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8日 星期一

將「醫療失誤」無限放大

好一段日子以來,部份網民精心饋集剪輯大陸某醫院一連串醫療失誤的新聞,然後大做文章,稱其醫療系統不堪或應於醫學界消失云云。

不用看這些文章,我也知道某醫院實有值得改善之處。但看罷這些文章,更生感慨,原因有四:


1) 某醫院有過不少的成功治療事例,許多奇難雜症及高風險手術受到廣泛報道,那些新聞在哪裡?為何只輯錄他醫死人的新聞? 單憑零碎的片段便斷言他們服務素質欠缺穩定性、沒醫德,從統計學或邏輯上,根本是以偏概全和極度白癡的說法!

2)雖說「不要醫療失誤」是評估一位好醫院的基本條件,水平未免太低了吧!收費規範、病人心理健康,這些你們有留意嗎?你們懂嗎?用上網的時間多學點醫學再說吧!

3) 臨床下刀時,誰也會醫療失誤,不論醫生是本地或外國;西醫或中醫!「醫療失誤」根本是臨床醫學的必然元素,關鍵是「失誤」是否嚴重至破壞了整體生存率。所以,必需有考慮「整體生存率」這背景(context),討論「醫療失誤」的問題才有意義。只看醫療失誤的新聞,沒有看其病人能否保住人命,根本是無聊之極!

4) 既然誰也會醫療失誤,為何只輯錄大陸某醫院的新聞?為何不輯錄紐約醫院的見死不救片段然後著他們「收山」?明顯是搞個人針對,也許是出於妒忌、對大陸某醫院的情緒憎恨、或「對香港醫療制度受威脅」的恐懼,在此不作猜度。但令人痛心的是,為何這些人不能 容許杏林百花齊放?為何不能容納不同風格的醫術並存?為何硬要醫生們壁壘分明,鬥得你死我亡?

種種因素下,香港孕育了一群心胸狹窄(甚或心術不正)的人,而這些人則繼續窒礙全球醫療系統的健康發展。好了,大陸某醫院倒下,然後到下一個,然後再下一個,結果剩下寥寥幾位,再無其他,醫生不願意進行高風險手術,以免手術失敗時要負上刑責,滿意了嗎?這是你們想擁抱的爛攤子嗎?

延卸閱讀:周博賢 :將「走音」無限放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