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6日 星期一

塘福退修之旅

天啊...因為相信某人所說,所以預了兩小時由元朗去東涌機鐵站,結果...我比預定時間早了剛剛一小時...那一天,是我最用心看報紙的一天...

早上是分享感受時間,我和結青(一位熱愛綠色生活的同事,每次看到她,我總不敢光顧麥當當的說...)互相深情分享個半鐘,不知老之將至... 其中一題問題倒是難倒我了 「在你一直以來的工作中,你覺得最光明和最黑暗的時刻是甚麼?」

這個...總不能回答是糧頭和糧尾吧....

午餐時,當一部份同事張羅晚餐的食物的時間,我們在酒樓一邊等,一邊向主管她們解釋甚麼是 Keroro軍曹(原因是負責遊戲的同事想了一個名為「塔羅海戰遇上紅白藍軍曹」的遊戲
P.S.遊戲內容與名稱是完全無關的...)
當日阿珮剛巧是服務十週年的日子,所以由她請客。不用肉痛,來年春茗等著拿金牌吧,嘻

完成了午間討論部份之後就是打邊爐時間...前者那張照片就是那時候拍的...完全離群,不知看哪裡想甚麼的大尉

夜晚原定是和另一位男同事豪睡同一間房的(真可惜),不過一來大尉不喜歡和男人同室而寢,二來也受不了十月天時開冷氣睡覺,結果按照預定中所想睡沙發(不過這可辛苦了珮了...因為跟她同室的同事因為體型問題,鼻鼾的聲音吵得她睡不了,而沙發又給我佔據了...對不境,珮) 當然,睡沙發也不是怎麼舒服的啦,所以我也沒怎好好的睡就是了

第二天早上,結青帶頷我們一起晨操,來個八段錦 「師匠,請多多指教」 「就是這樣出拳,記著要大叫必殺技名

早上繼續開會的時候,由於睡魔入侵,我竟然在人前悠悠的睡著了...而該死的珮...放了一塊品客薯片放我的口中拍了照 (你們該不會指望我會貼出來吧,哈哈)

回程時我們乘的士回市中心(因為星期天大嶼山巴士會比乘的士還要貴...),那位司機還真是臥虎藏龍....昂平360的資料如數家珍,而且對大嶼山的風土人情也博得驚人的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