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5日 星期一

色夠沒有

打開報紙、登上網頁,無處不見《色,戒》,「百記」電影中心「色戒」竟然霸佔了七成的影院,其餘三成則是日本動畫《Vexille》。我曉得《色,戒》在威尼斯影展拿獎,巧威威,但也應該留一點選擇給不愛看蛋蛋和未滿18歲的觀眾吧?

戲,我是沒看過的,但評論就看膩了,而且都是說李安那一大輪床上戲擴闊了電影的視野啊云云,卻沒有人想過這很可能是吸引出資者的手法,,,

對我而言,露點不是甚麼天塌下來的大事(反正也不是未看過A片),我是看露是不是劇情需要,抑或只是「殺必死」。例如《暴劫梨花》講的是女主角茱迪科士打被強姦後,起訴強姦她的人、以及吶喊起哄的旁觀者,這時候的裸露便是有必要了。但導演顯然也不卻把焦點集中在那場景,所以露點也不過是幾秒而已。

而《色,戒》有床上戲我沒意見,但是不是要露點才能表達到影片思想?如果說那場戲是要表演性/愛和矛盾之類感情位,我想,蛋蛋是幫不了甚麼忙的。

只因李安是世界大導演,有比別人更大的特權來暴露、來界定藝術?只因李安李大導實在是「華人之光」,眾華人心目中的大師級人物,媒體和觀眾「都只能有一種觀點」,那就是「色的有必要,李安的苦及對劇情細膩的鋪陳,眾演員的用心,我們都知道也都驚嘆不已!」?

事實上此片的「色」完全剪掉,也不影響劇情。如果色要那麼拍,必要那樣盡,導演為藝術那麼堅持,那「色」片為何同意在大陸剪去全部色情暴力鏡頭?這不證明此片無色也一樣可把故事說明白嗎?

非必要的色情,就不要說自己是藝術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