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4日 星期日

第4章 往「機動戰士Z鋼彈」

不想製作續篇


電視版《機動戰士鋼彈》完結後,聽到打算製作劇場版的時候,我真的嚇一跳。姑勿論作品的內容如何,節目的收視率可是很壞的(按:名古屋地區平均9.1%、關東地區則是5.3%),究竟會不會有人客人入場呢…。
不過我也是白擔心,作品最後大受歡迎。
昭和56年(1981年)3月13日,劇場版《機動戰士鋼彈》公映前夕,在新宿舉行了完成宴會,當時在會場前面的「新宿松竹」的路上排滿長長的通宵輪候的 人龍,那情景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而之後的《哀‧戰士篇》、還有《相逢在宇宙篇》也大受歡迎,讓我浸淫在舒暢的充實感裡。
那時候,從去劇院打招呼的甚麼活動回程的飛機上,我和監督富野剛好座位相鄰。我向導演握手,並說:

「啊,終於結束了呢。富野導演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
「不會在有續篇了吧?」
「……」

當時,好些人氣的動畫,有打著「最後」的旗號、卻製作了續篇的作品。雖然那也沒差,但《鋼彈》就不要了吧。因為難得這麼出色的作品,才令我這麼想。
雖然富野導演流露出一臉曖昧的表情,但那一刻,我沒想到竟然會有續篇。
正因為這樣,當我聽到要製作《機動戰士Z鋼彈》的時候,我就感到很迷惑了。我心中的夏亞·亞茲納布,在《機動戰士鋼彈》中已經完全的燃燒殆盡,一丁點都不剩了,是已經完結了的。
「要怎樣再構築自己的動機才好?」
在沒解決到這問題下,我帶著這小小的生硬的感覺,在《機動戰士Z鋼彈》和《機動戰士鋼彈 逆襲的夏亞》中,飾演夏亞·亞茲納布。



富野導演是怎麼一回事?
不是離開了《鋼彈》、摸索自己的新世界的時期嗎?
在電視版《機動戰士鋼彈》的時候,富野導演是38歲,作為定期節目的工作、作為機械人動畫的導演,想必過了不計後果的一年吧?雖然中途也有遇上逆風,但結果也抓住不少擁躉的心,甚至連劇場版也製作了。
由那時起過了3年的時間(由最初在電視播放後6年),突然地說要製作續集。製作體制和贊助商也跟《機動戰士鋼彈》時變了很多。富野導演在《機動戰士鋼彈》 時,可能只是想作為一位職業導演完成好一部作品,但隨著作品大熱,擴充市場製作續集的時機也到了。世間也普遍將富野導演,由「職業導演」改為當作一個「動 畫作家」看待,理所當然地期望他可以令作品大熱。
如果在這裡失敗了的話,那不單這作品(按:Z鋼彈)、連之前的《機動戰士鋼彈》也會同到否定。現在也有很多曾經大熱的作品,因為續集的緣故而被評價為「那動畫不行的」。

《機動戰士Z鋼彈》就在這種狀況下而製作出來,但富野導演在選角上也被套上很重的枷鎖。
《機動戰士鋼彈》中的成員過了6年的歲月,大多都成為了演員的中堅、甚至是已成大家了。在製作大熱作品的續篇的場合,加入在之前出現過的角色,對製作來說 就變得保險得多了。可是在預算有限的電視劇,要找回初代的角色未免花太多錢,所以《機動戰士Z鋼彈》可能才因而在故事上,採用逐少地加入初代角色這手法也 說不定。

「大家的身份也提高不少呢。」

富野導演曾經半說笑這麼說過。


對《Z鋼彈》的失望


富野導演為了讓作品大熱,將人氣角色夏亞投入了《機動戰士Z鋼彈》是自然不過的事。除了作保險之外,更重要的是夏亞是最能夠將富野導演自身的感情投射的角色,作為自己的代言人的角色,在推動《Z鋼彈》的故事上不可或缺。

然而到了實際上開始製作時卻被要求將已經佔了很大市場的鋼彈系列、進一步的擴闊,令富野導演的工作變得更為複雜,比起前作更難控制了。設定上的科學考證、 劇中所用的用語等,在這6年間也變得複雜離奇,跟《機動戰士鋼彈》的時候根本截然不同。而贊助商也變了,提出的障礙也因而倍增了。
另一方面,同時亦要新舊交替的角色的戲弄得首尾一致,在富野導演的立場來說,就變得左右為難了吧?
可能是這種心態,所以被卡密兒痛打、也會「這就是青春嗎……」的接受得了的夏亞,會不會就是反映著不是甚麼人、而是富野導演自己的心境呢?

