據馮檢基先生所述,其退出Plan B的決定是來自其所屬的團體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所作出的。

趙家賢和鄭宇碩是以民主動力的身份約馮檢基上來,當中就不可能再拿出甚麼「個人身份」作開脫,不然就像梁振英和各官員以「個人身份」簽名反佔中一樣。

當你談的事情與你的職位有緊密關係時,你就再沒有個人身份,正如控方律師不能以個人身份去接觸辯方證人、平機會負責通過反歧視法的職員,不能用個人身份去勸說他人反對立法。

2018年3月16日 民主動力聲明  
據馮檢基先生所述,其退出Plan B的決定是來自其所屬的團體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所作出的。
對喔,我也只是把刀子架在她脖子,由始至終是都她自願脫褲的──試著這麼跟法官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