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4日 星期一

與豬流感鬥快



最近都在忙搞六四籌款,都沒時間更新Blog(雖然看的人不多)

隔了6年,又有另一疫病來了。港府堅持正名為「人類豬流感」,我想這是嚴重忽視了禽類的貢獻,畢竟禽類流感基因的數目不是跟人類流感一般多嗎?

大難當前,我和很多市民一樣──完全不採取任何附加的防護措施。特別是今次只不過是流感,我想它在香港的最終殺傷力不會怎麼樣,甚至汽車一天撞死的人也比它高。(溫馨提示:我沒有慫恿你們不去保護自己,記住記住記住、洗手洗手洗手)

套一句老話,「該死唔使病」,煮到黎、食囉。口罩這麼有用、沙士就不會那麼多醫生殉職了。而且,我相信人類對病菌的抵抗力是要歷煉的,就像平日都保持良好衛生環境的英國士兵,一到了外地打仗就全倒下了,只剩衛生習慣沒那麼好的。不是說可以不用做家務,只要壓根兒不用搬1:99出來就是了。

不過很遺憾,由於我的鼻敏感,這幾天為了保障同事的脆弱心靈,我都要戴上口罩。我發現這應該一項很有效的刑罰,效果比得上繯首死刑,鄭重推薦給各國政府~

現在,我的生命正在與豬流感鬥快,看誰先完結....

----徵求可以遮掩到口鼻而又不會窒息的口罩戴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