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冰桶,道德的挑戰。

最近冰桶挑戰的風氣終於傳到我城。 

冰桶挑戰(英語:Ice Bucket Challenge)主要是為美國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協會(ALS Association)籌款而發起的,參加者需要讓一桶注滿冰塊的水倒在自己頭上,並且將整個過程拍成影片上傳。另一方面,參加者亦會提名三名其他人士要求其仿效,被提名者需於24小時內回應,並可選擇接受相同挑戰,或是改成捐款100美元給慈善團體作為代替,或是兩者都做。另外已接受挑戰者的捐款金額起步點亦可由100美元降至10美元。  

籌款活動本身甚為成功,截至8月19日為止的三星期,行動已經為協會籌得超過2,290萬美元的捐款,是去年同時期的捐款數目的12倍。(出處:維基)  

不過這活動傳到香港時,就屢被質疑,例如環保觸覺的譚凱邦就說
「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缺水的國度,辛辛苦苦才能得到食水..... 發達國家的水資源較充裕,難道就可以浪費? 一包冰、一桶水,一時之快,宣揚的是什麼的價值觀?」      
道德:冰桶挑戰

像何韻詩一樣不玩而捐固然好,玩了再指名下一人淋冰水而帶來捐款,也無不可。當然,像金城武那樣,希望大家不因指名「被挑戰而關注」,也是值得敬佩。

只不過若硬是要這樣非難,就未免太道德撚了。只是一桶水而已,浪費不了多少,你洗澡久半分鐘可能已經比這一桶水浪費更多了(更何況水會循環不會消失了),如果真的有人因為這桶水而願意捐錢,相比之下就很值得了。  

不然的話,歡樂滿東華是浪費大氣電波;跑步籌款就是阻塞交通;拍照籌款是浪費菲林、浪費電力,哎呀,非洲好多人連電力都沒有啊…

甚麼,畢菲特慈善午餐吃甚麼好料啊,去吃三文治好嗎?

道德:籌款晚宴
活在聖人之都,大家(這時候)這麼有道德感,害我都有點慚愧了。

雖然世上沒有如果,但若ASL不是用這種方法宣傳,我也只知道霍金是得了不知甚麼病而癱瘓而已,根本不知道有這麼的一種病,更諻論善款數字了。我不懂代ASL 度橋,不過,如果只是設計、拍攝圖片放上FB、弄個慈善曲奇、籌款晚會,你覺得效果會更好嗎?

冰桶挑戰以推廣來說是成功,也有其理由,所以我個人沒甚麼意見。
就算政客實在真想環保,也不要太KY。換了是我,我不會去非難這活動,而是會去建議更環保既方式進行,例如順手淋花、在浴缸淋、學金城武用抽濕機水…,而不是眾人皆醉我抽水。

題外話,這種孤兒病其實背後很複雜,既治不好,藥廠也因為病人太少而沒誘因去研究藥物,就算研究出來也是天價,到底捐款能幫到多少,我也不知道。而另外也牽涉這類病人的綜援殘疾津貼、親人照顧上的負擔。

與其指責浪費一桶水,我希望政客更能去想想上面更切身的問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