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旁若無人的蘇聯兵

戰爭輸了後,每天都聽到此後要怎麼辦的流言,而自己卻毫無頭緒的過活,而戰後的混亂終於來到了。

蘇製波波莎衝鋒鎗 (PPSH41 短機關槍) 彈鼓 71發
8月20日
負責把風的我,大喊「媽媽蘇聯的軍隊來了!」地趕回家。從結果來說,就是把蘇聯兵帶到家裡,大家都慌忙地把孩子抱到膝上、臉上塗上鍋灰面霜。

三個蘇聯兵穿著鞋子走入榻榻米房間,看到我們就一邊大聲呼喝,一邊隨手翻開壁櫥,把裡面的棉被拖出來丟在一旁。

其中一人在母親面前,把坐在膝上的孩子拉開,笑咪咪地握住拳頭,把拇指伸在中指和無名指之間,手舞足動地迫近。

蘇聯兵的口氣臭得像動物一樣,還有像熊一樣毛茸茸的手。蘇聯兵緩緩地從懷中拿出了一枚手榴彈,伸到母親鼻前,好幾次假裝要拔掉保險針,呼呼的向母親噴出臭臭的口氣,我猜母親一定是抱著清彦和清介顫抖吧。

然後就是另一個蘇聯兵,走到坐在旁邊的吉野太太前面,指著他毛茸茸的手腕大喊「Watch, Watch」,吉野太太拿出手錶後,就一邊笑著一邊呼喝著甚麼離去了。這就是最初的蘇聯兵了。

演戲成功了。
蘇聯兵離開了。
可是,我見到蘇聯兵後回家通知家裡蘇聯兵來了,結果就變成把蘇聯兵帶回家的樣子。於是我就被狠狠責罵,說以後就算見到蘇聯兵,也不要回家裡。



前頁                     後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