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5日 星期五

事實,抹不掉!


昨天晚會,我7:50pm到達門口,已經要在門外慢慢排隊入場了。可惜由於人潮問題,只來得及向支聯會捐款,對不起喔「天安門的母親」。

人實在很多,肩踵相接,而且通道既看不到大會舞台(硬地足球場)的情況、也聽不清喇叭傳來的聲音(倒是身邊的民陣工作人員大聲公比較徹耳)。

我應該早點進場的。四周空氣實在是不太流通的悶熱,我想也許真是有15萬人吧、又或者是下雨後沒有甚麼風的關係。以以往晚會6個足球場可以容納8~10萬人計算,加上通道、籃球場和草地,我想15萬人應該沒有灌水太多吧。6萬2千?抽到多了點吧?

9:12pm總算入到草地坐下,算上來,我(耳朵)應該錯過了趙紫陽和丁子霖等的流程了。
不過總算聽到學運領袖熊焱開始講話,不過只聞其聲、不知發言者是誰的我,一直以為說話的是個中年女人(抱歉)。普通話很普通的我,幸好也聽懂6~7成。不過其實就算聽不懂也不要緊,反正,我會知道他想說甚麼。

熊焱說感歎謝香港人堅持,說實在的,我(我而已)不認為這有多偉大。反之,我覺得這是經歷過六四的人以至享受了自由的香港人的義務。
要改變中共,的確不太可能。但如果連保存真相、薪火相傳的責任都做不到,那根本不需要再提民主、普選了吧。

十萬燭光,代表我們的權利,更代表我們的責任。

對了,晚會中沒有拍甚麼照片。
也不認為那是拍照的時機,照片留給記者去拍吧。


http://i79.photobucket.com/albums/j136/CaptQuattro/64b.jpg

謹貼上高登巴打設計的廣告作品,聊表心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