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序章 黑河、黑龍江上游的蘇聯的狀況

 1945年7月1日,小澤小善治(小沢小善治)(滿州國政府委任官)往漠河(按:漠河縣是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下轄的一個縣,是中國最北邊的縣。)偵察。

 在漠河警察那裡,小澤小善治(滿州國政府委任官、満人服)通過無線電官員宮岸清太郎,向黒河警務廳長發送了一份暗號電報的長文(滿州國警務廳的亂數表加了一番工夫)(推測關東軍的亂數表已被破解)。

 其内容為報告從黑龍江黑河港而來的船(外輪船)在漠河迄今一星期的行程以至對岸蘇聯的狀況。 黑龍江對岸的蘇聯,到處都可以用望遠鏡隱約看到堡壘的建築物、還有蘇聯在工作的樣子。
 尤其是在漠河前一點的阿穆爾州,當看到多半是蘇聯遠東第二軍機械部隊的坦克軍團和喀秋莎多管炮部隊(火箭砲)在眼前時,後背都冒出冷汗了。
 另一樣難以忘記的光景,就是在黑龍江的阿穆爾州下游蘇聯那側的斷崖處處升起了鮮紅的火炎,令人對其煤炭的豐富而瞠目。

 小澤其後花了大約10天,從漠河用馬、馬車和徒步,途徑鄂羅春族的棲息地,回到黑河跟黑河省長村井和警務廳長正岡口頭報告了。
 在那時,他就調職到新京(滿洲國首都,即今吉林省省會長春市。)的特務機構總部。「小澤的太太(清子)和小學一年生的女兒(靜子)會由黑河特務機構負責送到新京。」這樣的,在7月12日坐上火車離開黑河。
電報機的按鈕。父親以在金澤郵政局時代所學的摩斯密碼的技術操作。


 宮岸(父親)身為黑河警務廳無線電室勤務(警佐)主任(主要工作是無線電的防諜、調査、解讀暗號)當然知道 小澤的調職,但對其他人就保密了。

 即便如此,還是每天把「蘇聯可能會攻過來」當作口頭禪般掛在嘴邊。


 在某天深夜

 大概是在八月初,隨著轟隆的聲音,日本軍二十多輛坦克和十幾輛野砲無限列車,在兩小時內通過了我們所住的南崗屯的住宅區的道路南下了。

畫:小澤 小善治
畫家、小澤小善治在1956年被蘇聯軍釋放回國後,以畫家維生,在2006年1月以90歳之齡壽終。

 小澤指,這是首次滿州日本軍在僑民被遺棄下撤退。
 興安鎮距離黑龍江最上游的漠河約34公里,位於北緯53.2度、東經120.4度。   
 滿州那邊是原野,而蘇聯那邊是170米的懸崖絕壁,煤炭到處都燒得通紅。

前頁                     後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