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6日 星期二

當媳婦熬成健吾

在看新聞,說有人在爭取普選。  

其實,自1842年成為英國殖民地以來,直到1982年區議會才開始有選舉。直到1991年,立法局才開始引入直選。直到現在,立法會還是有功能組別把持,特首還未能真正普選,香港有多民主,經濟成就有多高,大家可以想像。 

關心民主普選,好像很重要。對,好重要。不能質疑的。不可質疑的。



如果有人認為以上的論述有問題,那我想你對健吾的文也不會太贊同。

就算閣下能夠在貧窮下出人頭地,也不代表(其他人)貧窮是應份、沒有書桌是理所當然的。

沒有書桌,固然不代表一定讀不成書,但應該沒人會反對讓孩子有一張吧。
因為你今天已經脫貧,是不是就一定要讓其他家境不好的孩子沒書桌,感受一下你當年的狀況?

「我細個夠一樣無書檯啦」,不等於沒書檯是一種理想狀態。
「我細個咪一樣日日被老豆用棒球棍打」,不等於用球棒打仔是應份。

看原文怎說?

「社區組織幹事施麗珊指出,劏房空氣差,居住環境擠逼,光綫不足,貧窮兒童住在劏房會影響學習及成長。施提出,目前有近十萬名兒童輪候公屋,促請政府加快興建公屋的進度,建議將兒童列入優先編配公屋條件,並為輪候公屋而有兒童的家庭,提供租金津貼。」

我不太覺得建議有甚麼問題,再說,重點根本不是書桌,而是居住環境(劏房上公屋)。
除非某人因為不爽社協曾為新移民出頭,所以有理無理,先抽水再說,那就另當別論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