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5日 星期二

呢度慘過天水圍?

鍾先生到東涌綜合服務中心拿取即食麵、米、罐頭食品填飽一家三口肚皮。
天水圍慘,人所共知,但社署上週公布的資料顯示,雲集全港失業、單親和貧窮個案比例之最的逸東邨,比天水圍更悲。
記者進入逸東邨,看看在嚴重通脹打擊下,他們怎樣跟生活搏鬥。

逸東邨居民鍾先生一時大意丟掉銀包,豈料就拮据到馬上去鄰舍輔導會「乞食」,「姑娘,我唔小心昨晚跌了錢,幾千蚊綜援無晒,大廈管理處職員話有特別需要,呢度有食物免費派。」鍾先生拿了兩大袋米、罐頭和即食麵,全家人這星期終於有野食。

這裡不是饑荒國家,而是昂坪360腳下的東涌。三十六歲的鍾先生,太太是內地人,曾做過跟車送貨,月入六千元,六年前兩歲女兒來港定居,他為了照顧年幼女兒及患有柏金遜行動不便的老父,放棄工作,一家三口靠七千多元綜援金維生。四年前,他申請住公屋,不足一年獲派逸東邨 ,鍾先生以為從此生活改善,卻發現誤入孤島。
「原本租開九百蚊村屋,瓦頂滴水兼且間村屋無廁,個女落黎一齊住咪申請公屋,諗住有瓦遮頭租金千三蚊貴少少都值,點知搬入買野交通樣樣貴,搭程車去九龍,要巴士駁巴士一個人來回都四五十蚊,幾千蚊綜援金好快用晒。」地處偏遠的逸東邨沒有巴士直達港九新界市中心,需搭巴士到東涌再接駁巴士或港鐵,逸東居民每次出市區來回車費,動輒五六十元,車費開支每月千五至二千元。

鍾家雪櫃只有一小碟豬肉及罐頭魚,沒有蔬果雜糧。

為了省車費,鍾先生每天與九歲女兒步行二十分鐘往返東涌區小學,慳六元巴士費。「成日同個女,老豆困住係屋,朋友嫌遠少入黎,而家搞到無晒朋友,每日淨係對住老豆同個女。以前住
元朗無咁悶,放工同朋友飲酒吹水,而家生活圈子得老豆同個女,朝早送完個女返學,屋企睇電視,無聊落街睇阿伯捉棋打發時間,日子就咁渾渾咁過左。」
鍾先生兩父女最大娛樂是週末到機場看飛機,來回車費兩父女只需十蚊;女兒渴望的迪士尼,雖然與東涌只一港鐵站之隔,但由屋企搭巴士出東涌站駁港鐵,兩人來回要四十元!「住係度三年半,都有去過一次迪士尼,無入去,係門口影張到此一遊相,算係俾個女見識。」稚女無知,幾番埋怨,窮爸爸鍾先生只能安撫「無錢無法啦,遲D搵到錢先再去過。」因為,鍾先生省下的四十元車費,原來夠鍾家三口兩餐。
「晚餐一碟魚腩十蚊,兩斤菜十蚊,午飯以前會到街市買六蚊一盅盅頭飯食,而家加到九蚊,咁貴唔買,改食即食麵。」鍾先生娓娓道出一家三口如何「縮食配給」抗通脹,去年早餐五蚊三個特價隔夜麵包,今年鍾先生與老父改食兩個一元二角即食麵,發育期的女兒則可繼續享用麵包。午餐女兒於學校食飯盒,兩父子繼續吃即食麵,加點菜及罐頭,耗費十元,晚餐兩菜一湯,限價三十元內。「月尾水頭緊,去超市同師奶鬥快搶十蚊八蚊盒隔夜醃菜,唔係日日有得賣咁好彩。」大男人要同師奶搶平價菜,鍾先生坦言曾感覺難堪,「無辦法,我做番自己,唔理人地點睇咪得。」

財爺剛向綜援戶每月多派一百八十元,鍾先生細算平均每人每日額外多了不足兩元,難敵通脹,「呢度街市賣野貴過出面市中心成倍,元朗西蘭花一斤六蚊,逸東賣十二蚊斤,買新鮮菜肉俾個女食,自己同老豆求其,慳得就慳。」鍾先生今個月不幸跌了三千多元綜援金,失了預算,他捧
從社區中心拿回家的麵食,小心保存。
食要左度右度,但醫療怎麼慳?東涌近十萬人口要求建的北大嶼山醫院至今仍未拍板,他們只能到市區的大醫院看病。「老豆○六年有甲狀腺癌,做完手術每個月要去跟進手術的北區醫院同威爾斯醫院定期檢查,逸東邨交通好唔方便,無論去威爾斯抑或去北區醫院,每次來回轉六程車,搭車都用足四五個鐘,車費每次七十蚊,睇一次醫生差唔多舞足一日時間。」鍾先生說醫院覆診時間早上九點,他們要預早天未光七時出門,回來已是傍晚四五點,行動不便的老父沒有輪椅,每次出門,兩父子如長征般吃力。
直至去年尾,鍾父再次入院留醫,鍾先生向醫院社工要求,今年初獲得復康車送院服務,算是解決鍾父覆診的交通問題。至於患有心漏病的九歲女兒,需半年一次覆診,鍾先生無奈說,若遇危急情況送院,就聽天由命,「有次個女夜晚十一點屙嘔,call白車到最近既瑪嘉烈醫院都要四十五分鐘車程,街坊成日講,住係度千祈唔好有心臟病,唔係就死得。」

○一年入伙的逸東邨,由於地區偏遠,公屋輪候者只需一至兩年就獲編排上樓,故區內的居民多是急於上樓的新移民、失業或低收入小家庭。據○六年人口普查,區內成年男女平均年齡三十歲,十五歲以下學生人口佔二成七,約一萬三百五十人,年輕人多;但邨內沒有公園、運動場、社區會堂等康樂設施。
逸東邨雖然鄰近機場,但機場工難搵,因區內單親家庭多,加上全邨課餘託管名額只有一百一十八名,輪候一至兩年,許多單親父母不敢撇下子女搵工。「屋邨D師奶好想搵野做幫補家計,但係無人睇住細路,搵唔到親戚朋友願意山長水遠入黎幫手睇;相反天水圍被元朗、屯門市包住,要搵住係附近既家人朋友幫手託管都無咁難。」區議員鄧家彪指曾有天水圍居民搬入逸東邨後,因缺乏親朋聯繫,多次要求調回天水圍。
鄧家彪還指機場低技術的前線工種要輪班,無論單親或夫婦家庭,機場返夜班等於晚間無法照顧子女,「機場工好似較近,係咪做到?逸東居民無技能,照顧家庭時間也配合唔到,有等於無。」另外,區內雖有家務助理培訓課程,鄧指不切合實際市場需要,「家務助理日數多時間短,逸東師奶唔會出市區搵,賺得黎唔夠俾交通費,而東涌私人屋苑住客多單身專業人士或有外傭的中產夫婦,家務助理需求唔大。」天水圍因「愁」名遠播,多個機構已到區內辦大型招聘會,相反,東涌未夠「出名」,招聘會規模不及天水圍,仍未幫到逸東居民。
難怪,近在咫尺的纜車,逸東居民可望而不可搭。



你呢個例子真有代表性。
搵個咁岩「跌左錢」既綜援家庭,代表整個逸東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