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4日 星期日

第3章 「鋼彈」所連繫的人

阿姆羅·雷~古谷 徹


提到《機動戰士鋼彈》這作品,就一定不可以缺少他。
那就是飾演夏亞永遠的敵手、《機動戰士鋼彈》的英雄──阿姆羅·雷的古谷徹了。
作為聲優,小徹在昭和43年(1968年)時已經在《巨人之星》等作品中演出,雖然年紀比我少,但卻是我的前輩。不過如果只論演戲的話則是我早一點。
當時除了在錄音室演出外,就沒怎跟他交談過。我最初遇到小徹時,他是不喝酒的,我想這也是其中一個理由吧。
不過,我和小徹之間的緊張感,卻正面的影響了作品。在夏亞與阿姆羅最初相遇的一幕中,有描寫到緊張不安的阿姆羅,與夏亞游刃有餘的態度形成強烈對比的場面,我想那也是那種緊張緊張感所帶來的良好作用。實際上小徹與我的關係,就好像阿姆羅與夏亞一樣。

阿姆羅:你……你的名字是?
夏亞:夏亞·亞茲納布。如你所見是個軍人。
阿姆羅:(OFF)夏亞……。
夏亞:拉拉,請你開動汽車吧。靜一點地。
拉拉:是的,大佐。
阿姆羅:(OFF)他就是夏亞嗎。是夏亞……亞茲納布呢。
夏亞:慢慢來,明白嗎?拉拉。怎麼了,讓開點,阿姆羅。
阿姆羅:(OFF)明明是第一次見到的人,為什麼我會知道他就是夏亞?還有那女孩,叫做拉拉嗎?
夏亞:你多大了?
阿姆羅:十、十六歲。
夏亞:是嗎,很年輕呢。我也明白在敵方士兵面前是會緊張了點,不過希望你至少也說聲多謝呢、阿姆羅。
阿姆羅:不、不、那個……多、多謝你的幫助。那、我先走了。
夏亞:怎麼了,這個少年?

《機動戰士鋼彈》第34話【宿命的相遇



小徹的認真,可能也是他被選作阿姆羅一角的要素也不定。
在替劇場版《機動戰士Z鋼彈》配音時,雖然跟最初演出這作品已相距了29年,但我跟小徹一起站在麥克風前面的時候,當時的空氣就會不可思議地甦醒過來。就是事前沒有任何商討,馬上就回到當時亞姆羅與夏亞的關係去。小徹依然健在呢,我對他依舊沒變感到很高興。
雖然大家都沒說,不過他一定也這麼感覺到吧、而我也相信可以把這事,傳達給來劇院觀賞作品的客人吧。

在製作《機動戰士鋼彈》劇場版系列第一作(哀戰士)的時候,是松竹電影第一次配給動畫電影,他們也很不安吧,於是將電視版中由另一位聲優飾演的阿姆羅母 親,改由為松竹的招牌女星倍賞千惠子擔任。我們也理解松竹的不安,而能夠跟倍賞這樣的大明星共演也感到很光榮。可是當我第一次看到片尾名單的時候,我就深 感憤慨和悲哀了。
相比於倍賞佔了一個大大的位置,主角小徹和其他聲優們的名字則平排擠在另外一邊。
我馬上向日昇的製片抗議。
《機動戰士鋼彈》這作品主角的小徹,也就是象徵著作品的『座長』。擔心松竹那方面而著重倍賞是沒錯,但一直以來製作了《鋼彈》的我們,可不用顧慮松竹;而 且同樣都是演員,根本沒有理由被貶低,。雖然被概括稱為「聲優」,但演繹動畫聲音的我們也同樣是「演員」來的。就擔上主角、對作品挑上榮耀和責任這一點, 不管是電視演員,舞台演員,還是電影演員都沒變。
到劇院來看《機動戰士鋼彈》的客人,是要看由小徹所演的亞姆羅、以及我所演出的夏亞。
對於我們的訴求,日昇和松竹爽快地接納了,讓小徹的名字佔上同樣大的位置。

