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7日 星期二

東京タワー オカンとボクと、時々、オトン

趕上尾班車,看了《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的電視劇(一集完版本)。

選這個的原因除了是邪道沒詳細說明(毆),也因為飾演成田真沙美(主角女友)的是廣末涼子。自從《鐵道員》之後也沒看過她了。

很少機會聽到關西腔的日劇,還好還勉強聽得懂。其實翻譯組也不算太差的了,可能是因為少親身接觸日本或不諳關西腔,所以有些翻譯都不甚精確。例如將日本紙牌遊戲花札的其中一種組合「豬鹿蝶(いのしかちょう)」翻譯成「伊野氏課長」(汗),有夠別扭的。

劇集的初段沒特別大感覺,反正都是普通到不得了的成長片段而已。
到了主角母親榮子隨主角來到東京才算是真正開始(當然,總不成一開始就播那部份XD)。

「我住在東京是不是為你添麻煩了?
但我已經沒有其他安身之所了。我沒有可回的家了。」

嗚,好羨慕這麼偉大的母親。T_T

來到主角母親病逝的情節時,眼淚就是止不住。幸好我是一個人住,沒人瞧見笑話。

我對死亡的劇情最沒抵抗力的了。《一公升的眼淚》如是,《舒特拉的名單》如是。(真人真事限定)
看著看著,不期然就想起同樣是癌症過身的老媽;在末期的時候,在病榻上喃喃囈語,甚至連我是誰也好像認不出的老媽。

雖然就算是說盡好話她也算不上是一個好母親(我知道,她偶爾也有用她所想到的方法去表達她的關心。嗯,儘管從結果來看是反效果就是了),而那時候我對著她也只有煩躁(「老媽你很煩啦~」的那種)。不過,如果時光可以重來一次,我又會不會有所改變,像男主角一般好好對她?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沒法子像溫馨劇集一般的。再者,這也是一些雙向的事喔。反正,

「如果」...現在再說已太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