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1日 星期五

富貴男女貧窮 120小時

貧窮是命定抑或「攞嚟」?擁有上層社會的學識、經驗,是否就可以克服基層的困境?
他們當中,有哈佛畢業的上市公司 CEO,有不用上班照樣享受人生的紅酒商人,有家擁近百對鞋的選美天后,有家境優裕的新婚少奶奶。他們擁有財富、學識、美貌,代表了社會上所謂成功的一 群,卻參加了一個真人騷電視節目,各自做了五天的窮人,日間倒垃圾、洗碗,晚上露宿街頭、睡板間房,跟綜援單親家庭一起,一嘗身上只有十數元的生活。 120小時之後,他們對貧窮有了新的體會。

出處:蘋果日報


陳鈺芸
JuJu25歲



選美千金企堂湊仔腳軟
背景:從小到各國旅行,家有 40對靴、 50對高跟鞋
事業:過去一年選美三次,剛代表中國到牙買加參賽,現職模特
任務:日間到茶餐廳工作約 10小時,每日獲 80元,同時照顧居於板間房的一對新移民母子
只准帶一件隨身物件:選枕頭






JuJu含着金匙出世,爸爸是跨國公司亞太區主席,自小周遊列國、嬌生慣養,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小姐,熱愛鎂光燈下的生活,工作是選美和模特兒。但因為參加 這次港台節目《窮富翁大作戰》,要暫別家中的 40對靴和 50對高跟鞋,卸下 gel甲,充當茶餐廳阿姐,還要跟一對單親新移民母子一起生活五天。

「我係參加《生還者》會贏嘅嗰個。」一心抱着參加真人騷心態的 JuJu,沒想過看似簡單的茶餐廳工作這樣辛苦。「初初諗住茶餐廳都有冷氣,唔會好辛苦,點知原來洗碗咁辛苦,好熱好污糟,做足十幾個鐘。」她的同事洗碗 阿姐最早上班、最遲回家,一星期做足七天。「以前見啲茶餐廳夥計呆咗咁企喺度,冇乜笑容,家明喇。 」

在茶餐廳一天工作 10小時,頻呼「真係好辛苦」。


辛苦一天, JuJu還要踏八層樓的樓梯,回到板間房的「家」已腳軟無力,「對腳真係冇晒知覺」。跟她一同生活的是一對單親新移民母子。那位母親來香港後不願領取綜援,惟有外出工作,沒時間照顧 8歲的兒子,讓未有育兒經驗的 JuJu幫手「湊仔」,「平時佢(小朋友)自己喺條街度遊蕩,有啲反叛、霸道,成條街啲人都識佢。」原來第二天就是頑皮仔的 8歲生日, JuJu將辛苦賺來的幾十元,買了一頂紙皇冠、一個蛋糕仔,再在蛋糕仔插上一支蠟燭,為小朋友慶祝來香港之後的第一個生辰。

明白「唔係努力就有回報」
JuJu自覺這五天學到很多,現在知道賺錢辛苦,用錢時更謹慎,「去銀行櫃員機㩒錢都唔會㩒咁多。」除此之外,她還發現,「原來社會上有啲貧窮嘅人好努力工作,但唔係你努力就有應得嘅回報,但佢哋仍然好積極咁面對困難。」


李銘皆
Eric31歲


紅酒公子送外賣叠報紙
事業:投資代理葡萄酒
嗜好:跳探戈、品紅酒、打高球、研究新車,香港英式桌球代表
任務:身上只得 15元,五日間露宿街頭,打散工賺錢開飯
只准帶一件隨身物件:選手錶

最近有首歌叫《邊一個發明了要返工》,紅遍互聯網,但 Eric應該不用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投資代理葡萄酒的他,不用朝九晚五上班下班,已經可以過品紅酒、打高球、跳探戈的公子哥兒生活。無瓦遮頭、三餐不繼絕對是他自出娘胎 31年來,從未想像過的境界。