「池田,我在出演阿姆羅後,身為一個聲優,終於從星飛雄馬解放了啊。」

小徹曾經這般跟我說過。
他也是自從在《巨人之星》初出道以來,一直都被熱血少年星飛雄馬的影子依附著。作為聲優,經常都被要求演出星飛雄馬式的演出,連我也輕易想像到,凡事認真 的他如何全力回應人家的要求。在他演出與星飛雄馬個性完全相反的「阿姆羅·雷」之後,才能顛覆一直以來強加在他身上的形象。

縱然是初相遇時滴酒不沾的小徹,近10年裡好像也會喝酒了。比起勞役了肝臟40年的我,他的酒量比我還要強。
真的沒想到,會在這方面輸給阿姆羅……。


米萊·八洲~白石冬美



說到《機動戰士鋼彈》這作品,還有一個人不可缺少。

飾演米萊·八洲的Chako、亦即白石冬美,在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已經在廣播劇方面十分活躍,所以能夠繼《無敵鋼人泰坦3》之後再跟她合作,我感到很光榮。
在《機動戰士鋼彈》的現場,富野導演每次都會到錄音室發出詳細的指示,但不知何故,我從沒看過白石跟富野導演衝突的場面。間中富野導演會向她發出一些有關 演出的指示或要求,不過白石都會一面可愛地喊著「是~」的回應,一面卻以自己感覺為重地演出。那時富野導演就會一副複雜的面孔,不過大抵來說,好像都會信 任白石的靈感而OK的。

保羅:趕快裝載鋼彈的相關部件。
布萊特:是,艦長。幸好的是現在有1名駕駛員操縱鋼彈,正在搬運鋼加農和鋼坦克的零件。
保羅:駕駛員是誰?
布萊特:未有確認。
保羅:……完、完成那作業之後,就讓白色基地離開第7區。
布萊特:是。可是,白色基地的駕駛員已經……
保羅:離港就交由電腦吧。
布萊特:可、可是……
米萊:那個,我有巡洋艦級的太空滑翔機執照,雖然可能派不上用場,但如果我可以的話……。
保羅:……妳是?
米萊:我叫米萊·八洲。
保羅:……是嗎,那個八洲家的……。

《機動戰士鋼彈》第2話【鋼彈破壞命令

雖然白石在《鋼彈》一行人中算是年長組,但與其說是領袖,不如說是「像可愛的妹妹一般的姐姐」。我曾目擊過飾演亞爾黛茜亞的井上瑤和演克勞莉·哈蒙的中谷 由美幾人一起去吃飯,大夥兒明明是找白石做人生諮詢,結果在不知不覺間反過來的光景,是位開朗淘氣、經常讓錄音窒保持良好氣氛的大前輩。

良:真是的,個個都這麼自作主張。
布萊特:良,拜託了。
良:交給我吧。就算用打的也會帶他們回來。
米萊:良,我也去,帶上我吧。
良:很快就會回來的了。
布萊特:呀,隼人在這種事上倒是很爽快。
米萊:我們是那麼偏袒亞姆羅的嗎?
布萊特:大家只是一時還未明白。
米萊:還未明白?
布萊特:亞姆羅不在的時候,身為指揮者的我十分不安的事。
米萊:不安。
布萊特:你也是個幸運的女性。不過,亞姆羅。那傢伙不在的時候我所感受到的不安是絕大的。到底是為什麼呢?
《機動戰士鋼彈》第20話【死鬥!白色基地

白石也有這麼的一段插曲。
在《機動戰士鋼彈》收錄還沒多久的時候,她在「我是米萊·八洲。」這句對白時弄錯了,變了做:

「我是木乃伊。」(註:日語中木乃伊一詞取自葡萄牙語Mirra,與米萊Mirai 相似)