隼人:認了也沒關係吧?
夏亞:現在的我是克瓦托羅·巴茲納大尉,除此以外甚麼都不是。
卡密兒:忍無可忍!你這種大人,讓我來修正!
夏亞:這就是青春嗎……?

《機動戰士Z鋼彈》第13話【穿梭機發射



《機動戰士鋼彈》開始的時候,富野導演當時38歲,可能正因年輕氣盛而自滿(抱歉了)也不定,可能正有著想突破於一點、確立一部作品的勢頭吧。不過到了 45歲的電視版《機動戰士Z鋼彈》時,富野導演也許已經不想以角色的身份發表甚麼主義主張,「我已經不是會高聲大喊的年輕了」。富野導演對《機動戰士Z鋼 彈》中的角色,可能沒信任到讓他們為自己代言吧?
而代替富野導演說出他那種自虐的心情,我想就是夏亞這句「這就是青春嗎……」的對白了。是我想得太多了嗎?
《機動戰士Z鋼彈》就預計一樣播映1年後完結,去到《機動戰士ZZ鋼彈》去,而夏亞這角色也暫時被封印了。




夏亞的死期


《機動戰士鋼彈 逆襲的夏亞》決定製作,是在昭和61年(1986年)播放的《機動戰士ZZ鋼彈》完結後不久,也就是昭和62年(1987年)的事。
在迎接昭和歷史尾聲的昭和63年(1988年)3月公開的《機動戰士鋼彈 逆襲的夏亞》,為亞姆羅與夏亞之間因緣的對決打下休止符,在公開前已成了話題作。
明明在《機動戰士鋼彈》當時,可以區分聯邦與吉翁的戰爭、以及自己與薩比家的戰鬥、還很帥的對亞爾黛茜亞說「成為大人吧」,到了《機動戰士鋼彈 逆襲的夏亞》的夏亞,卻作出「渴求母親」的告白。我在第一次看劇本時,坦白說,我是這麼想的:

夏亞、是如此孩子氣的嗎?



夏亞:是嗎。可是擁有這種溫暖的人類,連地球也會破壞。你明白的吧,亞姆羅。
亞姆羅:我當然明白啊。正因為這樣,才不得不讓世界看到人心的光吧?
夏亞:哼,會說出這種話的人,卻對葵絲那麼冷淡,誒?
亞姆羅:我不是機器,代替不了葵絲的父親。而你卻把葵絲當作機械般使用!
夏亞:是嗎,原來葵絲是在尋求父親嗎。而我卻誤會了而將葵絲當做機械呢……。
亞姆羅:像你這般的男人,怎麼器量會這麼小!
夏亞:拉拉·遜,是位可能可以當我母親的女性。而把拉拉殺死的你有資格這麼說嗎?
亞姆羅:母親?拉拉嗎?
劇場用動畫《機動戰士鋼彈 逆襲的夏亞》

在畫面中活躍的夏亞,對我來說是我的分身,但對富野導演來說,可能也是用來反映富野導演他自己的一面鏡。所以該不會是加入了導演自己本身的「夏亞是個更娘娘腔的男人!」、「是會這麼說夢囈的人啊!」這種心情吧?
雖然只是我自作主張的詮釋,那時候的富野導演,可能是十分疲倦吧?
在一年戰爭的時候,聯邦與吉翁的戰爭、向薩比家復仇等等一切,隨著取下基西莉亞首級而了結。那種高潔,雖然是很簡單,但我覺得就是夏亞這種男人了。
所以對於不知道哪兒傾斜了的《機動戰士Z鋼彈》以後的作品,我多少也感到一點違和感。