露宿街頭的最後一晚,悉心把「家」弄得「舒服」一點。

發現生活智慧源自磨練

沒錢、沒手提電話, Eric身上只有 15元和一隻電子錶,就開始他 120小時的流浪漢生活。為了賺錢開飯,他四出找工作,但沒聯絡電話又沒有住址證明,大部份時間都希望落空,好不容易才讓他找到送外賣、叠報紙的散工,暫時餬口。

晚上他在尖沙嘴文化中心一帶露宿,清晨跑到九龍公園球場更衣室,「震驚地」發現不少露宿者「行家」早已守候在場,「一入去(更衣室),好似返到屋企咁,成班人都認得大家,猛話:『你冲先啦!』同嗰度啲職員又熟晒,好似朋友咁。」大家若無其事,肉帛相見「洗白白」。

「你會發現,一日之間會成日撞番佢哋,因為大家都知道去邊度搵啲公共免費服務。」 Eric發現,生活智慧,原來是環境磨練出來。


黃岳永
Erwin44歲


CEO住板間房鬧曾蔭權
背景:出身中產家庭,美國哈佛大學畢業;父母都有大學學位
事業:中文 PageMaker始創者,曾是矽谷 IT精英,現為謝瑞麟珠寶(國際)副主席兼行政總裁
任務:住深水埗板間房,去慈雲山做清潔工倒垃圾,每天收入 50元
只准帶一件隨身物件:選 iPhone

被稱為 IT達人, Erwin過往卻很少在高登電腦商場所在的深水埗區出入。身高六呎的他這天搬到只有 25平方呎的板間房,準備在 36℃高溫下,度過五個炎夏的晚上。 Erwin發現,要跟同屋幾位老伯打開話題其實不難,「一係鬧曾蔭權,一係講曼聯。」大家罵曾蔭權罵得面紅耳赤,但問到老伯的家人,他們要不從心裏笑出 來,要不就別過臉不想談。

到夜闌人靜, Erwin沒想到伴他徹夜同眠的,除了同屋的三位獨居長者,還有「吸血吸到成個波咁大」的大量木虱,和整晚吱吱叫的老鼠。天亮, Erwin由深水埗坐車到慈雲山,開始一天的工作──屋邨倒垃圾,卻首先要跟一班清潔阿姐學習,如何在一小時之內,在臭氣薰天之中極速清理 19層樓的垃圾。同事玉姐每天這樣辛苦工作,月入只有 5,100元,她老公有時開工不足,還要照顧三名子女,卻仍積極樂天,最開心是大女終於考入城市大學。


五天下來, Erwin體驗過香港十多萬板間房居民的生活環境,只睡了七小時;初嘗長時間又低工資的壓惡性工作,結果「出晒毒瘡,成個人黃晒。」但從同屋的獨居長者身 上,他有了一番體會,「最慘嘅係慢慢唔知自己嘅存在,喺度等死,冇希望咁生活。但當有人理佢哋,畀番希望佢哋,就會唔同晒。」

打工仔細味「最低工資」
不過,有一個問題, Erwin始終不想回答。作為上市公司 CEO, Erwin一直認為最低工資等政策,只會令僱主削減職位以維持成本,認識了玉姐等工友之後,他明白基層勞工面對的「不公義」,令他多了一重思考,也多了一份矛盾,「我覺得好複雜,唔容易有簡單嘅答案。

身高六呎,窩在兩呎乘六呎的床位,感覺難受。


鄭晴心
Joyce27歲


少奶奶日賺 40元煮三餐
背景:留學外國,原職律師,新婚後辭工做少奶奶
事業:打理家務,煮特色餸菜,放假時與家人朋友四處品嚐美食
任務:照顧一對單親綜援新移民母子,派傳單賺錢,每日有 40元
只准帶一件隨身物件:選手機

