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1日 星期五

アナザー ダブルゼータ(4)

貮、暗雲之宴

聚餐開始後不久,馬沙.阿茲納布已經感到有些侷促,退到了一旁。
這個雲集各士官的餐會的歡迎儀式開始後,熱鬧的暢談充滿整個會場。
「達卡的時候可還真的很了不起哩,馬沙.阿茲納布大佐」一把聲音馬沙背後傳來。

馬沙回頭細看那人的樣子,的確是個相當眼熟的少女・・・不,該說是女性才對。
「妳是・・・茜拉娜‧嘉」
聽見馬沙的話,茜拉娜微笑頷首。
「很久不見了。能夠記起我的名字真是我的光榮哩,馬沙.阿茲納布大佐。還是應該稱呼您作凱斯巴爾大人會比較恰當?」
「要背負著凱斯巴爾‧戴肯這名字對我來說未免有點兒艱苦呢,叫我馬沙就可以了。可是,為甚麼妳會在這種地方・・・」
說完這句話後,馬沙察覺到自己剛才的問題是多麼的愚蠢。
身為瑪哈拉哲‧嘉三女的茜拉娜如果不在這裡才更加不自然吧。馬沙也不禁失笑。
「大佐您能夠回來,老實說,我真是鬆了一口氣…」
看到茜拉娜突然壓低聲線、欲言又止的樣子,馬沙感到有點疑惑。不過,就是想要問也沒有時間了。

「你們兩位該也差不多了吧」
「真的很不好意思,哈曼閣下」
茜拉娜以慇懃的態度回答那把冷森森的聲音後,隨即回到美莉芭那裡去。
馬沙心頭一怔,感到一股凝重的壓力・・・哈曼的視線從茜拉娜的那一邊射過來。
(嗯…這樣一來便很難辦了)

這就是為甚麼跟美莉芭和茜拉娜一起同席仍舊會感到侷促的緣故了吧。
而且,那位侍候於哈曼側近的青年士官似乎對馬沙抱有一份警戒心。
「這個青年,好像從剛才就一直監視著我…不過,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他的…是在離開亞古捷斯之前的嗎?」
(始終是能夠在哈曼側近侍候的士官。 按照她的喜好來說,應該是兼備血統和能力的人材沒錯了。)

雖然馬沙嘗試回想起那青年的身份,但可能因為離開亞古捷斯太久,始終還是想不起。
(找時間再從茜拉娜那邊再打聽看看吧・・・)

「馬沙大佐,請問您沒甚麼大礙嗎?看來您一直沒怎麼吃的樣子?」在沈思當中,一把聲音在馬沙耳邊響起。轉頭一看,剛才的那個青年士官臉上掛著微笑看著他。
馬沙向著哈曼那邊一瞥,看到她正在和茜拉娜談笑。
(那二人・・・)
馬沙回首點頭問道:「・・・從剛才起好像一直沒有請教您的名字呢?」
「那真是太失禮了。我是直屬於宰相府的古利明‧托特大尉。能夠見到大名鼎鼎的馬沙大佐,真的令人感到興奮不已。 」

那位叫古利明‧托特的年輕士官回答時的舉止就像演員般,然後輕輕垂下頭來。
「宰相府嗎・・・」
宰相府直屬,換句話說也就是哈曼一手養大的飼犬吧。都是些沒經歷過自護獨立戰爭的世代。
然而,馬沙並不討厭古利明那種年輕的傲氣。
(我以前眼裡也是埋藏著這種野心吧・・・)
當然,馬沙並不是認為自己已經老了。

只聽古利明繼道:「…今後,我會擔任馬沙大佐身邊的護衛。」
看來還是打算監視我吧…雖然也是意料之內的事・・・
馬沙雖然這麼想,口裡則回答道:「原來如此…那拜託你了。真是期待你的表現啊。」
「是!」
古利明說完之後動也不動的待在馬沙面前。

「你們兩個男人竟然也會密談,古利明也真的令人出乎意料之外哩~」
聽到茜拉娜說笑般的插話,古利明的面紅了起來。
「・・・戲弄部下並不能說得上是良好的興趣啊,茜拉娜‧嘉。」
聽到馬沙的揶揄,茜拉娜有點兒難為情地說:「大佐真是的・・・」

(這裡…始終不是我的安身之所吧,現在最重要的是美莉芭大人・・・)
馬沙在喧鬧的大廳裡,又再繼續盤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