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

JCO臨界被曝事故

原文:http://blog.goo.ne.jp/nagaikenji20070927/e/ad17d63706ebe223818794f9822a797d


「(JCO臨界被曝事故)此事故被曝而10年間死亡的人數為數百人」

這種記述是從某部落格的發文,昨天再從推特上流傳,令我也懷疑了自己的眼睛。這種基本的被當作事實、面不改容地流傳虚偽的情報,令我嚇了一跳。

這一點,不去檢查情報就轉載的有也有問題。

我在東海村的JCO臨界被曝事故發生兩小時後進入現場,逗留了兩星期。如果那時候因為輻射而引致數百人死亡的話,肯定會有很多訴訟裁判和反對運動。我但我就從沒聽說過。當時,以數星期為單位停留的記者幾乎都沒有。而我當時也在,亦接受了WBC(白血球檢查),也知道當時自己的接受輻射量。據政府推計約為0.2微西弗左右。而阪南中央病院等反方的推定也只為其五倍、即1微西弗左右。

跟今次的福島事故根本不能比較。少太多了。

而且那時候幾乎沒有放射性物質洩漏。只有在臨界點時才放出放射線。這跟放射線的外部被曝的距離也有關係。雖然中性子線釋出也有危險,但那也只限極近距離、且長時間照射才會對人體造成重大危險,這種人只是極少數。

在JCO事故時、周邊普通市民而又在發生源頭的轉換試驗大樓這至近距離的,就只有大泉昭一夫妻而已。(大泉先生)已在2011年逝去了。而他太太則尚在世。JCO的轉換試驗大樓是遠離機構內的其他建築物、而大泉先生的家就在圍牆的另一側。事實上在距離上是很近的。而當然機構內的其他建築物,則遠離試驗大樓。大泉先生的親人提出健康被害告訴、雖然法官不承認,但我認為理應算數的。

假設算上大泉氏過世、以及當時接近轉換試驗大樓的小隊的人都全在這10年間死亡,最多也只得數十人而已(最大推定而已。多半是更為更為少)。就算全部都賴到核電的關係,這已是極限了。在JCO當時的東海村事業所裡就只有一百人左右。算上消防、警察、記者陣也不過是數百人。而這些人幾乎都身處比大泉先生的建築物、轉換試驗大樓更遠的地方。也就是說,被輻射量會比大泉先生更少。而在臨界點、即發生時的輻射量最為高,在兩小時後就減低至一定量,而在24時間後就幾乎沒了。

直到傍晚,在政府未下判斷的狀態下,村上村長自行判斷將數公里的村民疏散避難。因此,應該是沒多少村民受到相當大的外部輻射量的(在普通村民之中就數大泉一家受到的輻射最高)。

這是由當時某大學教授用尿檢査,調查DNA的破壊程度,而村民幾乎都是在正常値。

可是,當時轉換試驗大樓工作的大内和篠原就受到很大劑量的輻射,之後就死亡了。而另一位作業員雖在門的另一側,但也受到不少輻射(他受輻射量是排第三),但還僥倖留得一命。

而且是次意外,在放射性物質、事故性方面雖然不能說完全沒有,但就幾乎找不出。找幾乎沒有放射性物質放出的意外中,因為放射線的原因而導致數百人死亡是不可能的。在一定的近距離算上的也頂多只有數百人,再多也沒有了。如果死了數百人的話,那麼這班人也就是全部死了。可是,我卻從沒聽說過這麼一回事。很明顯,這是謊言。首先,我自己也不可能不死了,而且我認識的很多人也非死不可、卻還沒有死。

話說回來,放射性物質擴散跟只說外部輻射量是兩碼子的事。只拿外部輻射量就能致死,就只有在極近距離、接受高輻射量、又一定期間受到低輻射量,之後又如何。今次的事明顯兩邊也不是。放射線在釋出一日內就完結,而高輻射量也只限在轉換試驗大樓的建築物內。而三人之中的其中一人還存活,不可能反而會有幾百人死亡。

貼上大内先生跟篠原先生受到高輻射量燒傷的照片(十分可怕的照片),然後散播「他說有好幾百人死了」這樣的假話,這是相當惡質的。


我很早以前曾跟這部落格的筆者通過一次電話,但從當時對話我感受以及其他的發文來看,完全對我這情報源沒有任何的信任。令我覺得這樣囫圇吞棗地相信嗎???。當然,會信的網上讀者也有很大問題。

而相信這些事的他們,我確切感到在這兩年間甚麼也沒學習過的人佔了大多數。

真是可恥。放射性物質跟輻射線的分別,拜託,就算是基本的書本也好,再去確認一次吧。

JCO的事故,拜託,這利用互聯網作一點基本的檢索,搞清楚最低限的事實關係。

這麼容易就被這些只要細想一下就能知道分別的東西騙到真的令人感到羞恥。

「數百人可能有點誇張,不過也不像是假話…到底是怎麼了?」聽到這種微妙的回應,令我更感失望。拜託了,稍為思考一下吧。

很多人停止了考量和思考。那麼樣的不行的。

這樣子的話,就會輕易地被以求出名或其他不同目的的虚偽情報被騙到了。明明已經過了兩年了。

拜託了,請思考吧。拜託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