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7日 星期二

アナザー ダブルゼータ(2)

壹、馬沙的回歸

・・・那一天,美莉芭‧拉奧‧撒比在謁見時來了一位意外的訪客。
分不清那是接見客人時弦樂的音色還是自己內心鼓動的聲音,但一種靜寂而高昂的感覺卻實實在在的包圍著她。

不知所以的她偷看待在旁邊的哈曼,但是要從那張任何時候都不流露感情的臉上捉摸哈曼的心情,對年幼的美莉芭來說未免困難了一點。

不知道是否察覺到那視線,哈曼僵硬的臉也變得稍為柔和。

「美莉芭大人」哈曼輕聲道:「...不必擔心。」

正在以生硬的微笑回應的時候,一記悶啞的聲響傳到美莉芭的耳裡。

美莉芭把視線移到衛兵打開的大門,看到一個穿上紅色軍服的軍官端正地站著。

「來到美莉芭大人的跟前!・・・馬沙.阿茲納布,不,應該是稱呼為奧干的古華多羅‧班捷納大尉嗎・・・?」

那個紅色軍服的軍官、馬沙.阿茲納布,在哈曼‧嘉充滿嘲諷的召喚下冷靜地慢慢步向王座。對於馬沙那如昔的態度,美莉芭忽然感到一份莫名的感動。

「你終於回來了,馬沙!我很高興啊!」
「美莉芭大人・・・」跪著的馬沙低聲回答。

「你願意回來我真的很高興啊,馬沙!從今以後也為了自護而盡力・・・還有請跟我說些父親和母親的事。」

身為攝政的哈曼‧嘉聽見美莉芭這樣說時,立刻用眼神制止她的失言。

「不過,馬沙・・・我可以聽一下為何你會回心轉意嗎?」

「・・・你說回心轉意嗎?」馬沙看起來一點也不吃驚。

「哈曼・・・」哈曼罕有的凜冽的表情令美莉芭感到有點兒害怕。

哈曼的視線一直沒有從馬沙身上移開:「的確是這樣吧?在前陣子還是拒絕了我的邀請的你・・・而且,現在的你可是奧干的中心人物、是象徴的存在。 這是不容否認的事實吧?即使在這裡,也沒有人不知道你在達卡的演説・・・然後突然回來希望歸還,不是很值得懷疑嗎? ・・・馬沙,我想知道你真正的心意。你的想法究竟是甚麼?」美莉芭看到哈曼那擱在王座的手在輕輕顫抖。

馬沙淡然道:「奧干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現在的奧干漸趨向官僚主義,只會跟從出資者的意向而已。而且,自護出身的我沒辦法抑制奧干的中核傾斜向聯邦亦是事實。考慮到這種的情勢,我認為從外而內的變革已經是無可避免。而那手段便是新‧自護了,哈曼‧嘉。」

「哼・・・奧干在布雷克斯離世後,現在你應該是最有影響力的人吧?奧干身後不是有月球那班老人支持嗎?你根本沒必要特地回來吧,不是嗎?」
哈曼帶著冷笑地質問。

「希望你不要弄錯了,哈曼。亞拉哈姆並不是奧干的東西。況且我也不是以人種論來挑起戰爭,他們的目標與我無關。」

哈曼之前一副難以接受的表情,終於放鬆下來。

「這些原則也罷了,最重要的是・・・哈曼,我可是很討厭被當成丑角啊。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吧?」

聽到馬沙的說話後,哈曼笑了一笑:「很高興能夠從馬沙.阿茲納布口中聽到這樣的台詞。希望你所說的不是戲言吧。」

「那便請你觀察我的行動好了。你應該明白我對美莉芭大人的心情並不是虛偽的。」

「歸還的事,可以請陛下評定嗎。」哈曼向她身旁的美莉芭囁囁而問。
當然美莉芭不可能會有甚麼異議,因為在很久之前已經這樣決定了。

「有勞你這趟往地球圏的視察了。期待你日後能夠成為新‧自護的主翼,馬沙.阿茲納布!」
馬沙凝視了哈曼一下之後,向美莉芭‧撒比深深的鞠躬。

就這樣,被稱呼為古華多羅‧班捷納的人物從此在歷史的舞台中消失了。



之後,將那些瑣碎的安排工作交給哈曼處理、和馬沙約定傍晚一起用膳之後,美莉芭便先一步退席,由侍女伴隨下回到房間中。



美莉芭現在還不敢肯定「馬沙回來了」是不是真的,想到待會兒能夠跟馬沙和哈曼一起用餐,不禁抑止不住心中的雀躍。

「今晚一定可以作個好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