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

2014中期人口普查:本港人口為7000人。

維園六四燭光晚會,這一兩年都被本土派攻擊,大抵不因是不想讓支聯會獨佔光環*1,原因百出,總之令人噴飯。下面將列舉例子一二,試加反駁:

1) 懲罰民主黨賣港

先不提賣港的定義,在此之前,我們先看看支聯會成員有誰?

第25屆常務委員會名單

  1. 麥海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助理教授、前黃大仙區議會議員)
  2. 蔡耀昌(民主黨副主席、民主動力召集人、前沙田區議會議員、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前秘書長)
  1. 李耀基民主動力執委、學聯前秘書長、民主黨成員)
  2. 梁耀忠(立法會議員、葵青區議會議員、街工執行監督)
  3. 朱耀明(柴灣浸信會牧師、香港民主發展網路成員)
  4. 張文光(常務秘書部召集人及發言人、前立法會議員、教協副會長)
  5. 黃志強 
  6. 關振邦
  7. 劉榮輝(街工成員)
  8. 徐漢光(民主黨中委、教協成員,因失言曾辭任第24屆常委)
  9. 梁錦威(街工葵青區議會議員)
  10. 梁國華(民主黨葵青區議會議員)
  11. 黎麗霞涂謹申立法會議員前助理)
  12. 鄧麗蓮(職工盟幹事)
  13. 盧偉明(學聯前副秘書長)
  14. 鄒旻芳(支聯會青年組主席)
  15. 鄧岳君支聯會義工
  16. 李浩賢

工黨、街工、民主黨、支聯會、教會都有,為甚麼可以得出支聯會=民主黨?
這樣滑坡下去,
因為民主黨投共,所以支聯會投共;
因為支聯會投共,所以工黨會投共;
因為工黨投共,所以張超雄投共;
因為張超雄投共,所以理工大學投共;
因為理工大學投共,所以黃貫中投共;
結論:Beyond 投共了。

2) 黃洋達:以防支聯會以到維園的人數作籌碼,去和中央密談政改出賣港人。(回收飯民光環,今年六四,轉場尖沙咀)

慢著,先別說密談政改有沒有問題,民主黨有暗示過「因為六四集會人數眾多,民意支持我們與中共談判」嗎?
一如上面所提,談政改的是民主黨,工黨,街工是無辜的。
而且,我去參與支聯會的集會,我不會直接變成支聯會永久會員,更不會成為民主黨黨員。參與某組織活動,不一定代表我完全認同它的立場,更不可能轉化成支持他成員的其他隸屬團體的方針。

3) 熱血公民鄭松泰:要沒收民主黨、支聯會及教協的六四光環

「民主黨不應該被社民連佔領道德高地,所以在十一月底,我已公開反對公投。」《大江東去》─ 司徒華

4) 年年行禮如是

講明是悼念晚會,形式化是一定的了,正如你參加其他人喪禮,還不又是次次去靈堂一鞠躬 上香?如果你也跟我一樣,抗拒喪禮形式化,我提議你可以著件紅衣、耍兩手魔術,再跳兩PART舞?

5) 燭光晚會毫無寸進,未能打倒中共

不就說了是悼念晚會嘛…你期待在一晚的集會就可以打倒中共的話,你會不會太…
再說,尖沙咀晚會後,今早中共好像還活力滿滿的打壓民主喔?尖沙咀集會究竟具體上做了甚麼去推動抗共?

悼念晚會就是悼念晚會,不要把太多期望/責任加在一晚兩三小時的集會身上。
而其餘364日,支聯會有無做野? 有。
支援聯絡國內外民運人士、講座、六四紀念館…而當中是會有被中共拘捕的風險的。

6) 平反六四,等於認同中共合法性

呃,但他的確是合法的。
如果你否定中共的合法性,那你到大陸過關時,請不要申請回鄉證,也請不要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合法性,也就是,你沒必要遵守特區的法律、更不用交稅。
請向我們顯示你們的勇武吧。

7) 中國人去維園,香港人去尖沙咀

雖然我是想說我既是中國人亦是香港人啦…就算你不為中國人自豪,你也不得不承認,至少你身分證上也寫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幾隻字。

言歸正傳,2014中期人口普查顯示,本港人口為7000人。



對我來說,晚會只是彰顯香港人永不遺忘、爭取自由的決心和良心的「平台」。
所以,在哪裡搞、誰來搞,分別並不太大,但盡量我都當然會參與大型點的那個,令場面更壯觀。(否則何不每人一根蠟燭在家悼念算了?)

所以,某些本土派在上水舉行的集會,我完全沒異議。

不過,尖沙咀的就另一回事。 因為他們根本不是想悼念,而是搶奪光環、打擊泛民。
OK,打擊都無咩所謂,反正都攻擊了這麼多年。
但一個自稱要同中國人切割的組群,竟然同人講他要紀念六四,我會覺得好可笑,因為根本就係自相矛盾。

如果豬場公會D人出來說反對殺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