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8日 星期二

アナザー ダブルゼータ(7)

亞加瑪停泊在香格里拉的港口已經過了五日。
在這段期間,傷兵陸續被送到醫院,而加美尤也從亞加瑪上消失了。
布拉度‧諾亞在艦橋上,和一眾船員商討今後的策略時,緊鎖眉頭的愛瑪中尉進來了。
「愛瑪中尉嗎?甚麼事?」
「布拉度艦長、聽說亞古捷斯的艦艇會進港…」
「啊啊,是那件事嗎。問過殖民衛星公社那班人了,應該是真的了。
雖然現在不是報告花的事的時候…看來會變得有點麻煩呢。」
愛瑪看到一直勞心勞力的布拉度顯得很憔悴。
「花?…嗯,你是說那件事嗎。不過,既然他們還未有具體行動,不就是說他們還未發現我們嗎?」
布拉度垂下頭,用自嘲的口吻回答愛瑪:
「也不可以這麼說。現在如果爆發大規模的騷動的話,那班傢伙就很難得到Side 1的支持了。
對以宇宙為地盤的自護來說,這些支持是不可或缺的。而且…」
「而且?」
「我想…是即使不在這裡擊潰我們,在甚麼時候也可以的自信吧。」
布拉度說後,神情越發焦慮。
「還是說,是打算捕捉我們…?」
布拉度點了點頭。
「這也是有可能的。正因為如此,我們更要慎重行事。」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盡早離開這個殖民衛星不是比較賢明嗎,艦長?」
「也對…愛瑪中尉,短時間內可能會變成MS戰也說不定。現在可以用的MS就只剩下Z了,麻煩你可否隨時處於出擊狀態?」
「明白了…那麼花一事…」
看著愛瑪躊躇的樣子,布拉度開口道:
「我知道的了。加上駕駛員適任情況,就讓花在這殖民衛星下船吧。況且加美尤也是…」
一瞬間,布拉度像是望向遠處,但很快,眼睛裡的光澤便消失了。


「哥哥!你又跟那種人一起了!」
正跨上二輪車的捷度・亞斯達聽到叫喚,回頭看到妹妹的樣子後不禁暗叫糟糕。
捷度他們的雙親和這兒大部分的人一樣,都去了別的殖民衛星謀生而長年不在家。
代替雙親照顧比自己小四歲的妹妹的信念支撐著他,同時也是他的弱點。
「莉娜,你快點乖乖上學去!我一定可以讓你唸上學校的!」
聽見捷度那樣自誇,莉娜・亞斯達狠狠地瞪著他說:
「『基加』(ギガー)不全都是壞人嗎?這裡的每個人都聽說過哥哥的事了!那傢伙明明是甚麼也做不到的沒用鬼…」
「要說的就任由他們說個夠好了。我總有一天可以做大事的!」
聽到兄長的口頭禪,莉娜搖了搖頭,似乎在說,算了,不跟你說了。
「做大事做大事…書也不唸又怎麼做得到大事啊,哥哥!」
捷度轉了身,像是沒聽見她說話似的舉高雙手。
「…莉娜。哎,都已經這麼晚了嗎。我也要走了,你記著要上學校啊!」
看著隨著巨響絕塵而去的哥哥的背影,
「哥哥正笨蛋~!」
莉娜・亞斯達喊叫的回音響徹四周。

「亞加瑪入港的傳聞,好像是真的耶!」
『基加』的艾露・比安諾跟捷度聊起來。
「亞加瑪?…是亞加瑪!?」
「你也知道嗎?」
「啊,沒記錯是那艘白色基地的布拉度艦長所坐的船呢。」
「布拉度艦長?不過我聽說他不是新類型人…」
「這些事我也曉得啦。地下刊物有說的,說他嬴了泰坦斯甚麼的。」
一頭栗子色頭髮的少年插嘴道。
艾露對那少年瞪眼:
「比查,我現在正和捷度說話啊。」
那個叫 比查的少年一臉毫不介意地說:
「噢,很可怕很可怕、怖怖。那怎麼辦?」
「甚麼怎麼辦啦?」
「嗚~!你怎麼會這樣遲鈍的啊!難道說你打算任由寶物逃掉不成!?」
「寶物?」
「對啊!我聽船塢的人說,亞加瑪好像沒剩下多少戰力了。」
「那又怎麼了?」捷度也開始惱怒了。
「這你也不明白嗎。提到亞加瑪就是Z高達了。如果偷到Z的話就可以賺上一大筆過好日子了。」
說完之後,比查笑得齜牙咧嘴 。
「要偷Z?亞加瑪不是有紅彗星在嗎?不成的啊,會沒命的啊。」
「紅彗星?那只是傳聞而已罷?」
「你沒看地下刊物的嗎,在達卡演說那句…『我是以前是被喚作馬沙的人!』」
看著得意洋洋地模仿馬沙的比查,艾露和捷度都搖了搖頭地嘆氣。
 

基加:捷度等人的飛車黨名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