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日 星期五

いま、会いにゆきます 第三章

3


「佑司,早餐做好了。」

?」

「快點來吃。」

「啊?」

佑司只穿著褲,揉著眼睛,我把T套在他的頭上。

「吃早餐了,早餐。」

「喔。」

「書包有沒有檢?有沒有忘了帶甚麼?」

,沒有。」

但是,他天都會忘記帶甚麼東西。

「小巧?」

「甚麼事?」

「又吃荷包蛋和香腸嗎?」

「對啊。既營養,又好吃。」

「但天都吃耶。」

「甚麼?」

「沒事。」

「動作快一點。只剩八分鐘了。」

「是嗎?」

「對啊。」

「喂,小巧?」

「啊?」

「這件襯衫上沾到番茄醬了。」

「別管它,就當是襯衫的圖案好了。」

「是嗎?」

「最近都沒有洗衣服,沒有其他襯衫了。另外一件上面沾了咖哩。」

「哇噢~~」

「如果你可以吃得乾淨一點就好了。」

「那算了,就穿這件吧。」


我外出回來的途中,被雨淋到了。這個月的第一場雨。回到事務所,永瀨小姐拿著毛巾,幫我擦著肩膀和背部。

「西裝,」永瀨小組

「甚麼?」

永瀨小姐似乎對自己到一半的話感到十分困惑,拚命扯著自己襯衫的衣領和袖口。

「甚麼事?」

「那個,」她

「西裝上可能會有漬。」

「對,可能吧。」

但她仍然露出侷促不安的樣子。

甚麼事?我微笑地看著她,她搖了搖頭,似乎在,沒甚麼,沒甚麼。

我把資料交給她後,了聲「明天見」。

她喃喃地了聲「你辛苦了」,把資料抱在胸前。所長在自己的辦公室前睡得很香甜。


,父子兩人打著雨傘去採購。

「今天上吃甚麼?」

「咖哩飯。」

「太單調了。」

「單調是甚麼意思?」

「就是缺乏獨創性。」

「那是甚麼意思?」

「就像我家的菜色。」

「是嗎?」

「就是啊。」

「那怎麼辦?」

「今天要不要挑戰全新的菜色?」

「哇噢,太棒了。」

「這叫新氣象。」

「甚麼意思?」

「以前的美國總統的話。現在,他兒子當了總統。」

「真的嗎?」

「真的。」

於是,我們相互交換了意見,最後決定要挑戰從來都沒有出現在我家餐桌上的「高麗菜捲」。我們在購物中心分頭採購不同的材料,興致勃勃地打道回府。佑司嘴裡不停地著「新氣象,新氣象」。


頁碼老師一如往常地坐在十七號公園。撐著黑色的雨傘,欣賞著池塘四周的繡球花。維尼鑽在長椅下雨。

「頁碼老師。」

聽到我的叫聲,老師轉過頭來,展露了一個笑容。

「在看繡球花嗎?」

「真美。因為有人欣賞,花才會盛開得那麼嬌美。那是一種毫不猶豫、勇往直前的意念。」

老師又繼續道:

「繡球花不本是海邊的植物,所以,才會對水充滿眷戀。」

或許,老師至今仍然在追憶那個無和他結成連理的女人。這和戀愛有甚麼兩樣?即使彼此幾十年沒有相見,即使對方已經不在這個星球上了,還是會讓人眷戀。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這是事實。

「小有沒有進展?」

老師問。

「還沒有。雖然有很多事要寫,但想要落筆時,卻覺得好難。」

「只要等時機來臨就好了。」

「時機?」

「對。要等到滿腔的話都湧上心頭的時候。」

「是嗎?」

「對。總有一天會來臨的。」

佑司蹲在地上,正對著長椅下的維尼著甚麼。我伸長耳,聽到佑司

「喂,你知道甚麼是新氣象嗎?」

回到家裡,佑司也一起幫忙,我們看著食譜做了高麗菜捲。食譜上寫著「失敗可能性最低的一道料理」。

結果,我們還是失敗了。


「我問你,」

「甚麼?」

「高麗菜捲是這種味道嗎?」

「我想,應該不是。」

「那個~~」

?」

「很難吃耶。」

「爸爸也有同感。」

然後,我們彼此沈默了五秒鐘。

「我,」

?」

「我發現了一件事。」

「甚麼事?」

「我好像買錯了。」

「買錯甚麼了?」

「我好像把萵苣當成是高麗菜買回來了。」

「是嗎?」

又是五秒鐘的沈默。

「對不起。」

「不,沒關係。不必在意。爸爸在做料理時也沒有發現,彼此彼此啦。」

「是嗎?」

「對。」


以前,我曾經在報紙上看到,三個英國兒童中,就有一個人無法分辨高麗菜和萵苣。我家的英格蘭王子似乎就是三個人中的那一個。

還有,我也是。



[第四章]

張貼留言