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8日 星期四

[轉]老師跟我說故事

昨天,我跑過去幫我的中學老師設定電腦。老師煮的飯真的好吃,但只限飯而已,餸菜則不知道,沒嘗過。我們相約於港鐵站,就在站旁的快餐店用膳。

見面閒談,打開話匣子最好的還是說些對方有興趣的題目。我有印象老師曾經在去年跟朋友談及劇團好戲量,我想最近的話題是個不錯的點子啊,於是就拿了出來談。老師突然嚴肅起來,一本正經地跟我訴說這個故事:

很多年之前,老師已經有留意一個劇團的表演。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一套諷刺香港教育政策的劇目確是與老師學生們產生不少共鳴。老師當時看的是「回歸版」,對此劇多番讚賞。此後一直沒機會再看演出,卻在心中記著香港有這麼的一個劇團。

老師本身有教藝術,也有參加藝術活動,學生的水準,老師是知道的。有時候為了學生的發展,把學生推薦到校外社團學習也是有的。有個學生讀書不錯,升中六還蠻輕鬆的,學習和活動都分配得不錯,也對演戲有天份。老師就推介學生到劇團,但似乎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學生退學了,全職在劇團幫忙。劇團標榜演員沒有收入,也是就不知道學生後來是怎麼過活的。老師說,學生變得沒禮貌,對親人是這樣,對老師也是這樣。老師不知道學校究竟有多少學生進了劇團,因為學生退學後有回來過,好像又抓了一把學生一起。

老師說,有學生講述劇團的訓練情況,尤如叫人裸奔:連續兩小時以粗話交談,為了「衝破不能講粗話的限制,表演出出劇情想表達的話」。「人之初就是赤身露體,為何我們要身衣服去限制自己?為何我們要被種種束縛限制自己的表達?」

「為甚麼要說粗話?」老師問。

學生答:「這是劇情需要。」

老師再問:「說粗話是要表達甚麼意思?」學生不語。

到底,學生是在表達自己的思想,還是表達別人的思想?

「他們都被洗腦了!我很後悔介紹學生進去。」老師如是說。「更後悔的是,我介紹的都是最優秀的,結果連學生都沒有了…」

原文出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