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5日 星期二

為甚麼窮人要含淚苦忍?

官指事主反應異常 皇仁尖子脫非禮罪 2008年2月5日 明報

皇仁書院尖子疑於機場巴士上非禮空姐,現於北京大學就讀的被告昨由資深大律師清洪代表,乘春假之便回港受審,被裁定罪名不成立。裁判官杜浩成表示,根據其人生經驗及常識,認為事主在疑被非禮後的反應及行為不尋常,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前提下,裁定他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現年19歲的許子岳,原被控於本年1月2日在A10號線機場巴士上猥褻侵犯一名空姐。早前,辯方指被告一時違反本性而犯案,且為年輕數理天才,要求法庭「以其他方式處理」案件但不果。

無立即喊非禮 緊張有否偷拍

外貌討好的女事主,昨供稱當日下班後乘搭A10號機場巴士,其間在車上入睡,突然感到大腿上有不尋常的熱力,遂緩緩張眼察看,赫然目睹被告的手攤放按在她的大腿上,更曾向內側移動。
    請大家認住佢個樣

女事主續稱,當時慌張地望向被告,清醒的被告雖把手移開,數分鐘後仍若無其事地坐在原位。事主形容那刻既驚且怒,便說:「你仲夠膽坐我身邊?」被告尷尬離座後,事主詢問後排女生有否目擊被告非禮或偷拍自己。
事主諮詢男友後決定報警,求助後更向被告表明事件待警方介入,她稱當時被告曾求情道:「對唔住!我只係一時忍唔住。」而事主只淡然回應一句:「?呢無得忍唔住喎!」

不過,被告自辯時以柔弱的聲線道出另一版本。他指當時同樣在車上打瞌睡,醒後卻驚覺左手已按住事主大腿,旋即把手縮回致歉,更強調可能是巴士行駛時震盪,使他不自覺地伸手保持平衡而引起事端。

辯方律師及後又向法庭指出,被告曾就錄取及修改口供事宜詢問警員,卻被指「砌詞狡辯」。辯方更稱警方沒有作出警誡之餘,又在他面前公然玩遊戲機「PSP 」,更曾出言恐嚇,指有人已證明被告犯罪,被告若不招認隨時收監,屆時難免被「通櫃」。杜官聽畢雙方陳詞後,亦決定不接納被告的警誡供詞作為證據。

裁判官﹕被告信譽昭彰

杜浩成宣判時指出,案件的裁決以證人的可信性為基準,他認為無犯罪紀錄的被告為數理尖子,一直行為良好,信譽昭彰。
相反事主在懷疑受辱後表現怪異,既無立刻宣稱被非禮,卻於趕被告離座後才慢慢報警,更在衣著密實下,率先關注自己有否被偷拍。杜官認為控方未能完全證實事件並非意外,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首先,大家要清楚,每每要令窮人含淚苦忍的個案,都不會是在終審法院中發生的。

因為...
越有錢的被告,越有能/財力上訴。

而一旦得直,法官的檔案就會被塗上污點,直接影響其晉升的機會。由於終審法官不會再晉升,而且也較著重社會對法治的信心,所以甚少出現會考生優惠。

不過,以往都只是發生在勝負五十五十的案子裡,斷不會如此惹笑....

如果是空姐說真話:
以力學來說,大尉就是要如何平衡,最多也不過是把手放在人家的大腿上方借力,怎樣才放得到內側去?

如果是尖子說真話:
空姐花大半天去警局落口供,為的就是誣蔑一個素未謀面的年青人;而香港警察玩PSP除了怠倦職守之外,更大罪就是笨:公然給你一條罪名去「鋤」,更不要說偽造文書、妨礙司法公正(如果司法還有公正的話...)

所以,既然法官以「被告學業成就高,較為可信」為由當庭釋放之,還請法官立即拘捕那位警察,還市民一個信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