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5日 星期三

アナザー ダブルゼータ(1)

~消失的彗星~

古華多羅大尉一個人在半壞了的百式的駕駛倉內露出苦笑。

「結果也不能和哈曼同歸於盡嗎...? 沒法子了...」

滋滋...
百式到處的電線也因為短路而奏出令人不快的聲音。

「唔...這機體也快支撐不住了嗎...? 雖說也差不多是極限了...」

在古華多羅穿上推進器離開駕駛倉,打算避開誘爆之際,一股擴散於宇宙的強大意念在他的腦中劃過。
(...那個,是彗星嗎...?不對,彗星是更加耀眼的...)
「嘉美尤‧比達嗎!?」

...如同古華多羅所感受到的,嘉美尤‧比達的精神隨著戰勝帕布迪馬斯‧斯洛哥而崩潰。一直以來過於沈重的現實令嘉美尤展開人類本能的防衛機制,封閉了自 己的內心。古華多羅原本希望通過傑利普斯戰役,追求自護主義這革新人類的理想。在新類型人身上,他看到了人類社會變革的夢・・・然而,戰局只是越趨混亂, 結果到頭來還是甚麼也沒有改變、反而令嘉美尤‧比達這個年輕人葬身於歷史的舞台中。想到和自護獨立戰爭時一樣,最後只有自己一人倖存時,自責的心情充斥在 他的心裡。

「嘉美尤‧比達、還活著...吧。嗚,這樣子就算尋覓到多少的希望,到頭來還是會被那些靈魂受到地球的重力所牽引的利己主義者所阻撓,然後再帶來這種悲痛...。既然如此...我便...!」
已經覺悟到不能再期待聯邦的自淨能力,也重新了解到月球人不足以成為真正的朋友。在為奧干的前景擔憂的同時,古華多羅的雙眸卻忽然滿溢出熾熱的意志。

「甚麼也是白費...布雷克斯准將的死和嘉美尤的也全是白費氣力...我們就是為了這些、這些事而戰鬥的嗎...」

古華多羅把最了解自己的布雷克斯之死視為他人生中最大的痛恨,而對自己一直引導的嘉美尤落得的下場久久未能釋懷。
「雖說士為知己者死...可是,看來我還有一些要做的事啊,布雷克斯先生...」

沈思中的古華多羅驀然看見前方有一部MS迫近。

「來了嗎...不過,我可不能在這裡被幹掉。」

之後,在聯邦軍所回收的百式的駕駛倉中,已經看不到古華多羅‧班捷納的影蹤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