夏亞:(OFF)在吉翁獨立戰爭的漩渦中,我所重視的駕駛員拉拉·遜,在敵對的亞姆羅身上找到她追求的溫柔。我曉得這就是新類型人之間的共同感覺吧。
夏亞:嗯?
亞姆羅:拉拉。
拉拉:亞姆羅。
夏亞:拉拉,別和敵人嬉戲。
拉拉:大佐,不可以!
夏亞:甚麼?
夏亞:(OFF)那時候,如果不是妹妹亞爾黛茜亞的話。
拉拉:啊啊──
亞姆羅:糟了!
夏亞:拉拉!拉拉……。
夏亞:(OFF)呀呀,是希望引導我啊。可以感受到他人的思想。
娜奈:怎麼了?
夏亞:太過相似的人會互相憎恨啊。
娜奈:因為得不到愛而百倍地憎恨?
夏亞:哼,也許吧。明天的作戰就拜託你了。
劇場用動畫《機動戰士鋼彈 逆襲的夏亞》


富野導演的心情,可能跟我一樣。在這故事的最後殺了夏亞和亞姆羅。這下子,富野導演就可以對《鋼彈》這故事劃下分界線了吧?


往劇場版《機動戰士Z鋼彈》


自電視版播映起過了20年,當我聽說《機動戰士Z鋼彈》會被製作成劇場作品的時候,老實說我是在想「為何現在才?現在將它劇場化有甚麼意義?」。
清楚一點地說,《機動戰士Z鋼彈》這作品,已經被我封印了,詳細的內容也不太記得。既然要演的話,我便向經理人提出去找回以前的DVD觀看,得回來的答覆卻是「沒有必要」。
富野導演說:「今次的劇場版是以新作般來製作,希望不要有以前電視版的先入為主感覺。」
對我來說自然是最好不過了,不過對夏亞·亞茲納布的心情來說,又可以激昂到哪個地步呢?我抱有一絲的不安。
可是,在收到劇場版《機動戰士Z鋼彈 星之繼承者》的劇本,仔細地讀過之後,發現這變得頗為有趣了。進行速度夠快(多少可能太快),雖然故事的大綱還是沿用電視版的,但卻一一活化了各個角色,大家的對白,就像《機動戰士鋼彈》那時一樣活起來了。
而年長的夏亞,在年輕的一輩當中,亦有好好的發揮到他作為大人的機能。

「這個可能相當不錯啊!」

正如之前所說,我對電視版的《機動戰士Z鋼彈》,一直都抱有尚未做好的感覺。於是我就開始了眼裡有鱗片掉下來(按:語出《聖經》使徒行傳9章18節,指突然可以看清事物的本質)、隔了第20年終於煥然一新的《Z鋼彈》的工作。

「請再大聲一點。」

富野導演很罕見地向我發出直接指示。
難道這不是富野導演對著自己說的話嗎?

這部電影交給我吧。你們這些黃毛小子還不成。
所以夏亞,你也再大聲一點吧。

感覺就好像這樣子。
在電視版的時候所感受到像「迷茫」般的東西消失了,久違了的富野導演的眼裡,充滿了生氣。
也許對富野導演來說,他在《機動戰士Z鋼彈》中也有未做好的事吧。

在劇場版《機動戰士Z鋼彈 星之繼承者》試映會當日,螢光幕首先放映出宇宙空間的片段。在去到標題出現的時候,我已經被壓住了。是個能夠暗示之後展開劇場、非常出色的片頭。
富野先生,究竟多少歲了?
連這種事也考慮到,造出滿載活力的場景。
然後,整個故事包括、並且解放了眾多的角色,緩急自在地推進了。我確實地感受到這作品的回應。
在浮現各登場人物的回憶之中,不知不覺就到了亞姆羅與夏亞再會的最後一幕了。


夏亞:亞姆羅……沒有錯,是阿姆羅·雷。
亞姆羅:我的確是喊了夏亞,我……
卡密兒:你沒事嗎
亞姆羅:謝謝你,我不要緊。……夏亞嗎?
卡密兒:那不是克瓦托羅·巴茲納。而且,這個人就是在一年戰爭的時候夏亞的宿敵、阿姆羅·雷了!
亞姆羅:夏亞!!
劇場用動畫《機動戰士Z鋼彈 星之繼承者