這麼認真地說著。大家都呆了一下,但她本人卻若無其事的繼續唸。由於實在太堂而皇之,大家都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而已吧?」。當她被指摘真的唸錯了,我到現在還記得她「哎喲、真的嗎?」那張事不關己的臉。
雖然白石不喝酒,但如果座談會中有有永井那些前輩的人出席的話,也會參與飯局。雖然那時候我就會變成聽眾,不過白石的話令人感到有趣舒服。她沒有擺起前輩的樣子,而是自然地降格到我們的世代去。
白石真的個很可愛的大姐姐。


布萊特·諾亞~鈴置洋孝



飾演白色基地的艦長──布萊特·諾亞的鈴置洋孝,在我的動畫處女作的《無敵鋼人泰坦3》中擔當主角,是我踏足動畫時的同伴。
現在也不會忘記,當我走入《泰坦3》的錄音室時,他就說:

「呀,次郎!」

鈴置跟我同年,在大都市名古屋出身,好像也有看我演出的劇集。
老實說,我不太喜歡跟和我同一世代的人一起喝酒,但鈴置則是例外,雖然身處聯邦軍,也可以跟我們吉翁軍一起喝酒。雖然對我們來說,吉翁和聯邦也無關重要。

母:你不願意嗎?
亞姆羅:不是說不願意,但那裡有我的同伴。
布萊特:妳是亞姆羅的母親嗎?
母:亞姆羅一直同你們照顧了。
布萊特:不,我們也是全靠亞姆羅才拾回一命。
母:怎、怎會……
布萊特:不,是事實。今天他也非常出色。
母:是這樣嗎……
布萊特:亞姆羅,你打算怎麼樣?我們要出發了?
亞姆羅:是、是的。你、你也要多加保重,媽媽。
布萊特:失陪了,要借用你的孩子了。
母:……亞姆羅……

《機動戰士鋼彈》第13話【再會,母親啊

我不怎喜歡跟同一世代的人喝酒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同世代的人在酒席上,很容易就會互相抱怨哭訴,而我就很討厭這種氣氛。但是,鈴置卻一概不會出席那些抱怨哭訴的酒會。這也是我跟他近30年來都一起喝酒的原因。

「你(鈴置)不要先走一步啊,我(池田)可是比你大兩個月的,要好好守次序啊。」

在劇場版《機動戰士Z鋼彈》收錄完結後的一個酒席上,我跟他這麼說。曾是我們長久以來的同伴井上瑤在平成15年(2003年)逝世時的辛酸,我們也一同承受過。

然而,那時候許下的承諾,最後也守不住。


卡爾馬·薩比~森功至


我在演童角的年代,已經試過跟飾演卡爾馬·薩比的森功至一同演出。沒記錯當時我是初中一年生,而森則是高中二年生。在以「次郎長三國志」和「佐佐木小次郎」等聞名的直木賞作家村上元三初次為電視劇寫了原創劇本時我們就一起了。
由那時開始過了幾年,森已經在《馬赫Go Go Go》、《科學小飛俠》等擔當英雄角色,成為動畫界的明星了。

卡爾馬:喲,夏亞。真不像你啊,連聯邦軍的一艘船都搞不好。
夏亞:別說了卡爾馬。不,我應該稱呼你做地球方面軍司令官卡爾馬·薩比大佐嗎?
卡爾馬:像士官學校時代一樣叫我就好了。
夏亞:那就是木馬了。
卡爾馬:嗯。連被稱為紅彗星的你都奈何不了的船。
夏亞:你是想說不需特地要你出來嗎?
卡爾馬:不,作為友人來迎接你也是應該的,夏亞。
夏亞:別忘了它是有突破大氣層的能力。
卡爾馬:嗯。現在正在計算從這點可以推測得到的戰鬥力。你由掃蕩游擊隊起一直都在戰鬥吧?休息一下吧。
夏亞: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不過,我保證你拿到吉翁十字勳章。
卡爾馬:謝謝,那我就可以獨當一面了。是想讓我在姊姊面前提升男子氣概嗎?
夏亞:嘿嘿、哈哈哈哈
卡爾馬:別笑啊,士兵在看著的。
《機動戰士鋼彈》第6話【卡爾馬出擊