幸福少奶奶 Joyce平日到超市買餸,從沒想過要格價,卻因為參加了真人騷,體驗綜援家庭生活,才驚覺原來「街市買嘢可以平好多」。生活無憂的她這次要在街上派傳 單,賺它一天才四、五十元的生活費,還要兼顧婉芬和康仔這對綜援單親新移民母子的三餐伙食,有一晚她買了四隻雞翼,「煮完分兩餐,即係兩隻雞翼三個人 分。」


挑戰「綜援養懶人」說法
「嗰幾日派傳單,冇人攞嘅時候好無奈,同啲派傳單嘅行家傾吓,已經好開心。」從來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丈夫的心肝寶貝, Joyce初嘗沒有支援的孤獨滋味。

同住的康仔 5歲,被診斷為發育遲緩和過度活躍,媽媽婉芬是新移民,必須工作才能領取綜援,但失業已近半年,正面對綜援被取消的壓力,心力交瘁。「以前我對貧窮唔係好認識,會諗係咪佢哋唔勤力呢?但家唔會再咁諗。」 Joyce用親身體會,挑戰「綜援養懶人」的說法。

沒錢買玩具,去不了主題公園, Joyce在拍攝節目的最後一天,花了幾塊錢帶康仔去坐渡海小輪,康仔看見維港兩岸五光十色的高樓大廈,樂了半天。


一向不愁衣食,如今知道街市買餸「平好多」。

節目背後:有名媛索價一萬拍一天香港貧窮人口突破 100萬,在職貧窮達 40萬人,堅尼系數 0.533,貧富懸殊名列世界前茅。香港電台《窮富翁大作戰》早前請來這四位富家子弟,分別連續試過 120小時的貧窮生活,並採用真人騷方式貼身拍攝。節目的製作團隊並希望,可透過節目探討貧窮問題。

名人富豪紛婉拒
導演之一徐岱靈說,籌備節目時遇過不少困難,找人參加也不容易。他們曾聯絡一些名人富豪,但當他們知道詳情後即婉拒;有名媛更提出索價一天一萬元的報酬。

為節目提供協助的社聯主席陳智思在預映會表示,認同商界往往是製造問題的持份者,要降低成本,卻將代價轉嫁到低下階層,但社會上每個人對解決貧窮問題都有責任。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則在節目中指出,貧窮已成為結構性問題,不能單靠個人解決跨代貧窮。

《窮富翁大作戰》一連五集,本周六( 8月 22日)起,逢周六晚 7時在亞洲電視本港台播出。港台網站將作視像直播及重溫。




利益申報:本笨蛋打2萬年工都不可能是有錢人,幸好也不是最窮的一群。

從結論開始講起,就是富人版的《飢饉三十》,而且參加者是不用捐錢去當參加費的版本。就讓我以此為例吧。

我不會說他們是做 Show,況且他們也沒必要做 Show。
但,又如何?

首先,要認識貧窮/飢餓,不是短短餓幾十小時就可以了解得到。你由開始的一刻,就知道這不是你所面對的真實,這只是一個「Programme」,即使過程有多真實,你依然好清楚,你再餓,在30小時後,你就可以從飢餓中解脫。這種「貧窮 120小時體驗」,與其說是膚淺,倒不如說是「虛假」。

退一萬步, 就假設你真的很了解貧窮/飢餓,體驗完之後,他們又可以怎樣?
同情他們?捐錢給他們?

在今天,香港的窮人跟埃塞俄比亞的飢民其實也很相似。他們之所以落得這處境,斷不是因為他們不上進、蠢;而是他們「憑自力改善生活」的條件,早已被持份者已剝奪。只要一天外國企業繼續破壞當地環境、政府繼續暴政,他們的生活都不會改善太多──不管捐多少錢。

他們需要的,不是同情更不是錢,而是將來、是機會(除了六合彩),這些可以讓他們爬升的階梯。


富貴男女貧窮 120小時,只讓他們看到貧窮的果,看不到貧窮的因。
更糟糕的可能性是,體驗完了之後,他們會更珍惜他們現有的生活,更加不讓窮人奪走他們現有的生活。[sosa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