充滿故人的溫暖,這個「邂逅」的場面。而畫面亦開始定格,播出片尾曲了。
在這一瞬間,我感到在這20年間也沒解決到、《機動戰士Z鋼彈》的生硬之處,好像消失了一般。

太好了。正因為是20年後的今天,才有了意義了。

對於相隔了20年的「邂逅」,充滿著感謝的心情。


我也覺得富野導演在這20年間,也尋回了在電視版《機動戰士Z鋼彈》時的迷茫。
可能是看到其他動畫作家的活躍、又或者是聽到年輕的工作人員或支持者渴求自己的聲音,為導演對製作的熱情注入了膨大的力量吧,我好像聽到富野導演「怎可以交給你們這些年輕?」的聲音。

正 因為這樣,所以富野導演才會在劇場版中刪去了夏亞那「這就是青春嗎……」的對白、以及長篇的演說吧?夏亞不再吐怨言,而是被描繪成充滿了自信,從後推年輕 一輩一把的大人。而且不只是夏亞,布萊德艦長和漢肯艦長也扮演著大人的角色。他們那副從後推動後輩的姿態,正是富野導演在20年前描寫不到的《機動戰士Z 鋼彈》所欠缺的一塊拼圖。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劇場版《機動戰士Z鋼彈》三部曲蔔中,卡密兒改為皆大歡喜的結局。對於這改動贊否各異,但我個人則很喜歡。
作為妥協點可能是有點天真,不過,從卡密兒與花兩人互抱在宇宙漂流的樣子,我可以感受到富野導演「未來就交託給你們這些年輕的世代了」這熱情的訊息。


在《機動戰士Z鋼彈Ⅲ 星之鼓動是愛》公開初日,我由清早就在東京都和附近幾個縣中,為了跟劇場打招呼而忙個不停,能夠在慰勞宴上彎腰好好坐下來,已經是日落時分了。
大家各自也浸淫在完成工作的充實感,以及「這就完了呢……」的虛脫感之中。
而我就找面前的富野導演握手。

「導演,真的辛苦你了。」
「怎麼了,突然地。很噁心啊。」

導演也伸出了手。

「辛苦你了,導演。是一部好作品呢。」

富野導演有點害羞地笑著,也有點吃驚的樣子。
然後,這也是我毫不作偽的心情。我在那時候,想到在20多年前劇場版《機動戰士鋼彈》的事。是久違了、令人懷念的一晚。

宴會正是酒酣耳熱的時候,可能導演也醉了,他口中衝出令人意外的說話。

「好。那麼,再製作多一部看看吧」

導演笑咪咪地說。
會場被一片歡聲包圍住。
導演馬上笑說「說笑而已,說笑」,不過也許其實是很認真也不定。
冠上「導演‧富野由悠貴」之名的電影海報,被貼在全國電影院的一天,應該不會太遠的吧。

雖然日本有眾多的動畫作家,但富野由悠貴導演是特別的。
只有你才做得到的事,還有很多很多。
肅清也好,扔隕石也好,我跟夏亞一同期待著。

也許創造新時代的不是老人,但要認老還是太早了。

還未的!還未完結的啊!



卡密兒·維丹~飛田展男


在《機動戰士Z鋼彈》中飾演卡密兒的飛田展男,雖然在昭和57年(1982年)已經出道,不過要算飾演主角級的角色的話,卡密兒就是第一個了。
無論如何,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個認真的人,如果改變說話方式的話就變了不苟言笑的人了。雖然飛田在參與《機動戰士Z鋼彈》時,已經進入二十後半了,但依然很易被周圍環境影響。所以在錄音後,鈴置和我找他「一起去喝酒吧」,他也好像沒法子才跟著去似的。
當時每星期的下午2時就完成收錄,在這種時間就飲酒,想必他也覺得糟透了吧。
在鋼彈系列中,坐上名為高達的機動戰士的,就算是那作品中的「座長」。雖然當時飛田的戲也很好,但與其說有跑到「座長」的氣慨,我只感受到他在忍耐周圍的壓力似的。畢竟他自己也是熱心觀賞《機動戰士鋼彈》的世代嘛。

傑利特:明明是個女人的名字……怎麼搞的,原來是男的嗎?
花:怎麼了?卡密兒!卡密兒!
傑利特:他認識坎克利康中尉的嗎?
花:卡密兒:不要啊他們是……
卡密兒:別瞧不起人了!
傑利特:嗚呀!
花:停手吧!
男:明知道我們是迪坦斯才來找麻煩的嗎?
卡密兒:卡密兒是男人的名字有問題嗎!我是男的啊!
《機動戰士Z鋼彈》第1話【黑色鋼彈

