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7日 星期四

張輝:義士楊佳,永垂不朽

北京人楊佳,性格內向(官方版本:性格孤僻),喜歡讀書,在上海街頭騎了個自行車遭到無故盤查,因為沒法證明自行車是自己的,就被疑似盜車賊,抓 進公安局毆打,致使睪丸受傷,成為一個受害者(官方版本:警察始終對楊佳禮敬有加)。隨後,多次去公安局討還公道,終難遂願,於是宣稱於世,這個事情不會 善罷甘休,又成為一個「刁民」。隨後,上海警方兩次派人赴京致歉,商討賠償「私了」,未果,義士楊佳終於忍無可忍,發動了一場個人對強權的戰爭,單人單 刀,奔滬襲警,殺六人,大快天下,又成為一個義士(官方版本:暴徒)。隨後,楊佳注定要被槍殺,他又會成為一個大眾心目中的烈士。

我家裏的傢俱、電器、包括身上穿的衣服,這些東西在購買的時候都沒索要發票,即便索要了,可能也沒保存好,即使保存好了,也沒隨身帶,那麼壞了,我不能證明這些東西是我自己的;那麼壞了,我可能成為犯罪嫌疑人;那麼壞了,我隨時都會被惡警攔截踢壞我的睪丸。

中國目前的司法狀況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確定了「無罪推定」的原則,但是,這只是一定程度上。非只司法制度,這個社會制度本身,最缺少的就是「無罪推 定」,它往往對公民進行有罪推定。人民民主專政嘛!不找一批「敵人」,真會成為怪事。連制度也在為自己不斷尋找「敵人」,連高層也在尋找「異己力量」,那 麼一個普通警察就會上行下效,他要不找點「壞分子」來刺激自己,那也會成為怪事。

我這樣一說,就把楊佳往現行社會制度上扯,好了,又有人快來罵我了:真他媽能牽強附會。但是,楊佳是孤立的嗎?攔截楊佳的警察是孤立的嗎?不是。 我本人就被警察敲詐過一萬元現金,好在沒有受皮肉之苦,於是沒有動殺機。石家莊一個遭受監視的異議人士對我說:楊佳真好,他殺了警察以後,警察對我客氣多 了。

一個楊佳倒下去,千萬個楊佳會不會衝上去,這個問題值得思考;楊佳的戰爭失敗了,成了戰俘,千萬個楊佳會不會失敗,那時候誰將成為戰俘,這個問題也值得思考。楊佳告訴我們:漢人的血性可能還是有的;甕安人民告訴我們:真正的黑勢力在人民的怒火面前也是脆弱的。

改良是美妙的,但仇恨成為改良的動力,就不太美妙了。中國的就是這樣,往往用烈士的鮮血和腦漿形成波濤來推動改良,好殘酷的改良啊!孫志剛死了, 換來收容遣送制度的變革;楊佳死了,惡警估計也能短期收斂;甕安人民被鎮壓了,市委書記大接訪也開始了。我由不了不罵:你們他媽的,早幹嘛去了?

以往,為了別人的生命財產而自願犧牲生命的人被稱為烈士!今天,為了自己的生命財產而被迫放棄生命的人也應該被稱為烈士。向前一步是勇士,向前三步是烈士。向所有的勇士致敬,為所有的烈士默哀。沒有他們揹負「反革命」和「暴徒」的罪名,我們難得有今天。

楊 佳用一個人的起義推動了社會改良,甕安人民用集體的起義推動了社會改良,這樣沒完沒了,不知道還要多少鮮血才能洗滌這個社會。中國文人好詡為知識分子, 好,算你是知識份子,但你的血性呢?每人寫一篇質疑社會的文章,社會何至今日之荒唐?可惜,你們大多只會恭迎今上,只會詆譭一切質疑這個制度的人。

世界上有190多個民主國家,據說真正合格的有40多個,這個看法或許有道理,因為確實有一些「民主國家」搞得不怎麼樣。中國文人喜歡嘲笑一些國家民主了個一塌糊塗,豈不知自己的祖國不會民主,也並不擅長用獨裁治理社會,可謂獨裁了個一塌糊塗。

長歎一聲: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