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幽靈國度

William Gibson的新書《Spook Country》出版了,從圖書館借來一看。

為甚麼看這套作品?因為William、Gibson都有份寫嘛(誤)

背景放在了“9·11”事件之後的世界,全書分成不同的章節,每章集中寫一位主角。

坦白說,他的書很難懂,一半原因是自己少看英文書籍(笑),另一半則是題材不太適合。
他的《Matrix》電影我只看得懂第一集,其他兩集想說甚麼我還沒摸索得到;如果要說的話,我會覺得那是一套爛尾的作品。

在訪問中,Gibson解釋他不再寫未來科幻,而改以現代為背景的理由非常有趣:因為,現代已經趕上了未來——或者說,趕上了Gibson以前構想的「未來」。他形容,在他寫Cyberpunk的80和90年代,世界相對比較穩定,事物的轉變速度還沒有現在那麼快。「但當一切事物都轉變得太快時,沒有一片地方給你站穩,以想像一個具體的未來。」

比起預言,我覺得活在當下、為當下事物寫作更為有用。二十年後大家會使用甚麼科技我不太有興趣,我更想知道的,是可見的現在。

這叫功利主義吧?

延伸閱讀:
**Discovery: 電影《駭客任務/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源自其1984的小說《Neuromancer》
**專訪全文:read the full transcript of the interview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