電視版《機動戰士Z鋼彈》完結之後,也沒怎特別一起工作過,今次的劇場版終於能與很久沒見的飛田再會了。相隔了20年再會的飛田,已不是20多年前那神經質的青年,而是可以讓我們看到卡密兒這《機動戰士Z鋼彈》座長的器量了。
劇 場版始動時,雖然也有簡單地跟其他人打個照面,但今次陣容都作出了一定程度的變更,我們跟初次見面的新手聲優(的人數)也旗鼓相當。對他們來看,我、小徹 和鈴置也好像非常嚇人似的,結果很自然地分成老一輩和新一代兩邊。而我們走過去打招呼說「多多指教」也很奇怪,結果我們就圍在一起喝酒,這時候,飛田就出 現了:

「也跟年輕的孩子談一下吧。」

就這樣,連繫了我們和年輕一輩,成為了兩者的管道。
後來才聽說,那時候年輕一輩都在說「夏亞、亞姆羅和布萊特都好可怕啊」,飛田就說出「不要緊,我會從他們手中保護你們的」這帥氣的對白。
我們聽到這話時,都「飛田也變成大人了呢」地大笑。
20年前會說「誰來保護我」的青年,也變成會說出「我會保護你們的」的一方呢。
他那種自信也不止是口說而已,實際演戲時,也像個堂堂的座長一樣。雖然也是跟電視版時一樣一本正經,但經歷了這20年間在現場的經驗,再一次演卡密兒,除了讓我們看到20年的年輪之外,也同時讓我們感受到那純粹未變的卡密兒。
就是鋼彈駕駛員共通的「要出動~了」這對白,雖然不得不跟小徹有微妙的差異,但在電視版時,我想飛田的演技也是被亞姆羅所牽引。雖然今次劇場版很出色地演好了,我惡作劇地向他說「完全沒察覺到你已完全不同了呢」時,他鼓著臉說:

「我在這20年裡,也想了不少事啊。」

可以游刃有餘地回敬我的自信。
我感到飛田終於成為了《機動戰士Z鋼彈》的座長。跟成長了的飛田一起工作的劇場版,實在是一件樂事。


漢肯·貝克納~小杉十郎太


《機動戰士Z鋼彈》開始時,旁白由永井一郎改為小杉十郎太,在初回收錄完結之後,大夥兒慣例地去喝酒。

「你現在開始可不可以病倒?現在還來得及換人的。」

我向他說了這種過份的話。只是,我很愛《鋼彈》這作品,正因為是沒有了永井、Chako(白石冬美)、最初連小徹也沒有的作品,後繼者要承襲他們所創造那作品的魅力,就要有相應的覺悟。
而小杉也很明白這點,在鋼彈上回應了所有人的期待而努力。
在《機動戰士Z鋼彈Ⅱ 戀人們》中,有一幕是講到小杉飾演的漢肯·貝克納艦長和鈴置飾演的布萊特艦長,還有克瓦托羅·巴茲納也就是夏亞3人舉行作戰會議。然後漢肯就說出「條件是把艾瑪帶來我那裡」的對話,而接受了條件的布萊特和夏亞則一同輕聲說「沒問題嗎」。

布萊特:對了、卡茲·小林他,可以將那孩子交給拉迪殊號嗎?
漢肯:那小鬼?為甚麼?
布萊特:自一年戰爭以來就看著他的孩子呢,對他總是放心不下。
漢肯:好,就憑這句話!但,有交換條件的。
布萊特:條件?
漢肯:如果肯將艾瑪·辛中尉調到拉迪殊號的話,就替你照顧卡茲。
布萊特:真是的。
克瓦托羅:可不保障她對你動心啊。
漢肯:能不能動心是看男人的骨氣的。別擔心了。沒問題吧!
布萊特:沒問題嗎……
克瓦托羅:呀、沒問題嗎……
劇場用動畫《機動戰士Z鋼彈Ⅱ 戀人們


相隔了20年,又再跟他們一起,在同一錄音室各自飾演夏亞、布萊特和漢肯,能夠這麼自然地演出這場詼諧的場景,令人感到很高興。
從電影去看,這部《~Ⅱ 戀人們》雖是以機械人之間的戰鬥和悲劇為中心,富野導演還是讓三位大叔擔當了休憩的部份。我們3人也演得很愉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