雖然多次在西片配音現場遇上他,但真正的共同演出就是自童角時代以來第一次了。

「為什麼小秀會當夏亞的啊(笑)」
「為什麼森會當卡爾馬的啊(笑)」

記得當時有這麼樣的對話。

卡爾馬:嗚……發、發生甚麼事?
吉翁兵:受到從後方而來的攻擊!
卡爾馬:甚麼?是後方?
吉翁兵:是、是木馬!木馬正從後方!
卡爾馬:……上昇,快上昇!
吉翁兵:不可以!
卡爾馬:180度調頭吧。用、用卡烏撞向木馬。
夏亞:哼哼哼,卡爾馬。如果你聽得到的話,就詛咒自己生來的不幸吧。
卡爾馬:甚麼,不幸?
夏亞:沒錯,是不幸。
卡爾馬:夏、夏亞,你……!
夏亞:雖然你是個很好的友人,但你的父親可不行啊。哼哼、哈哈哈哈。
卡爾馬:……夏亞,被你計算了。夏亞……我是薩比家的男人,是不會白死的。
馬卡:一艘敵機,正向本艦飛過來。
布萊特:甚麼?難、難道是特攻?米萊,上昇,快上昇,緊急上昇!
卡爾馬:啊呀!
布萊特:全體人員伏下!
卡爾馬:榮歸吉翁公國─!
《機動戰士鋼彈》第10話【卡爾馬飛散】

森應該也沒想到,居然會被由童角年代已經認識的幼輩的我,說是「因為還是少爺啊」 吧?
是個令不習慣動畫的我安心、可以信賴的「少爺」。


拉拉·遜~潘惠子


我跟演拉拉的潘惠子,在《機動戰士鋼彈》以前的《大西洋底來的人》的海外劇集中已經合作過,能在《鋼彈》中再會,我真的很高興。
瀋是位很不可思議的聲優,她跟我演出時的拍子有著微妙的差距,那成了夏亞與拉拉之間不可思議的空氣感,因而能甚麼都不用說就演到戲。雖然不是大家互相計算好,但這種偶然的偏離,就像在作品中加入好的調味料一般。

潘和拉拉也有令人意外的共通點。事實上潘的靈感很強,同時也是有名的西洋占星術師,有不少著作和連載。(按:潘的筆名為潘杏蘭)


拉拉:是甚麼來的、來了。
夏亞:來了?你指甚麼?
拉拉:是甚麼來的……是甚麼來的,這是?有甚麼來了。
夏亞:弗拉納根,甚麼事?
弗拉納根:並不是測試目標。到現時為止也未看過腦波有這樣的共振。
拉拉:是跟我一樣的人嗎?
夏亞:拉拉?你在說甚麼?
拉拉:嘻,感覺就像大佐在觸摸我內心一般。
夏亞:我?拉拉,可以別說笑嗎?
拉拉:是的。
拉拉:(OFF)怎麼一回事?剛才那種發麻的感覺?
《機動戰士鋼彈》第37話【德克薩斯攻防戰】

「潘的占卜經常都很準」這一點,在聲優同伴之間相當有名。

「池田,來年對你來說是非常好的一年呢。」

潘每次見到我時也會這麼說。究竟是隨口說說,抑或是只在我運勢好的時候才這麼跟我說就不曉得了。無論如何,在現實主義的我眼中,跟看起來很神秘的潘,可能是對出乎意料的好拍檔。至少在擔任戀人角色時,潘跟我非常合拍。

最近,潘的女兒芽具實(音:Megumi),成了我其中一位很喜歡的女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